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六十章 以后我等你一辈子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上官艺偶尔的抽泣声响起。

  萧琴歌手里的吹风机早已经被他关了,这个时候他浑身都有些僵硬,最后又逐渐放软,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其实他有给这个人留下信号的,他给她发过一张图,图上的某个角落,有一串小字,那是他的电话好吗,如果这个人仔细的看那张图,一定能看到电话的,现在看来,对方似乎错过了啊。

  他将吹风机放下,伸手捋了捋她的头发,很软,那个时候,何尝不是他的黑暗时期呢,妈妈一直没有醒来,到处都传来妹妹的消息,一次次失望,一次次满怀期待,他也觉得累了,那个黑夜的慰藉,很温暖。

  上官艺感觉到他的动作,不敢动,她能在所有人面前嚣张,唯独这个人面前,不敢放肆一下,像是一只野猫,收敛了所有的爪牙。

  “这次你不要再跑了好不好……”

  她几乎是带着泪意说了这么一句话,试探性的窝进了他的怀里,很贪恋这个怀抱,以前只是隔着屏幕,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他的每一句话,都让她脸红心跳,不是对方多么会撩,而是他的所有话,如一股暖流一般,逐渐注入她的心脏腹地。

  萧琴歌没有推开他,他很想知道,当初的自己在想什么,为什么害怕那种牵肠挂肚的感觉?

  是了,他从没为哪个女孩子心动过,第一次接触到那种感觉,难免心慌,难免害怕,所以很怂的卸载了软件,并且安慰自己,对方并不是他的灵魂伴侣。

  “别哭了。”

  他安慰着对方,伸出指尖擦擦她的眼泪,他知道这个人该委屈的,一个陪伴了你两年的人,突然就消失了,确实该委屈。

  “我给你说过,女孩子不能太依赖一个人,要是那个人走了,你就完了。”

  上官艺紧紧的抱着她,那个时候她被陷害,差一点儿到坐牢的地步,不敢告诉家人,只能给这个人诉苦,可是第二天,找麻烦的人就不见了,她以为这个人是天使,只要许愿就能灵验,现在想想,对方应该私下里帮她做过很多事情吧。

  “你是告诉过我这些,可是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萧琴歌抬手放在她的脑袋上,没有说话,静静的抚摸着,这个女孩子很乖巧,也张扬,她像是静静绽放的玫瑰,婉约细致,大胆奔放。

  “昨晚真的喝醉了么?”

  “没有。”

  我故意的……

  不装醉怎么靠近这个人,不装醉怎么能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未婚夫妻呢。

  “起床,去换衣服,你的身上都是酒味。”

  萧琴歌将一条帕子盖在了她的脑袋上,上官艺将帕子扯了下来,脸上通红,走进浴室后,她还是不忘了伸出一颗脑袋出来观察着对方,就怕自己洗着洗着,这个人就不见了,那她又得满世界的去找。

  “抓紧时间。”

  萧琴歌就站在窗台前,看着酒店下面的一切,今天的洛城似乎比往常好看了一些,天空更加干净了,汽车川流不息,这里是国际化的大都市,每年都有无数寻梦的人来到这里,追求着自己的梦想,可是也有很多人,把梦想给埋葬在这里了。

  他拿过旁边的红酒,淡淡喝了一口,努力回忆自己当初和上官艺之间的交集,现在想想,那像是一个美好的不能再美好的梦,两个人隔着长长的距离,只透过一层小小的屏幕,互相成为对方的灵魂伴侣,在无数个夜里,相互鼓励和慰藉,那样的感觉,还真是好呢。

  直到后来,他发现自己心里的东西如喷涌着的潮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他害怕了,他尝试让自己不要去回对方的消息,可是他做不到。

  那个女孩子每天都有无数的话说,一旦他不回复,她就会发可怜兮兮的表情,让他的心瞬间软了下去。

  习惯是一个可怕的东西,这个女孩子的出现,成为了他的习惯,深入他的每一个毛孔,让他抓耳挠腮的厉害。

  后来他再也受不了那种感觉,便卸载了软件,心也像是空了一块一样,不过那时忙着找妹妹,他也很快就恢复过来了,自欺欺人的,不停的说着麻痹自己的谎话。

  到现在,他才知道那种感觉叫作动心,他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动心了,那颗心跳动的是那样厉害,可怕。

  “啪嗒。”

  浴室的门打开了,上官艺穿了睡衣出来,拿过旁边的吹风机,开始给自己吹头发,看到这个男人还在,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等到把头发吹的半干了,她看了对一眼,发现那人是背对着她的,也就开始自顾自的换衣服,刚将内衣扣上,抬眼就看到对方正直勾勾的盯着她,手一抖,那扣好的内衣突然绷开了,风光直接进入萧琴歌的视线。

  萧琴歌的嘴角狠狠一抽,连忙将视线移开。

  上官艺本来是有些害羞的,但是看到这个人的耳根子都是红色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尴尬的气氛瞬间被打破,萧琴歌也觉得有些好笑,嘴角微微弯了一下。

  上官艺马上就把衣服穿戴完毕了,两人并肩着走出了酒店,还等在外面的狗仔瞬间激动了,疯狂的拍着照片,只是上官艺并不在乎,偶尔甜甜的看萧琴歌一眼,想牵对方的手,却又不敢上前。

  萧琴歌的眼角余光早已看清了对方的小动作,伸出手,假装自己不早已一般,主动握上了她的。

  “你既然已经主动了一步,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主动了,你等了我这么久,以后我等你一辈子,走吧。”

  他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却像是平地一个惊雷,炸在上官艺的头顶,她的脑海里一直“嗡嗡嗡”的响,直到被牵着走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这个人。

  “怎么了?”

  萧琴歌转身看着对方,眼里带着一丝疑惑。

  上官艺摇摇头,低声笑了起来,最后靠萧琴歌近了一些,整个人都吊在了他的胳膊上。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