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雪雅篇)第九百八十章 你嫌弃吗
  傅雪雅恍惚觉得,自己似乎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了,她默默用着餐,没有说话,等到那人又去厨房洗碗,她才将一张卡放到了茶几上,然后自己出门了。

  她想她需要冷静,开车出去转悠了几圈,觉得这个城市冷冰冰的,哪里有家里舒服,叹了口气,最后又将车开回了家里。

  刚停下,就看到别墅里一束温暖的灯光,以前她不管多晚回家,这里都是黑漆漆的,可是今晚,里面却有灯光,她把客厅打开,看到南风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听到她的开门声,目光看了过来。

  傅雪雅没有说话,将钥匙淡淡的放在了茶几上,然后跟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那张卡依旧是茶几上摆着,这个人没有动一下。

  “总监……”

  “嗯?”

  傅雪雅抬头看过去,只感觉到一片阴影包裹住了她,才一次而已,这个男人似乎就已经很熟练了,熟练的解开她的扣子,熟练的抚摸着她。

  “总监给了这么多钱,只服务你一次似乎不够,接下来我要更加努力才是。”

  他愿意拿钱,就很好,至少代表两个人之间,只是单纯的交易,钱色交易。

  傅雪雅本来想挣扎的手,突然就顿住了,最后缠绕上了他,两个人就在这沙发上纠缠了起来。

  “明天陪我去买只猫吧。”

  她抽空开口,对方淡淡的答应了一声,接着两个人又陷入新一轮的情潮当中……

  第二天的时候,她很早就起床了,吃过早餐,去了卖猫的地方,她挑了一只温顺一点儿的,因为这种温顺的性子,很像南风,相处起来很舒服。

  把猫抱回家,南风看到她在抚摸那只猫,脸上都是宠溺的表情。

  他突然发现,自己也是这个人豢养的一只猫,温顺,听话,这种感觉没来由的让他觉得恐慌。

  可是他要是表达出了其他想法,一定会被扫地出门的,他喜欢强大,独立的女人,可是傅雪雅的这种独立,是已经独立的不需要任何人了,所以他要慢慢来,润物细无声,等到她想抽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依旧很默契的上床,相拥,接吻,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顺其自然,汗水和汗水融合的时候,他低头看着已经有些沉醉的女人,心里突然柔软的一塌糊涂。

  姐弟恋,只要是这个人,他都很喜欢。

  “总监……姐姐……”

  他坏坏的这么叫了一声,动作突然大了起来,傅雪雅的脑袋里一片空白,除了起伏的床罩,她似乎什么也看不见。

  一切结束,她被人抱着去了浴室,因为每次都是黑暗中进行的,现在突然在光亮下,她能清晰的看清这个人的腹肌,人鱼线,这个时候才有种他是男人,而不是男孩的感觉。

  她的目光不自然的撇开,任由对方给她涂抹沐浴露,很自然的,她又被按着要了一次,初次开荤的男孩子,精力总是用不完的。

  她趴在对方的怀里,什么都没有想,努力去忽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直到躺上温暖的床,才彻彻底底的睡了过去。

  南风却睡不着,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如果你想完全的留住一个人,就顺从她,无条件服务她,在无形中插手她的一切,帮助她,让她依赖你,习惯你,等她把你纳入必需品的时候,你就已经成功一大半了。

  他扭头看了对方一眼,仔仔细细将她脸上的头发丝撇在耳后,这个人呢,自己会成为她的习惯么?

  他觉得自己现在先什么都不要想,让这个人一点点的习惯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他的手一伸,将人揽入怀里,最后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这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时候,他照常去上班,在座位上坐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傅雪雅姗姗来迟,对方的高跟鞋声响起,周围的人都能马上进入自己的工作状态。

  他感觉到那人从自己的旁边走过,带着一股香风,心里荡漾了一下,突然想起两个人的夜晚,诡异的开始脸红,最后嘴角勾了勾,开始处理桌上的文件。

  不过中午的时候,有个领导过来了,直接去了傅雪雅的办公室,两个人也不知道聊了什么,整整一个小时都没有出来。

  这个领导三十五岁左右,年轻有为,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健身,身材保持的极好,和那种刚出社会的愣头青不一样,他的身上,全都是岁月沉淀下来的稳重,这样的男人,是小女生都迷恋的对象。

  又过了半个小时,那个人才从办公室里出来,从来不怎么笑的人,竟然带着满脸的笑容,办公室里瞬间又流言四起了,有人甚至说总监其实和这位领导已经隐婚了。

  南风脸上的笑意一点点耷拉了下去,他的心思早已经没在这里了,他在想,两个人到底在里面聊了什么,看这个人的意思,对傅雪雅是有些想法的。

  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个时候溃不成军,他很想冲进办公室,问问傅雪雅,他们到底谈了什么,可是他该以什么身份问呢,他不过是对方包养的一个小白脸,叹了口气。

  “哒哒哒……”

  高跟鞋的声音又响起了,傅雪雅从办公室里出来,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直到快下班的时候,才回来。

  南风等到所有人都走了,才慢吞吞的起身,照常去下面坐公交,回了家后,他发现傅雪雅并没有回来,心不在焉开始做晚餐。

  到了七点左右,那人总算是醉醺醺的回家了,身上一股子酒味儿,他把她扶到沙发上,从冰箱里翻了醒酒药给她喂上。

  毛毛一直在旁边焦急的转圈圈儿,最后跳到了南风的腿上,鼻子朝着傅雪雅嗅了嗅,又嫌弃的走开。

  “看到没有,毛毛都嫌弃满是酒味儿的你。”

  南风说了这么一句,抬手想要探探对方的额头,却发现那人直挺挺的朝着他砸来了,砸进了他的怀里。

  “那你呢?你嫌弃吗?”

  醉酒后的傅雪雅,声音也变得温柔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