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五十九章 灵魂伴侣
  宋九月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满脑子都是“在洗澡”这三个字,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看到一旁的小白团,将对方一下子拎了起来。

  “小白团啊小白团,没想到三哥这一出手,直接把人拐床上去了,还真是厉害呢,我倒要看看,未来的三嫂到底长什么样子。”

  她的眉眼都是笑意,新晋影后?原来上次看的新闻,无意间还看到了自己未来的三嫂呢。

  至于上官艺说的在洗澡,这又从何说起呢?

  因为她不小心(故意)将咖啡泼到萧琴歌的身上了,两人又光明正大的回了酒店,关起门来搞事情。

  外面的媒体个个伸长脖子,脖子都酸了,看样子人家真的是未婚夫妻啊,毕竟年轻人,精力旺盛,这短短时间,可就进了两次酒店了,原来这么饥渴啊。

  然而萧琴歌并没有像别人想的那么饥渴,他洗完澡出来,拿过一旁的吹风机开始吹头发,没有管旁边既不安又怯弱的某人。

  “别装了,你在别人面前可不是这样的。”

  上官艺的心脏瑟缩了一下,别人是别人,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她轻轻伸出手,扯了扯对方的衣角,眼里带着一丝委屈。

  “凭什么?”

  萧琴歌拿着吹风机的手一顿,什么凭什么,这个女人是疯了么?

  “你之前玩灵魂软件吧?”

  上官艺又开口,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恶狠狠的把萧琴歌盯着,萧琴歌的眉头一蹙,心里隐隐的有一个不好的猜想,不过他没有急,将吹风机打开,继续吹头发。

  “嗯。”

  “你的签名是‘主人有酒欢今夕,请奏鸣琴广陵客’么?”

  上官艺的话虽然是问句,但是声音却带着一丝不容置疑。

  萧琴歌的眼里闪过一丝深意,大概猜出这个人是谁了,嘴唇淡淡的抿了起来,但是他打算奉陪到底。

  “是。”

  上官艺松了一口气,是就好,是就好,她先是呆了一下,最后开始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将一旁的抽纸抱在自己的怀里,哭的眼睛都肿了。

  “凭什么?我们两个人聊的那么好,聊了整整两年,你却一声不吭的把软件卸载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我每天要进去看无数次,每天给你发无数条消息,你凭什么撩了我以后,云淡风轻的就走了,太不负责任了!!”

  最后一句话,她几乎是吼出来的,天知道她有多委屈,害怕这个人就这样消失了,过往的所有美好都是昙花一现,她害怕那是自己营造出来的一个美梦,因为太逼真,她自己已经沉醉不知归路了。

  “你的签名一直都是‘主人有酒欢今夕,请奏鸣琴广陵客’,我想着,你这么偏爱这句话,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就到处找啊找啊,发现这首诗的名字是琴歌,我不知道什么萧家堡,自然也不认识什么萧琴歌,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宋九月的大婚那天,你的镜头一闪而过,有认识的人说你是萧琴歌,萧家堡的少爷……”

  其实她是很不确定的,毕竟那样一个身份的人,怎么会无聊到去玩什么灵魂软件呢,那相当于是社交交友,萧家少爷,应该很不屑吧。

  可是她手里只有琴歌这个线索,只能大胆的来试一下,何况她心里有种强烈的直觉,那个和他聊了两年,温柔相待的人,一定是萧琴歌。

  上官艺越说越委屈,明明是这个人先找上她的,凭什么最后她陷下去了,对方却云淡风轻的消失了,她就想着,她一定要找到这个人,要问清楚。

  萧琴歌没有说话,那是在他没有找到妹妹的时候,因为每天都是打听妹妹的线索,他有些累了,无意间看到那个灵魂软件,说是跟着心的牵引,去寻找某个人,他想着,也许妹妹会用吧,所以百无聊赖之际,下载了一个。

  注册的第一天,因为很喜欢一个人的签名,就主动打招呼了,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每晚都会聊到相互道晚安的地步,这样整整持续了两年。

  他有些慌了,事情似乎已经偏离原来的轨道了,他明明只是想上去看看,却无意间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聊了那么久,久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不像他,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一天看不到对方的消息,他浑身难受,心里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在爬一样,痒,可是那种痒是挠不到的,哪怕你挠破了那层皮肤,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善,它像是从灵魂深处传出来的。

  他觉得不行,想要躲避,想要逃,所以那晚上,他思索很久,将那个软件拖进了垃圾箱里,此后再也没有找回来过,他不知道那个女孩会不会对着空旷的屏幕大哭一场,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那么义无反顾的来找他,所有可能的结果,他都不知道。

  上官艺还在旁边伤伤心心的哭着,因为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私生女,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不论她长得多漂亮,她都是没有自信的,她卑微的像是一条虫子一样,在阴冷潮湿的地方待着,不敢出来见阳光。

  但是萧琴歌的出现,像是抹散了环绕在她身上的所有阴霾,那最黑暗的两年,她的心灵有了寄托,她一步步的变得强大,可是强大后来,来自灵魂的慰藉却消失了,她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活到了现在。

  “你要卸载软件,就不会给我一个其他的联系方式么?我们聊的那么愉快,你说北海很美,我去过无数次了,你说那里有个桃花岛,我也想去看看,可是岛上的人好凶,根本不让我的船靠近一步……”

  上官艺说着,又哭了起来,委屈,太委屈了。

  女孩子很容易就喜欢上经常陪自己聊天的人,何况那个时候,她正好得知了自己的身世,被所有人嘲讽,也就只有萧琴歌这轮太阳,一路照耀着她。

  “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我已经找来了,你抛下了我一次,能不能别再抛下我第二次了,真的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