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五十四章 想去见他
  湛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他的眼睛缓缓闭了闭,拳头一点点的握紧,不得了的东西,会是什么东西,秦家的禁地里,到底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你们说吧,别隐瞒。”

  “湛先生,这里是曾经做过细菌实验的地方,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细菌已经逐渐分解,但有一些进入了毒物的身体里,使得那些毒物的毒性更强,所以……”

  湛瞬间就明白了,以前便觉得奇怪,为何那座禁地为那么神秘,秦家的人甚至都不敢靠近,只敢把叛徒往里面丢,想来秦家先祖是知道里面有什么的,所以才把那个地方封了起来。

  “尽力而为吧。”

  淡淡的说了这么几个字,他就觉得很累了,什么都不想说,如果那些毒是由一百年以前的细菌演化来的,面前这几个人也许有办法,毕竟那些细菌,也和很久以前有关系。

  他在走廊上坐了一天一夜,只觉得好笑,那个人倒是那么无牵无挂的去赴死,那么潇洒,像是扑火的飞蛾,那他呢,他该怎么办……

  又过了一天,医生总算是把人推出来了,但是大家的脸上都很沉重。

  “红莲先生的脑部神经受损,就算醒了,也和四五岁的小孩子没有区别。”

  湛垂了垂眼睛,浑身冰凉,没有在这里住院,而是又把人带去了国内。

  “把我亲爱的爸妈杀了,我不想再见到他们。”

  “湛少爷……你……你说什么?”

  电话里的人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声音也颤抖的厉害。

  “我说,把他们杀了,他们逼疯了红莲,还想活下来,简直是做梦。”

  湛的语气带着一丝轻飘飘的味道,挂完电话后,他的背顺着墙,缓缓的滑了下去,最后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开始哭了起来,肩膀一直微微的耸动,似乎是强忍着极大的悲伤。

  而此时的秦家已经一片血雨腥风了,秦父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伤口,抬眼看了自己的管家一眼,管家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这个时候居然……

  居然杀他……

  “抱歉,老爷,你似乎把湛少爷得罪彻底了,他吩咐,一定要杀了你和夫人,我们做手下的,不敢不从。”

  秦父的瞳孔一缩,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就死了,死在了管家手里,死在了他那个儿子手上,对方为了一个叛徒,弑父杀母……

  秦家短暂的血雨腥风后,停了下来,后山也被人报告给了上级,上级一听说这是以前细菌实验的地方,马上派人过来调查,收集历史证据。

  而湛,就陪在红莲的身边等他醒过来。

  ……

  宋九月的肚子已经一天比一天大了,她期间联系过湛,想要去看看红莲,她知道红莲还在昏迷,但是对方始终不肯,不肯让步一下。

  宋九月摸着自己微隆的肚子,无端的开始难过,红莲到底怎么样了呢,为什么还在昏迷,已经昏迷两个月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傅殃这个时候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她又在发呆,将外套挂在了衣帽架上,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听说还在昏迷,具体情况怎么样了,还不清楚,秦墨湛把人保护的太好了,谁都见不到,没事儿,应该能醒过来的。”

  宋九月一直悬着的心这才稍微安了一些,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叹了口气,窝在傅殃的怀里不愿意起来。

  “我觉得自己亏欠他太多了,那次我去地震区救你,后来才知道,红莲也在那里,在帮忙挖地道救你的时候,因为发生余震,被埋在下面了,但是当时大家都忙着救你,没人顾及到他,还是后来湛带人去把他挖出来的,傅殃,我每次想到这里,就觉得好难过,红莲的心,当时一定疼死了……”

  宋九月说着,眼眶就红了,最后眼泪濡湿了睫毛,趴在傅殃的肩膀上不再动一下,偶尔微微抽泣一声。

  傅殃心疼的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扭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正因为他这么好,所以我丝毫都厌恶不起来,他和陈亦白,一个比一个爱的深沉和隐忍,他们从来不把爱这个字挂在嘴上,但是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藏着他们的爱意,宋九月,你不要把他们的爱作为负担,觉得愧疚,这已经违背了他们的本心了啊,他们希望的是,你开开心心的,永远无忧无虑。”

  宋九月没有说话,眼泪流的更加厉害,不一会儿,就把傅殃面前的衬衫染湿了,那巨大的悲伤像是扑面而来的潮水,从她的脚底一点点的涨上来,最后把她整个人都溺在其中,喘不过气,呼吸苦难。

  傅殃伸手拍着她的背,轻轻的拍着,像是在呵护一件易碎的珍宝一样,他没有嫉妒,没有不舒服,因为那样的两个人,根本讨厌不起来。

  “他们一个把你当妹妹,一个愿意当你的姐妹,就是不想你把这份感情作为负担,宋九月,别辜负他们的心意,你只要知道,自己很幸福就行了,其他的,让我来慢慢还。”

  傅殃说完这些,叹了口气,将她的头从自己的肩膀上抬起,伸出手指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发现对方鼻头红红的,叹了口气。

  “别哭了,等他醒了,哪怕我把湛这个小人绑起来,也会带你去见他一面的。”

  “真的么?”

  宋九月的声音瓮声瓮气的,看到傅殃非常郑重的点了一下头,脸上马上有笑意。

  “你可不能骗我。”

  傅殃叹了口气,将她的脑袋揉了揉,又捏了一下她粉嘟嘟的脸庞,发现这两个月,这个人似乎胖了一丢丢,心里好受了一些。

  “老公什么时候骗过你,乖,好好养着身体,别亏待我们的孩子,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宋九月点点头,这才擦了擦自己红红的眼睛,像个孩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