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四十五章 女人的阅读能力
  傅殃并不知道这个人的想法,看到她来后,将报纸放下,把人拉到了自己的腿上,随手打开了旁边的电视,两人像是相处多年的老夫妻一样,偶尔讨论一下电视里的角色,最后稍微争执,不过结果总是他投降。

  “还有两天就要结婚了,别累着。”

  他摸着她的肚子,很期待孩子出来的那一刻,肯定是个女孩子,和她一样漂亮。

  “你觉得是个男孩还女孩?”

  “女孩!”

  对于宋九月的问话,傅殃说的斩钉截铁,想到什么,亲了亲她的侧脸。

  “男孩我也喜欢,只要是你生下的,我都喜欢,如果是个女孩子的话,一定很像你,她的眼睛也和你的眼睛一样,会说话,如果是男孩子,我会好好管着他的,然后我们再生一个妹妹吧……”

  宋九月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看得出来,傅殃更喜欢女孩子,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要是不生女孩子,估计这禽兽会押着她一直生下去的。

  傅殃又摸了摸她的肚子,眼里带着一丝期盼。

  “宋九月,你不要有压力,我说真的,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会宠着她的,只是我很喜欢宋九月,我想知道,宋九月的小时候是怎么样的,她的过去我没来得及参与,但我一定能从女儿的身上看到她的影子,如果是男孩,你也别担心,我会和他,一起保护你。”

  傅殃说完这些话,抓住了她的手,扣进了自己的手里,透过相扣的手指,宋九月感受到了对方的心意,心脏那个地方有些滚烫。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抱到了晚上。

  晚上的时候,有人打来了电话,宋九月能够听出来,那是今天在公司看到的禹安,她瞬间警惕了起来,总感觉傅殃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眉头一蹙,玩着手机的手顿了顿。

  看到傅殃挂了电话,她也没有多问,自己打开了对方的朋友圈,眼尖的发现,傅殃的朋友圈主页居然换图了,现在的图片是张黑白的画,是一条鱼从石头里蹦出来,石头是简单的黑色线条勾勒,看着是白色的,而那条鱼,是黑色的。

  这不是最反常的,最反常的是,对方连签名都换了,现在的签名是——他的鞋子尺码,非他所往之地。

  什么鬼?

  为什么突然换了主页背景,也换了签名呢,而主页刚好是鱼,那个人又叫禹安,宋九月更加不淡定了,怀疑的眼神在傅殃的上上下下扫了起来。

  傅殃被她看得毛骨悚然,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宋九月,你什么意思?”

  “傅殃,你的朋友圈主页图片换了,现在这个图,表达的意思有点儿多啊……”

  傅殃的嘴角狠狠一抽,只是随便换了一张图而已,哪里来的那么多解读。

  “这个表达了你对那个禹安的爱吧,主页刚好是一条鱼,鱼是黑色的,而石头是白色的,黑白代表世俗眼里的对错,这张图的意思是,你要抛弃世俗眼里的对,勇敢的奔向那个错。”

  卧槽……

  傅殃的心里只浮现了这么两个字,什么对错,不过是一张随便换来的图,哪里来的这么多解释。

  “宋九月,你发什么疯?”

  他的额角隐隐跳动,想把这个人抓过来狠狠的打pp,但是想到对方还怀着孕,所有心思都消了下去。

  “别解释了,傅殃,我还没说完呢,这张图还有另一个意思,你要抛弃过去的自己,奔向未知的未来,这张图就是给那个禹安看的,代表你对他的心意,愿意为了他背弃世俗。”

  傅殃的脸瞬间就黑了一大半,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能曲解到这一步,他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

  “你不去当语文老师,真是可惜了。”

  宋九月将手机丢在一边,一脸捉奸在床的表情,似乎傅殃真的已经背叛了她似的。

  “你的理解能力很强。”

  傅殃这么说着,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真是败给这个女人了。

  “那个禹安,是你的人。”

  宋九月听到他这么说,短暂的一懵,脑海里电光火石般的闪过什么,但是转瞬就又冷静下来了,她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手下了,一定是这个人的障眼法,千万不能上当。

  “还记得我送给你的第一个礼物么,在地下交易市场,那个受伤的孩子,我让你去把他亲自带过来,那个时候,你的胆子还很小,但还是鼓足勇气,把这孩子带过来了。”

  地下交易市场……

  孩子……

  宋九月的脑海里瞬间就有了很多东西,原来是那个孩子,只是那个孩子当时那么瘦弱,怎么会突然之间就……

  “我也很意外,这次见到他,完全没有认出来,他也不是gay,不过因为长得太漂亮了,公司里常常这么调侃他而已,今天你问到,我就随口说了出来。”

  宋九月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瞬间扭扭捏捏了起来,走到傅殃的面前,抬手捏了捏他的肩膀。

  “现在知道错了?”

  傅殃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把歌唱的感觉,将腿也抬了起来,放到茶几上,那意思不言而喻,大爷要捶腿。

  宋九月连忙狗腿的给他捏腿,脸上带着一丝谄媚。

  “老公,最近我迷上了一款游戏,是亦白哥告诉我的,我打了一次,觉得挺好玩的,你给我买个皮肤吧。”

  傅殃舒舒服服的将头靠在沙发上,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买,想要什么,都买给你。”

  “别的小乔都有缤纷独角兽,我也想要。”

  “好好,买给你。”

  “貂蝉的仲夏夜之梦,安琪拉的心灵骇客,王昭君的凤凰于飞……”

  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感觉到空气越来越安静,吓了一大跳,抬头一看,发现傅殃的脸已经黑成炭了。

  “说吧,偷偷玩了多久的游戏,昨晚是不是等我休息的时候又起来玩游戏了?”

  “没有……”

  “昨晚几点睡的?”

  傅殃的话带着一点儿逼问的味道,眼神也紧紧的把她盯着。

  宋九月哆嗦了一下。

  “一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