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几家欢喜几家忧
  婚礼的场所接下来转到酒店,因为新娘子还得敬酒什么的,宋九月被别人带着,去了休息间,将身上的婚纱换了下来,那婚纱被重新挂到了人形模特的身上,刚好放在了窗台的地方,映着外面的阳光,显得更加奢华了一些。

  她不知道的是,从她穿着婚纱被傅殃牵过手的那一刻,他们的样子就已经被众多媒体拍去了,并且这场婚礼是全场直播的,一直都有专业的媒体和摄影师全方位拍摄,所以很多人在这场婚礼上算是长了见识,特别是宋九月穿着那件婚纱从汽车上下来的那一刻,大家觉得自己的眼睛可能被闪瞎了,纷纷捂着自己的小心脏,已经有小财迷开始在心里换算,这件婚纱到底值多少钱了。

  “太酷了吧,天哪,我真的太羡慕宋九月了,光是这件婚纱,很多人奋斗一辈子都买不起呢,何况她嫁的还是傅少,以后岂不是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表示她的二十几岁和我们不一样啊。”

  “我以前和她一个学校,还见过她呢,真人长得很漂亮,而且善良,能够嫁给傅少这样的人不奇怪吧。”

  “你们也别酸了,我听到小道消息,听说宋九月的家庭也不差,似乎是某个家族遗落在外面的千金,很得家里人宠爱,人家也许并不是高攀呢,我也见过宋九月啊,觉得她不像是小地方出来的人。”

  网友们已经在网上激烈的讨论了,又听说这场婚礼上了很多国家的新闻,大家更是激动,讨论的也越来越火热。

  宋九月忙着自己的婚礼,哪里有时间去关注网友们说了什么,她去了酒店后,远远地看到了一个人,她觉得那个很像红莲,但是当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只是和红莲长得有些像的湛,她记得这个人是红莲的哥哥,对方既然在的话,那红莲呢,是不是又被这个人藏起来了。

  “红莲呢?”

  走到对方身前的时候,她突然这么问道,因为以前的种种,她对这个人可客气不起来。而且这个人对红莲,似乎也并不好。她很担心红莲现在的情况。

  湛听到她这么问,只觉得讽刺,这个人高高兴兴的结着婚,哪里会担心他的弟弟呢,那个傻瓜到现在还昏迷着呢。

  “宋九月,你要是为了红莲好,就放过他吧。”

  湛的语气是恨意,是惋惜,是恨铁不成钢。

  宋九月根本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讨厌别人这样无端的指责。

  “你什么意思?”

  湛的嘴角有些嘲讽,想到自家弟弟,一颗心就隐隐作痛,这个人心疼傅殃,不远万里跑过去救傅殃,可自家的那位傻弟弟呢,因为救傅殃,直接被埋在下面了,所有人都砸欢呼傅殃获救了,谁来心疼一下红莲,他的耳朵里还要听着宋九月对付殃的誓言,这比杀了他更加难受,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真恨不得过来找宋九月算账。

  他的弟弟在地里被埋着的时候,这个人在干什么呢,在忙着和傅殃拍婚纱照,那座桃花岛真美啊,美的他想把它毁了。

  宋九月突然浑身冰凉,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红莲也许是出事了,不然湛不会失态到来到她的婚礼上的,她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嗓子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手脚无力,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猩红着眼睛把对方看着,脸上惨白。

  “红莲.他到底怎么了?”

  湛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弟弟还在昏迷,没有什么大碍,但是醒来后,要是知道了宋九月结婚的消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谁来告诉他,该怎么办啊

  “他没事,你以后别来见他了。”

  说完这句,他转身打算离开这里,但是宋九月又开口说话了,那么的小心翼翼,像是精心的呵护着什么一样。

  “红莲他是男人对么?”

  宋九月的声音很小,或许她自己已经确定这个答案了,可是她不敢面对,甚至是想要逃避,以前无数次,她怀疑过,可是后来都被打消疑虑了,现在当这个想法又从脑海里冒出来的时候,她竟然这么的不敢面对,如果红莲是男人,那过去的种种对她好,只是因为喜欢她而已,这个理由太沉重了,如果是这样,她欠那个人也太多了一些。

  湛的眉头蹙了一下,他很不想把红莲的真实性别告诉这个人,但是如果不说,红莲做过的那些事又叫什么,凭什么所有人都得到了幸福,而他现在却孤零零的躺在医院呢

  “是男人,他为了你,得罪了爸妈,背叛了秦家,他为你做过的种种,都是因为喜欢你罢了,宋九月,他的喜欢,一点儿都不必傅殃少,只是他没有傅殃那么幸运来拥有你。”

  是男人.

  这三个字刚出来,宋九月的浑身就一软,红莲是男人那过去的种种,都是出于爱么,那片海上,那个身影,也是出于爱么,既然是这样,那她真的太亏欠那个人了。

  “红莲呢?现在在哪里?”

  她的喉咙很痛,今天本来是结婚的日子,但是猝不及防听到这个消息,她刚刚所感受到的幸福,似乎都像是罪恶一般,萦绕在她的心上,让她不得安宁。

  “别来找他了,他现在很好,我来只是想让你知道,那个人的一片心意而已,你要是真的怜悯他,拜托你不要再来过问他的任何事情了,等他好了以后,我会带着他离开这里的,宋九月,我知道不该把愤怒撒在你的身上,因为你也很无辜,感情这种事情强求不来,你们都没有错,但是我总得让你知道,有个男人在默默爱着你。”

  宋九月的眼眶通红,如果她一开始就知道红莲是男人的话,一定不会那么依赖对方的,她会尽可能的躲着他,让他逐渐打消这种情感,可是错误已经造成了,再多的懊悔都无济于事。

  “对不起"

  除了这个,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得言语都显得那么苍白,她现在浑身都在发抖,是愧疚,那愧疚像是一把枷锁一样,紧紧的缠绕着她,似乎要把她逼疯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