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雪雅篇)第九百九十二章 晕倒
  傅雪雅,你给我等着……

  他瑟缩着身子这么想到,本来是想要去躲雨的,可是刚走到一半,他的脚步就顿了顿,是那个女人把他赶出来的,他为什么要躲雨,淋死自己好了,也许那个女人良心发现,还会觉得愧疚一下呢。

  这么想着,他索性站到了雨幕里,还没有湿透的衣服,这下是全都湿透了,他像条可怜虫一样,在雨幕里孤零零的站着。

  而另一边,傅雪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更多的是被气的,气这个人知道了她的秘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那是一种淡淡的难堪。

  她和南风上了床,这是不争的事实,她的心里想着别人,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当这两个事实都被南风知道,她便觉得自己黑暗的一面被对方瞥见了,南风一定觉得她是个放荡的女人……

  是啊,他一定会这么觉得吧……

  傅雪雅的嘴角惨淡的勾了勾,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和南风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明明在这之前,她的身边没有出现过什么男人,可是怎么能这么快,就和南风发展成这种关系了呢。

  她的脑海里仔细想了想,发现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她明明一直讨厌这种烂俗的风气,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也变成了这样一个烂俗的人。

  她的身子哆嗦了一下,发现外面已经下雨了,南风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在这个城市也没有什么朋友,这么晚了,他能去哪里呢……

  她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这次生气的莫名其妙,难道真的是因为萧琴歌么?

  不是。

  她清楚的知道不是,她在乎的是南风心里的想法,害怕他把自己和那种不堪的女人归于一类,所以她慌了,她迫切的想要逃避,这才把人赶了出去。

  “我真是疯了……”

  她的嘴里淡淡的吐出这么几个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才逼着自己睡过去。

  第二天的时候,她没有去上班,打电话给公司请了假,看着冰箱里一堆的新鲜食材,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弄,只能拿出几个鸡蛋,丢进翻腾着的水里,这就是今天的早餐了。

  她拿出狗粮,给毛毛倒了很大的一份,对方嗅了嗅,又满脸失望的回了沙发。

  “你这只没良心的狗,被人家一点儿食物就收买了,没出息,爱吃不吃。”

  她揪了一下对方的耳朵。

  毛毛摆摆脑袋,屁股对着她。

  傅雪雅瞬间就气坏了,最后眼眶有些红,坐在沙发上哽咽了起来,她真是没出息,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就是房间里突然少了某个人,某种感觉,就觉得好难过。

  毛毛转身,在她的旁边嗅了嗅,一直低叫着,还以为是自己把这人惹哭了,连忙去了自己的狗碗前,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傅雪雅撇撇嘴,这条狗还算有良心。

  她起身将几个鸡蛋捞了起来,剥着吃了几口,又觉得心酸的不行,怎么回事啊,七年时间,自己不都是一个人过来了么?怎么突然就这么不习惯了。

  她将鸡蛋壳丢进了垃圾桶里,打开电视漫不经心的看了起来,逼自己不要去想昨晚被赶走的人。

  中午的时候,公司那边来电话了,说是南风没有去上班,问她知不知道南风去了哪里。

  她浑身一僵,去楼上看了看,发现那个人的东西都还在,挂了电话后,匆匆忙忙的换了一件衣服,低头在玄关处换鞋,刚打开大门,就被看到的场景吓了一大跳。

  外面还在下小雨,南风就躺在雨中,嘴唇泛白,像是没有生气的,被人遗弃的娃娃。

  “南风!!”

  傅雪雅叫了这么一声,连伞也忘记拿了,直接冲到了雨中,跪着将人拉了起来。

  “你醒醒,喂……”

  她急得手指发抖,拿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打着急救电话,因为紧张害怕,她把自己的住址忘得一干二净,在医生的反复安抚下,总算是说出了准确的地址。

  不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看到医生将南风抬上了担架,她也跟着上去,嘴唇也有些泛白,一直握着对方的手。

  她甚至不敢用力,害怕这个人就像一阵烟一样,飘走了。

  到了医院后,医生们一直在南风的身上扎着针,还用奇奇怪怪的东西在他的胸前击着。

  傅雪雅看不懂,她急得手脚发软,早就已经后悔自己昨晚的行为了,那算什么。

  一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医生又给南风扎了针,挂上吊瓶,才从这个地方退了出去。

  傅雪雅这才平复了下来,弯身揉了揉有些发软的膝盖,真是没出息,原来她害怕成这个样子了。

  她在床前坐下,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凭着什么身份坐在这里的,不过这个人没有走,让她很意外。

  她和南风相处这么久,自然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性子,这人云淡风轻,从来不会把自己弄得狼狈,哪怕住着便宜的出租屋,他也会里里外外的把那房间装饰的温馨无比。

  可是这样的南风,却一身狼狈的躺在了她的房门外面,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她竟然有些看不懂了……

  南风其实早已经醒了,或者在傅雪雅握着他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醒了,可他不想让这人知道,所以就一直闭着眼睛,他是想对方愧疚的,永远愧疚下去,可是这么沉默了一会儿后,他竟然有些不忍心了。

  明明受伤害的是他,舍不得的是他,昏迷的也是他,可现在不忍心的,依旧是他。

  其实傅雪雅就是嫌弃他年龄太小,他知道的,所以对方保留着一颗心,不肯给他,可是年龄小是他的错么,他何尝不喜欢自己年龄大一点儿,最好是比这个人老几岁,那该多好啊。

  他假装咳嗽了两声,知道这个人听到了,这才慢慢睁开眼睛。

  傅雪雅突然就紧张起来了,她的拳头收了回来,淡淡的放在床上,暗地里握成了拳头,嘴唇一直抿着,对上他眼睛的刹那,她还是瑟缩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