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雪雅篇)第九百九十一章 被赶出门
  傅雪雅听到对方说这些话,心里逐渐软了下去,理智告诉她应该再观察一段时间,但是她的理智这个时候早已经脱节了,眼里逐渐淡了下去。

  南风一看时间已经成熟,趁机将那张卡拿了出来,交到了她的手上。

  “我跟在总监身边,你没有亏待我什么,不用再额外给我这些钱,要是我缺钱了,一定不会客气的。”

  傅雪雅没有伸手,说实话,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少钱,家里给的她一分没动,哪怕最困难的时期,也没有动过,这些年她自己又赚了不少钱,通通存进了银行。

  “拿着吧。”

  她这么说了一声,起身去了楼上,因为南风给毛毛做了吃的,她也不担心毛毛会被饿着,到了卧室后,她进去了浴室里洗了一个澡,擦头发时,感觉到有人进房间了,除了南风,她想不到其他人。

  南风这个时候有些小心翼翼的,看到这人正拿着吹风机,连忙上前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

  “总监,你是不是有些烦我了?”

  他这话含着浓浓的委屈。

  傅雪雅瞬间觉得心疼,她一直觉得南风还小,是刚毕业的学生,他的身上还有那种青涩的学生气,但是她呢,她出社会很多年了,摸爬打滚,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也爱过一个真正喜欢到骨子里的人,她的心早已经沧桑了,沧桑的不成样子。

  这样的两个人,完全是两个世界,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后悔包养这个人,似乎把对方引上了一条不归路。

  “南风,你在堕落,你以后会痛恨这样的自己。”

  南风抱着她的手一紧,打开吹风机,默默的给她吹着头发,吹到半干的时候,低头在她的头顶亲了亲,声音温柔。

  “总监怎么知道我以后会后悔,以后的事情谁说得清,何况你也不是我,又怎么会知道我心里的想法,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傅雪雅没有说话,当南风将那个吻印下来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些东西变了,心里似乎抖了一下,以前是绝对不会这样的,她突然更加恐慌,但是这种恐慌,她不能让面前的人知道。

  南风才二十二,他的圈子里都是年轻人,他爱足球,爱篮球,爱所有青年喜欢的一切,他未来站上高位,还会遇到大把大把的诱惑,那个时候,他就会发现,她傅雪雅也不过是芸芸众生里的普通人罢了。

  她的容颜已经衰去,还有更多年轻漂亮的面孔涌进南风的视线,所以啊,两个人之间相差太大太大了。

  “总监,我很喜欢你,至少目前是这样的,你在担心什么呢?你担心的一切,不过是你臆想出来的,就这样甩了我,会不会对我太不公平了……”

  其实哪里是喜欢啊,是爱,他爱她……

  但是这些他暂时还不能告诉对方,他知道这个人在担心什么,可是他很欣慰,如果这人没有一点儿其他的想法,又怎么会担心那些呢。

  傅雪雅的心瞬间就就平静下来了,她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担心容颜老不老的问题,毕竟南风于她,不过是被包养的一个男人罢了,她何必担心自己会不会老去呢。

  她还想再想点儿什么,却发现耳旁很热,原来南风的吻早已经弥漫下来了,顺着耳垂一点点的吻着,她瞬间便投降,转身搂住了对方的腰。

  南风将她放到床上,不过什么都没有做,动情的吻了几下,就躺在了她的身边。

  “总监,我知道你喜欢谁,因为你醉酒的时候,叫的都是对方的名字,萧琴歌的婚礼,我去参加过,他很爱上官艺,现在他们也有了孩子,你该放下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他,可是七年,一个女人的七年有多重要,你比我更加清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傅雪雅就完全清醒了,她讨厌别人的嘴里吐出萧琴歌这三个字,这是她埋藏的最深的秘密,原来这个人早就知道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淡淡的扭头看了对方一眼,下床走到门前开了门,脸上只剩冷漠。

  “你走吧。”

  南风一顿,起身冷静的看着这个人,没有说话,似乎还没有从对方的几个字里反应过来。

  傅雪雅突然过来拉他,将他一把拉了下来,推攘着出门。

  “走啊!!”

  这个人凭什么提萧琴歌……

  她的眼眶通红,这三个字是她心里的一道疤,每次被人提起,就觉得疼的不行,疼的她夜夜睡不好觉,洛城的人都知道她喜欢萧琴歌,对方结婚的时候,她没敢去,她像个傻子一样去天台喝酒,闹着要跳楼,大家都知道她爱萧琴歌,所以她不敢在那个地方待下去,她逃来了这里,一逃就是七年。

  那次的醉酒,是她过不去的坎,原来她为了那个男人,竟然连命都可以不要。

  真是奇怪,对方有什么好喜欢的呢,不过是救过她的命,不过是长得好看了一些,不过是她刚巧在那段时间,遇到了那么一个人,以为他就是她命中的白马王子,她毫无防备的就陷了下去,陷的彻底。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提萧琴歌?!凭什么?!滚出去!!”

  南风没有想到她反应这么大,被推出门以后,他被外面的冷风吹的瑟缩了一下,看到整栋别墅都熄了灯,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人赶出门了。

  他在楼梯上坐了下来,伸手抓了抓头发,可怜吧啦的蜷缩着自己,委屈的要命,什么意思嘛,难道提一下那个男人都不行么?这人还要自欺欺人多久……

  他觉得自己现在真是狼狈啊,堂堂E.M的太子爷,现在居然被一个女人赶出了门,他不敢敲门,害怕对方的嘴里又吐出什么伤害性的词汇,那样比在他的心上戳刀子都更加难受。

  大半夜的时候,屋漏偏逢连夜雨。

  外面直接电闪雷鸣了起来,他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脚上也是,又加上晚上的凉风,更是觉得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