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雪雅篇)第九百八十六章 有些不听话
  但是南风脸上的表情太镇定了,目光甚至都没有往他的车上瞟一下,男人爱车,爱美女,可是面前这个人呢,他似乎只爱傅雪雅。

  “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我习惯坐公交。”

  其实南风心里是有自己的考量的,这个人要是送他回去,为了表达谢意,傅雪雅一定会把对方邀请进屋,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他要把这样的事情掐死在摇篮里。

  “其实你不用这么防着我,雪雅那样的女人,没有人不喜欢,你现在年轻,身上还有那种朝气,那种淡然,等你慢慢到了我这样的地步,这些东西你都不会有了,那个时候,雪雅会喜欢你什么?”

  孙昼留下这么一段话,自己开着车走了,南风看了一眼这里的路灯,突然闭了一下眼睛,其实他知道傅雪雅为什么会答应包养他,就像爸爸说的,他很像当初的她。

  他拿出手机,想要给那人打个电话,让她来接自己,可要是那个人拒绝了,以后两个人见面,是不是就很尴尬?

  越是在乎,越是顾虑,越是喜欢,越是克制。

  最后的末班车来了,他上了车,最后在离别墅最近的公交站台停下,别墅里面有灯光,灯光还很亮,他恍惚觉得,对方是为了等他回去,所以故意亮了这么一盏灯。

  不过当他推门而进的时候,就并不这么觉得了,因为刚刚的孙昼,这个时候就坐在沙发上,两人似乎聊到了什么有趣的话题,眼里都带着几分笑意。

  傅雪雅听到开门声,这才知道这个人回来了,他们的关系既然已经被孙总知道了,她又何必藏着掖着。

  “南风,你回来了。”

  南风的脚步一顿,默默在玄关换了鞋,其实有没有自己,对这个人来说,都没差吧,因为她太独立了,独立到根本不需要他。

  他觉得胸口憋着一团气,闷的难受,可是这种难受对方体会不到,他只能在她的身边坐下,无视旁边的孙昼,拿过她的手掌把玩着。

  孙昼看到这个人来,没有说话,只是眼里深了一些。

  “雪雅,那今天就说到这吧,那个项目目前就是这样的,因为刚好想到一个点子,这才决定来找你,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就不打扰了。”

  “孙总,我送你。”

  傅雪雅起身,不过手却被一旁的南风抓住了,她愣了一下,抬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

  “乖。”

  南风瞬间便放开了手,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傅雪雅跟着孙昼走到外面,因为已经晚上八点过了,外面早已经黑了下来。

  “雪雅,你潜意识里,把他当成小孩子了吧,像是你的小宠物一样,你要宠着他,刚刚的那个动作,已经说明一切了。”

  傅雪雅没有否认,她确实是把南风当宠物养的,南风乖巧,听话,会做饭,偶尔还会撒娇,这样的他,不就是小宠物么?

  孙昼看到她没有说话,知道这个人是默认了,嘴角淡淡的勾了一下。

  “南风年轻,但是他也会老的,雪雅,你的身边需要的是男人,而不是小宠物。”

  “两年后,我会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

  淡淡的话,像是一阵风一样,透过门缝,传到了南风的耳朵里,他的脚步一顿,想要开门的手就那样僵住,最后又默默转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雪雅不知道南风已经听到这些话了,把人送走后,她回了客厅,将门关上,毛毛就在她的脚边一直蹭着,她蹲下身去揪了揪对方的耳朵,这才回了沙发。

  刚坐下,整个人就被扑倒了,接着是南风带着一丝丝委屈的声音。

  “总监,我好想你。”

  傅雪雅的一颗心瞬间就软了,她变态的享受着养一只小宠物的感觉,他太听话了,像是一只温柔又蠢萌的奶狗一样,她将手放到了对方的脑袋上,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有多想?”

  “很想很想,想……吃你。”

  南风这么说着,一点点的吻了上去,转眼就把对方的内衣扣解开了,他记得第一次的时候,他并不熟练,可是现在,已经能单手解开她的内衣扣了,男人果然是无师自通的。

  傅雪雅紧紧的攀着他的脖子,她觉得面前这个人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的,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想,舒服,自在,那种感觉,从来都没有人给过她,暂且叫作安全感吧。

  “唔……”

  她的锁骨上被狠狠的咬了一口,是狠狠的,南风没有留情,看到那个地方已经渗出了一些血珠,又觉得不忍心,伸出舌头慢慢的舔着。

  “留个印记,总监是我的。”

  傅雪雅的心里狠狠一震,那一瞬的南风,突然变得有些强势了,和二哥一样的强势,她突然害怕这种感觉,她怕自己成为宋九月,逃不开这人洒下的情网。

  她开始挣扎,她不想做了。

  可是南风突然又将脑袋靠在了她的脖子上,一如听话的小奶狗一样。

  “总监这个骗子,说想我,可是这么多天,一个电话都不给我。”

  傅雪雅挣扎的手,瞬间就放了下去,她捧起对方的脸,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人,也许刚刚只是错觉,这么温柔的南风,怎么会强势呢。

  她主动吻上了对方,忽略了南风眼里一闪而过的深意,在这宽敞的沙发上,又尽情缠绵了起来,他们是包养的关系,这种事情自然是最多的。

  一直到凌晨两点,南风才停下,伸手将她汗湿的头发挑开,又对着那张唇,狠狠的吻了下去,两年,两年怎么够,这个人休想离开他!

  傅雪雅觉得很累,她软绵绵的想要推开对方。

  “南风,够了吧,我好累。”

  “不要,不够。”

  南风变得有些倔强,额头上也都是汗水,又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将人小心翼翼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

  傅雪雅趴在他的胸口,快要睡着了,因为太困太困了,又加上明天还要上班,她只能在他的脖子间蹭蹭。

  “南风刚刚,有些不听话。”

  “你都打算不要我了,我还怎么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