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九百八十八章 醋味(雪雅篇)
  傅雪雅点点头,拿出小镜子简单的上了一下妆,就去了现场,那里确实只差她一个了,不过她在位置上坐下的时候,大家的视线都朝她扫了过来,眉头微微一蹙,成年人谈个恋爱是常事儿吧,怎么这些人都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她不知道的是,也许对别人来说,谈恋爱或者包养什么的,确实是常事儿,但是她是傅雪雅,这七年来,她的身边可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男性,这突然的就带着吻痕来上班了,大家只觉得脑袋上炸了一个雷。

  在场的人心思各异,不过当大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众人都收敛了自己的心思,毕竟这次总裁夫人亲自来了,关于这位总裁夫人,以前大家也只是听说过传闻,据说最开始的时候,对方也是一位和总监一样的女强人,但是结婚后,就安心当着全职太太了。

  南毅该不懂自己的太太为什么在今天要跟着过来,不过对于她的要求,他从来都不会拒绝,两人相扶相持这么多年,他不曾拒绝过她任何事情。

  “这两年,E.M的发展很迅速,近期大家交上来很多项目,这些项目有的还有待考究,今天这个会议,是为了总结一下最近半年的业绩,各个部门的成就等,以及新项目的研发和推进,你们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说。”

  南毅说了这么一段话,眼神朝着傅雪雅看了过去,发现对方脖子上的东西,他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懂,脸上瞬间就红了,接着又黑了,那小子太不像话了。

  南太太一眼就看到傅雪雅了,毕竟这么多大老爷们中间,就掺杂了这么一个女性,她的眼里亮了亮,对方气质很好,眼神也很犀利,还有那脖子上的,她仔细看了看,才脸红了一下,那个狼崽子玩的挺开的嘛……

  傅雪雅的浑身都淡淡的,上次为了南风的事情,她和这里面的某个领导吵过一架,虽然她不害怕对方的报复,但是这个时候,也懒得出来出风头。

  不过孙昼倒是开口了,因为最近这个项目,他很想和傅雪雅一起做,而且他已经知道,傅雪雅以后会和南风分手,他就该为自己争取一次。

  虽然现在两个人在一起,又是包养关系,一定是上了床的,但是有什么关系呢,他喜欢的是这个人的性格,肉体只是一部分,并不是全部。

  “南总,昨天我已经把最近忙瞄准的项目上交了,也得到了你的批准,不过这个项目比较复杂庞大,我想要一个伙伴来帮助我,我觉得傅总监很不错。”

  南毅听到这个人说了傅雪雅,视线再两个人身上悄悄看了一下,两人的年龄相仿,又同是公司里的同事,以前也经常合作项目,这个孙昼,恐怕是对傅雪雅有想法吧。

  “好,剩余的事情你们两个人商量就好。”

  他这么说了一句,遭到了自家夫人的白眼,夫人的意思他很明白,不想这两个人走在一去,毕竟儿子喜欢傅雪雅,得为儿子挡住这些花花草草。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考究,傅雪雅这个年龄的女人,恰好是事业心最重的时候,她该分清,自己身边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小风的感情没错,但是这件事的最后选择权,是捏在傅雪雅的手里的。

  接下来,各个部门的人又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不过傅雪雅都没有什么心思去听,这次孙昼的这个项目,她是知道的,因为孙昼的执行能力很强,其实这个项目他完全可以一个人搞定,可是他偏偏把自己拉进去了,算起来,她根本不用出什么力,就能占得一份功劳,对方这是……在给她递橄榄枝么?

  不过她也不是矫情的人,大大方方的就答应了,开完会以后,她和这个人并肩走出去,关于这个项目的策划案,展开了一点儿讨论。

  孙昼这样的男人,很绅士,很有魅力,他遇见过的女孩子很多,有的是为了他的钱,有的是为了他的颜,他的一双眼睛,可以看透各种各样的想法,唯独傅雪雅,他是看不透的。

  明明这个人出生就带着光环,偏偏要一个人默默打拼,明明她能什么都不做,就能比其他人过的好,可是他记得最开始的时候,经常在公交站台遇到对方。

  慢慢的就上心了,他对她的关注越来越多,到现在,已经不想只是停留在同事关系上了,他想把她娶回家。

  两个人这么有说有笑的走出来,周围人哪里能不想多,又加上傅雪雅脖子上的东西,他们的目光瞬间就暧昧起来了,早就说嘛,总监跟这位,一定是有些关系的。

  “他们是隐婚了吧?”

  “我猜是,公司毕竟不提倡办公室恋情。”

  “两人的关系应该很好,总监这是第一次对着一个男人笑呢。”

  大家都在窃窃私语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南风脸上的笑容已经逐渐消失不见了。

  “啪!”

  这个响声有点儿大,大家瞬间停止了猜忌,纷纷疑惑的把他看着。

  “不好意思,手抖了一下。”

  南风温柔的这么说着,看着在地上摔成了碎片的杯子,突然发现,这个杯子好像他的心啊,因为他的心这个时候也是疼着的,他完全猜不透傅雪雅心里的想法,这样真是难受极了。

  直到两个人从身边走过,他也没有再说什么话,自顾自的处理文件,一直到下午,他才将手里的东西拿去傅雪雅的办公室。

  傅雪雅已做完今天的工作了,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听到敲门声,没有管,她似乎已经能猜出,敲门的是南风了。

  不一会儿,南风就进来了,将那叠东西放到她的面前,抽出了她手里的杂志,目不转睛的把她盯着,似乎能盯出一朵花来,而办公室的门,他并没有关,无数好奇的人纷纷探出个脑袋往里面瞅着,总觉得能发现什么爆炸性的新闻。

  “怎么了?”

  傅雪雅淡淡的说了这么三个字,眼神看了一眼外面,偷窥的人瞬间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