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六十六章 亦白哥来了
  沈白点点头,但是心里依旧难过的要命,那颗心脏像是被搅碎机搅碎了一样,疼,撕心裂肺的疼的厉害。

  他将人抱着,没有说话,良久,才扭头亲在她的脸上。

  “等你妈妈的身体完全好了,我们就结婚吧,苏小小,我早就想娶你了。”

  苏小小点点头,心里闪过一丝甜意,两个人就这样抱了起来。

  破镜重圆后的感情是最不容易的,因为两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的,努力去忽略过去的那些伤痛,似乎一不小心踩上雷点,就又会面临分开一样。

  苏小小和沈白就是这样,苏小小能够不计较过去所发生的一切,勇敢的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她也愿意。

  但是沈白不一样,他是男人,他时刻记得自己带给苏小小的伤痛,去避开中这些点,甚至害怕某件事,某句话,就能揭开对方的伤疤,所以他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了。

  “你不用这个样子,我们既然已经在一起了,大家就应该相互包容,沈白,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早已经过了感情的磨合期了,现在我们只要安安稳稳在一起就好了,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

  苏小小拍着对方的背,因为这个男人一直在抖,她害怕对方永远都陷在那些过去的事情里,这对两个人的感情都是一个打击。

  “我知道,我只是太高兴了,我本以为,我们这辈子都没有孩子的,都是我的错……”

  沈白的声音有些沙哑,紧紧的将对方抱着,两个人这个时候,是靠的最近的时候,因为他们大大方方的谈起了过去,而不是像往常一样,拼命的去遮掩。

  苏小小和沈白要举行婚礼的事情,很快就传出去了,同时,宋九月家的两个孩子也已经好几个月了,她接到了亦白哥打来的电话,因为这个人说过,孩子出生的时候,他会来的。

  所以宋九月早早的就去机场等着了,远远的就看到对方走了过来,才短短的一年不见,这个人变了,变得成熟稳重了。

  她的眼眶突然有些红,那个时候的亦白哥,会拿着游戏机,骂着坑人的队友,也会在撒了谎后,面红耳赤的想着解释,可是面前这个人,完全脱胎换骨了一样,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只想到两个字,高贵。

  是的,高贵,对方像是从西方油画里走出来的王子,眉宇之间也满是自信。

  “亦白哥。”

  她叫了一声,看到对方抬眼看过来,连忙跑了过去。

  “九月。”

  伊白的脸上有着一丝笑意,没有向往常那样伸手揉她的脑袋,两个人之间,保持着一种不远不近的距离。

  “你长大了,都当妈妈了。”

  伊白走在她的身边,跟着她上了车。

  宋九月淡淡的“嗯”了一声,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她知道这样很好,保持这种关系才是正常的,但心里还是难受极了,好像以前那个亦白哥已经消失了,站在她面前的,是Y国的王子,是Y国将来的国王。

  两人回了别墅,伊白的视线一直都在两个孩子身上,脸上是真诚的笑意,将孩子抱了过来,伸出一根手指头逗弄着,看到孩子努了努嘴巴,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妹妹长得很像你,长大了肯定也是一个美人。”

  宋九月脸上的表情稍微柔和了一些,让人端来了茶,在一旁坐了下来。

  “他们都说长得像我,可是孩子这么小,能看出什么呢。”

  伊白轻笑了一声,将孩子抱着,坐了下来,因为是第一次抱孩子,他的姿势有些不正确,孩子还哭了,一直不舒服的蹬着腿。

  “亦白哥,你的另一只手应该放到她腰下,把她抱住,不然她会感到不安,以为自己会掉下去。”

  伊白一愣,马上把孩子抱住,对方瞬间就不哭了,叫了两声后,睡了过去。

  “抱歉。”

  这两个字一出来,宋九月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和这个人是彻彻底底的疏远了,她的嘴角扯了一下,没有说话,两个人沉默的坐着。

  这种局面一直等傅殃来了,才被打破。

  傅殃刚进客厅,就感觉到了一种不寻常的气息,抬眼看到抱着孩子的陈亦白,眉毛一挑,原来是这个人来了,他换了鞋,走了过来,将孩子抱过。

  “羡慕吧?”

  淡淡的三个字,带着炫耀的味道,让空气里瞬间有了火药味儿,伊白的嘴角狠狠一抽,这个男人依旧是这副鬼样子。

  倒是宋九月在旁边不赞同的看了傅殃一眼,发现对方依旧我行我素,叹了口气,就是个小孩子。

  吃饭期间,傅殃不停的给宋九月夹菜,左边一个老婆,右边一个爱你,情话说的好不欢脱。

  伊白手里的筷子都快被自己捏短了,狠狠的吸了几口气,才没有摔筷子走人。

  宋九月也觉得有些尴尬,气氛十分微妙,可是她又找不出什么话来打破这个局面,良久,才问了一句。

  “亦白哥,你这次过来,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是不是要多留几天,洛城新开了很多家餐馆,我可以带你慢慢吃。”

  “不用了,我吃完饭就回去。”

  伊白说了这么一句,其实哪里还用得着吃饭呢,他已经被那个该死的男人气饱了,偶尔狠狠的刮对方一眼,这个时候,倒是和以往的本性有些像了。

  “老婆,喝汤,小心烫烫,张嘴嘴,啊~”

  傅殃拿过勺子,舀了一勺的汤后,放到了宋九月的嘴边。

  宋九月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男人,到底发什么神经。

  伊白狠狠的咬着牙,忍着没有爆发。

  一顿饭吃完,他将送给孩子的东西放下,给宋九月打了一声招呼,自己也就走了,压根儿没有要多留的意思。

  “你干什么?!”

  宋九月有些生气,亦白哥好不容易来一趟,这个人却要那样,不是存心的吗。

  傅殃揉揉她的脸,语气有些讨好。

  “这个男人装作一脸冷漠的样子,我还挺不习惯的,就是想看看他破功以后,是什么样子,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他这样虽然在常理之中,但我和老婆一样,还是喜欢以前的陈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