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四十七章 我愿意娶她
  傅殃把宋九月的手接过,他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仪式,代表这个人真的要成为他的人了,他向着旁边的萧慎点点头,牵着宋九月一步步的向前走,迈过那个阶梯,走到教堂里面去。

  他能感觉到宋九月很紧张,只能尽可能的去安慰对方。

  “别担心,今天的你很漂亮,比其他人都漂亮。”

  宋九月紧张的脸上通红,稍微点点头,跟在这个人的身后。

  这条路好漫长啊,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一样,她紧紧的握住这个人的手,去面对未来的一切苦难,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感觉到,两个人是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人。

  周围的鲜花很漂亮,宾客都站了起来,满脸羡慕的把他们看着,天空中不停的有礼花在绽放,丝丝缕缕,缠绕到了她和傅殃的头上,那一声轻微的“嘭”的一声,像是绽放在两个人的心上一样,温柔,细微,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傅殃很贴心的扭头,将宋九月头上的东西放下来,对着她温柔一笑。

  宋九月瞬间就不紧张了,她紧紧的把这个人的手握着,像是握住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两个人缓缓的走在这条红毯上,锦辰当着小花童,和另外一个小不点,两人郑重的撒着鲜花,那粉红的颜色落到了宋九月洁白的婚纱上,形成了一种好看的新的色彩。

  神父就在他们的不远处站着,眼里也有着一些感叹,主持过那么多的婚礼,唯独面前这两个人,男俊女美,看着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有些移不开眼睛了,直到旁边人的提示他才尴尬的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

  “傅殃先生,你愿意承认并接纳宋九月小姐为你的妻子吗?”

  傅殃的脸上有些严肃,扭头看了一眼宋九月,发现对方满脸通红,一颗心瞬间就软了,他何德何能啊,能把这样的女人娶回家,大概老天真的很优待他吧。

  周围的宾客也没有说话,大家的心都是揪着的,一直认识这个人的都知道,他们在一起真是太不容易了,像是唐僧取经一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到如今这样的地步,现场落针可闻,大家的视线都放到了傅殃的身上。

  “我愿意。”

  傅殃的声音很郑重,像是在许下一个沉重的诺言一般。

  神父这个时候又开口说话了。

  “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庭,尽你做丈夫的本分到终身,不再与他人发生感情,并且对她保持贞洁,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傅殃脸上的表情更加严肃,他的脑海里浮过了很多画面,有第一次见到宋九月时,对方那双倔强的眼睛,像是一簇燃烧的小火苗一样,他瞬间便沦陷了,沦陷的彻底,以至于后来,开始了没脸没皮的纠缠,不管对方厌恶还是什么,他用尽所有力气去接近这个人,哪怕粉身碎骨,万人唾骂,也在所不惜。

  幸运的是,这个女人也接受了他,两个人相互牵手,相互偎依,走过了这么多磕磕绊绊的路,他很感动,这个女人马上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了。

  “我愿意,我愿意承认并接纳宋九月做我的妻子,和她生活在一起,不论在什么环境,都愿意终身养她,爱惜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

  宋九月听到旁边这个人掷地有声的回答,脸上的红色逐渐退下去,她的眼眶红了起来,身子也在微微颤抖,只觉得幸运,除了这个,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暗中平复自己,害怕自己失去冷静,哭出来,那样就太丢脸了。

  “宋九月小姐,你愿意承认并接纳傅殃先生作为你的丈夫吗?”

  神父这个时候又看向了宋九月,脸上带着一丝温柔。

  宋九月的心瞬间就平复下来了,她点点头,听到周围传来的笑声,知道自己太紧张了,连“我愿意”这三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我愿意。”

  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她莫名的有些激动,激动的手心里都是汗水。

  “你愿意到了合适的年龄嫁给他,常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庭为本身家庭,尽力孝顺,尽你做妻子的本分到终身,并且对他保持贞洁,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宋九月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

  “我愿意,我愿意到了合适的年龄嫁给他,承受接纳傅殃先生做我的丈夫,和他生活在一起,他将是我唯一的爱人。”

  宋九月说完这句,突然扭头看了傅殃一眼,发现傅殃的眼眶微红,不知道因为什么,自己的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

  “下面请你们交换戒指。”

  神父说完,将面前的东西缓缓合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新娘和新郎之间的事情了。

  傅殃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将戒指取了出来,那是他特意让人去订做的,上面有他们两个人的名字缩写。

  他将宋九月的手轻轻抓了过来,看到那白皙的指尖,眼里闪过一丝温柔,将戒指缓缓的套到了他的手指上。

  宋九月的手指蜷缩了一下,眼神微抬,看到了上面的几个字母,嘴角弯了一下。

  还没说话,就感觉到有人靠近了她,接着她的唇上就是一片的温软,耳朵里能够听到周围人的调笑声,脸上瞬间就红了,她今天脸红的次数很多,原来女人在真正的幸福面前,是极容易羞涩的。

  “傅殃.”

  她叫了对方一声,害怕这个人忘了是在什么地方了,是不是应该节制一下。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放开了她,伸手捏捏她的脸,脸上都是宠溺。

  “我第一次觉得,原来宋九月小姐这个称呼是这么的好听。”

  宋九月的眼里更加温柔,其实她也很想说这句话,那个时候,她觉得傅殃先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称呼,心上似乎开了花一般,她是那么的喜欢这个称呼,而现在,傅殃先生成为了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这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