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六十四章 出生了
  萧家人就在走廊外等着,坐立难安,特别是萧琴歌,比自己生孩子都还紧张,一直来回的转着圈圈儿,头都快转晕了。

  “琴歌,你坐下来吧,转的我眼花。”

  萧芸说了这么一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这次魏老也来了,因为他研制出了治疗胃癌的药,早就送给沈白和上官蓉了,他一个人也没有啥去处,也就在整天跟着萧家老爷子捉捉鸟,逗逗猫,日子倒也过得自在,这次听说宋九月要生孩子,也跟着过来了。

  “没想到啊,你马上就能抱上曾外孙了,恭喜恭喜。”

  他对着旁边的萧慎说道。

  萧慎激动的脸上都是红光,摆摆手,眼神一直紧紧的把那扇门盯着,似乎那样就能早点儿见到自己的曾外孙一样。

  很快,里面出来了一个医生,满脸焦急。

  “你说什么?!生不下来?!”

  听到医生这么说,外面的人全都急了,个个都想进去,倒是魏老看了一眼旁边的傅家人。

  “九月那丫头怀孩子期间,都吃的什么。”

  秋姨听到这个人问自己,连忙低头,恭敬的回答。

  “因为宋小姐怀了孩子,厨房对饮食严格把控,就连她平时喝的水,都是消毒过滤的纯净水,没有什么大问题。”

  魏老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消毒过滤的纯净水,和我们平时饮用的水是不一样的,那几乎杀死了所有细菌,很多细菌是有利于孩子出身的,并不是所有细菌都对身体有害。

  “让接生的医生给她注射一管子细菌进去,孩子保证能生下来,傅殃也是,都是当爸爸的人了,怎么犯了这样的错误。”

  出来的医生连忙点点头,又转身跑了进去。

  不出半小时,就听到了里面孩子的哭声,大家激动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生了!”

  萧琴歌连忙扒到门缝上去看,以为里面马上就会出来人,但是左右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哇哇哇哇哇……”

  又是一阵孩子的哭声,大家面面相觑,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那扇门被人推开了,医生摘下口罩,满脸喜色。

  “恭喜,龙凤胎。”

  龙凤胎……

  大家脸上更是激动,恨不得马上就跨进去看孩子,但是刚出生的孩子要放在温室里养几天,只能隔着玻璃,观望着。

  “哎哟,我的曾外孙,好看,哈哈哈哈哈哈。”

  萧家老爷子的手恨不得戳破那层玻璃,抱着自己的曾外孙玩一会儿。

  过了不久,傅将生也过来了,三个老人这么一见面,简直两眼泪汪汪,最后大家都围着那玻璃,满脸兴奋的讨论着。

  傅殃的腿到现在还有些软,一直靠着墙,孩子他已经看过一眼了,本来以为白白净净的,可是刚出生的婴儿皱巴巴的,真是丑,不过他现在腿发软,可不是被自家孩子的容貌吓得,而是被刚刚在里面的一幕吓得。

  差一点儿,孩子就要生不下来了,那一瞬间,他觉得天都黑了,天知道他有多着急,叹了口气,这才缓缓伸手揉揉腿。

  “你没事吧?”

  萧琴歌本来打算过来扶着他,傅殃却摆摆手。

  “女人生孩子太可怕了……”

  萧琴歌听到他咕噜了这么一句,不知道是该笑该是什么,众人眼里高高在上的傅少,这个时候,也不过是个平常男人。

  “以后不想让上官艺生了,她今天吓得脸色都白了,我在外面听到小月的声音,都能感觉到那种疼。”

  傅殃没有说话,可不是么,这些人在外面,感触没有他深,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他,这个时候竟然被生孩子吓得腿脚发软,说出去恐怕也会笑掉大牙。

  又等了一会儿,他去温室里看自己的孩子,很温暖,像是心脉那里迁出了一根小小的线,一直连接着孩子的另一边,那根心弄得他麻麻的。

  最后他将双手放在玻璃上,努力睁大眼睛去看,看到孩子嘴巴嘟囔着,踢了一下腿,心脏软了一下,马上又去看自己的儿子。

  嗯,刚刚是错觉,自家的娃还是挺好看的,虽然还都没有睁眼,但是就凭她爹狼的颜值,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傅殃这么安慰着,真不想承认自己的孩子丑,其实他哪里知道,刚出生的孩子就是这样皱巴巴的呢,得过几天,才能张开一点儿,才能睁开眼睛。

  他在这里站了一会儿,想到还在病房里的宋九月,马上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了,还是自家老婆要紧。

  宋九月这个时候满头大汗,脸上也是一片惨白,她睁眼看了一会儿,又睡过去了,太累了,像是耗尽了所有力气一般。

  傅殃就在旁边陪着,心里一会儿甜,一活儿又暖乎乎的,老婆,儿子,女儿,这一下都有了,他做梦恐怕都会笑醒。

  晚上的时候,宋九月总算是醒过来了,说是要去看看自己的孩子,傅殃连忙把她扶着,去了温室那里。

  宋九月静静的看了一会儿,脸上更是发愣,被重新扶回房间后,开始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老公,我想写日记,能去给我买个笔记本么?”

  傅殃点点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连忙去了超市,买了几个笔记本回来,虽然不懂宋九月怎么突然就要写日记了,但是对方既然这么要求了,他买就是了。

  挑了几本好看的,马上又风风火火的回了医院。

  宋九月接过笔记本,想到刚刚自己看到的两个孩子,小心并且真诚的写下了八个大字。

  奇丑无比,难以接受。

  以至于后来两个萌娃看到自家老妈今天的笔记,还要死要活的哭了好一会儿呢。

  抒发了心里的情感,宋九月总算觉得自己好多了,她将笔记本放下,这才接过傅殃递来的汤,轻轻喝了一口。

  “孩子的大名我们以后再娶,先取两个小名吧,哥哥叫大狗,妹妹叫二狗。”

  傅殃听到这两个小名,脸一下子就黑了,摇摇头,表示不同意。

  “要不哥哥叫金蛋,妹妹叫铁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