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婚期定了
  “咔嚓!”

  那张卡片在宋九月的手里被捏成了碎片,她恶狠狠的看了傅殃一眼,嘴唇抿了抿,眼眶瞬间就红了。

  “你已经做好了去找沾花惹草的打算了是么?”

  傅殃觉得自己一个头比两个还大,叹了口气,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

  “怎么会,宋九月,你对自己未免太不自信了。”

  宋九月没有再说话,将卡片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心情有些低落,最后倒在沙发上昏昏欲睡起来。

  傅殃等她睡着了,才走近了一些,将她抱了起来,刚把人抱在身上的一刹那,他就蹙了一下眉头,这人似乎胖了,嘴角一勾,看来孩子很健康嘛。

  刚把人抱到床上,他的手机就响了,是哥打过来的。

  “哥。”

  “找到她了,这边的情况也得到控制了,你捐的那些钱,灾区的人都很感谢你,还说让你们早点儿生个孩子下来。”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听到那边飞机落地的声音,心里有些疑惑。

  “你们回来了?”

  “嗯,在中心医院。”

  傅殃走到窗台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马上走了出去,拿过衣帽架上的外套穿在了身上。

  出门上车后,他把油门踩到了底,直接去了医院,到了病房后,发现爷爷也在,而锦辰那个小孩子在哥的怀里已经睡着了。

  “嫂子怎么样?”

  他看了看病床上的人,发现对方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既然没有进抢救室,那就证明没事儿才对。

  “她被另一个村庄的村民给救了,地震发生后,就在那边帮忙救人,已经四天没有休息过了,灾情稳定,我们就把她带回来了,现在只剩下重建工作,已经不用再过去了。”

  “那就好。”

  傅殃答应了这么一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到锦辰的嘴唇已经泛白,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儿,觉得有些不忍心。

  “哥,你也真是的,就该把锦辰这样的小孩子送回来,灾区那边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干嘛让孩子跟你一起吃苦。”

  “你懂个屁。”

  傅宸怼了这么一句,把锦辰搂的紧了一些,那个时候,锦辰是他的精神支柱,支柱倒了,他也就垮了,这个孩子也坚强,自己不想回来。

  傅殃的嘴角撇了撇,这才将视线转移到了他家爷爷身上,发现这人老了一些,叹了口气。

  “爷爷,你跟着在这里掺和什么,嫂子没事儿,你别担心,回去休息吧,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你又快要有曾孙子了,宋九月怀孕了。”

  傅将生本来还很疲惫,现在听到这个人一说,脸上瞬间有些喜色。

  “九月那丫头怀孕了?”

  “嗯,你要抱曾孙子了。”

  傅殃的脸上有些自豪,盼望了这么久的孩子,终于来了。

  “那你们还耽搁什么,赶紧把婚结了,拖太久了不好,趁着九月的肚子现在还没有显怀,不然以后,对人家姑娘名声不好。”

  傅殃的脸上有些无奈,现在刚刚才发生大地震,全国都处于一种沉闷的状态,哪里能举行婚礼呢。

  “你这孩子,就是因为最近的气氛沉闷,才需要一件开心的事情来冲一下,上头也会支持你们的,走吧,我们去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

  傅将生看着比傅殃还激动,拖着人就要往外走,正好这个时候,傅家也已经来人了,将季栖梧扶着,回了傅家。

  到家后,一行人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而锦辰被傅宸放到床上了,季栖梧的身边也有专门的医生在照顾。

  “婚礼就定在下周了,下周星期一,也就是四月十号,是个好日子,小殃,你觉得怎么样?”

  傅将生笑眯眯的将日历放到了傅殃的身边,傅殃没有什么异议,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了。

  “爷爷,不通知一下萧家那边么?”

  傅宸在旁边说了这么一句,傅将生才恍然大悟,这结婚可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婚期也不能单方面的由他们这边敲定,这么想着,马上打电话到萧家堡去了。

  虽然萧家那老头子以前总和他过不去,不过这次,倒是没有使什么绊子,几人一商量,也就把婚期定了下来。

  四月十号,傅少和宋九月结婚,这个消息瞬间被人放到了网上,压抑了很久的网络马上沸腾了起来,网友们捏了捏自己的大腿,很想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他们这么快就结婚了么?我以为还要等很久的,两人看着是真的般配,傅少和宋九月,从一开始就在闹绯闻,没想到,他会把这个唯一闹过绯闻的女人娶回家。”

  “我以为傅少是游戏花丛的性子,没想到对自己喜欢的人这么好,从始至终,他的身边似乎就只有宋九月啊,这宋九月,上辈子怕是拯救了银河吧。”

  “宋九月恐怕是所有人都羡慕的女人了,收获了这么完美的爱情,祝福她吧,这次的地震,他们两口子捐的钱,恐怕有一个亿了,人美,心地也善良。”

  网友们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于是开始有人把宋九月和傅殃相识的过程扒出来了,有人说是命中注定,也有人说是宋九月运气好。

  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八卦,人家结婚这事儿,看起来是板上钉钉了。

  宋九月也是在一觉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要结婚了的,她有些懵逼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才出来又把微博上的消息看了一遍,确实是要结婚了,傅少和宋九月,这肯定是在说她和傅殃啊,作为新娘子,她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要结婚的人,牙齿咬了咬。

  “傅殃!!”

  对方居然都不和她商量一下,擅自把婚期给定下来了,真是可气。

  只是当她怒气冲冲的冲到楼下的时候,看到傅殃正好穿了一套西装,周围很多造型师给他提意见。

  家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宋九月有些不适应,只是这都已经冲到楼梯的中央了,她也不好再退回去,只能僵硬着身子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