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四十三章 不反对,也不会是
  沈白这才松了一口气,哪里想到,女人居然会这么不可理喻,他把人紧紧的搂着,感觉到这个人和他一样的喜悦,嘴角微微弯了一下,两人就这么依偎着,睡了过去。

  这两人的事情一解决,宋九月觉得自己总算是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她现在每天都想着婚礼的事情,急的头发都掉了几根,有时害怕自己不好看,有时又害怕傅殃去外面找野猫,她发现怀孕以后,整个人都变得敏感起来了。

  一大早,傅殃就去了盛腾,宋九月觉得不放心,暗戳戳的跟在了对方的后面,到了公司顶层后,她发现傅殃身边换了一个人,那人明明是东方人的脸,却有着一双蓝色的眼睛,头发只是简单的扎了一下,袖口处松松的挽起,露出白皙的手腕。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在墨一的位置……

  她在远处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个人的地位很高,至少和墨一平起平坐,她愣了一下,按理说,墨一应该是傅殃最信任的人才对,这个人来历不明,怎么短短时间,就取得了傅殃的信任呢。

  她走近了有些,刚好那个人转脸过来,只是一眼,她的心瞬间跳漏了半拍,一张雌雄莫辨的脸,一头乌黑的发,再加上一双蓝色的眼睛,对方完全有迷惑人心的力量。

  那个人也看到她了,淡淡的点了一下头,眼里闪过一丝暗光,宋九月并没有看懂对方的意思,她走进傅殃的办公室,发现对方正在批改文件,呐呐的在一旁坐了下来。

  “傅殃,那个人是谁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他的地位似乎还挺高的。”

  傅殃拿着笔的手顿了顿,没有往其他方面想,以为这个人只是好奇。

  “新来的助理。”

  “哦~”

  这个“哦”字可谓是意味深长,宋九月马上就有了自己的小九九,但是这些小九九可不能让傅殃知道,嘴角微微勾了一下,状似云淡风轻的拿起一旁的报纸,看了起来。

  “他长得挺好看的,不过我看了很久,都没有看出对方到底是男是女。”

  傅殃的眉头蹙了一下,不明白这个人怎么突然说这句话,不过他依然没有多想,笔在他的手中转了转。

  “男的,不过听说是个gay,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gay?

  gay喜欢的是男孩子吧,而且那个人那么漂亮,一看就是受,傅殃这样的人,攻气十足,要是对方把目标瞄准了傅殃,那可怎么办啊。

  “你都不清楚他的底细,怎么就突然把人招进公司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音调突然变高,觉得自己有些失态,立马淡定的翻了一下报纸。

  想起前两天看到的一个新闻,她瞬间觉得毛骨悚然,眼里闪了闪,嘴角微微抿了起来。

  “前两天看到一个新闻,一个女人发现自己的老公在停车场里和男人接吻,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小三居然是一个男人,而她的老公为了那个男人,还打了她,后来她调查清楚了,她的老公一开始就是gay,和她在一起,只是迫于家庭压力,想要一个孩子罢了,傅殃,我相信你不会是这样的人。”

  傅殃手里的笔在纸上重重的划了一下,发出尖锐的声音,他抬头看了宋九月一眼,这个时候要是还不明白对方的意思,那他就是个傻子。

  一想到禹安风情万种的看着他,不停的抛着媚眼,一想到两个男人接吻,胃里瞬间翻腾的厉害。

  “你别说了,我恶心。”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立马跳到了他的身上。

  “你是不是受不了两个男人在一起?”

  傅殃条件反射的将她抱了起来,亲了一口,这才觉得胃里舒服了一些。

  “我倒是不反对同性恋,只是我自己不会是同性恋,你以后别再做这样的试探了,宋九月,你是存心来气我?”

  宋九月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她认识很多人,有人叫她九月丫头,有人叫她小月,也有人叫她九月,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傅殃嘴里的宋九月,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似乎有一种抵死缠绵的感觉,她爱死这感觉了。

  “我只是以防万一嘛,你想想,他那么漂亮,又刚好喜欢你这样的男人,要是哪天一不小心,两人坦诚相见了可怎么办,那个时候,我找谁说理去。”

  傅殃的脸上更加黑了一些,他将宋九月翻了过来,压在自己的膝盖上,伸手就打向了她的pp。

  “别说了,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也不想想好的。”

  宋九月的脸上通红,正想反驳对方几句,却发现办公室的门开了,整个身体一僵,瞬间不知所措了起来,公司的高层都看到她被傅殃打pp了,以后这脸还往哪里搁。

  不过傅殃的脸皮厚,淡定的把她抱了起来,放在一旁,视线朝着各位高层一扫。

  “什么事?”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似乎从这淡淡的三个字里感觉到了杀气,想着老板和未来的老板夫人打情骂俏,他们刚好撞见了,不仅撞见了,还看到了那么羞耻的一面,大家的脑袋都缩了缩,总感觉这颗狗头不保。

  “老板,今天下午还有一个会。”

  高层说这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让禹安去吧,他的能力很强,会把要点都给你们讲清楚的。”

  各位高层相互看了看,那个禹安还真是神奇,才来短短几天,居然就和墨助理平起平坐了,老板现在还让对方去开会,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难道老板已经信任对方到这个地步了么。

  傅殃看到大家还有些迟疑,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我的眼光什么时候出错过,既然把事情交给他,他就能办妥,你们只管听着就是。”

  “我们知道了,老板。”

  大家这么回答了一声,恭恭敬敬的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傅殃的眼角余光这才瞟了宋九月一眼,发现对方从脖子到脸,都是红的,看样子不是一般的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