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雪雅篇)第九百九十四章 较劲儿
  她侧过身子说了这么一句,心里蔓延着铺天盖地的失落,也不懂这种失落从何而来,只觉得难过,想哭,可是她这七年,几乎没有哭过了,这个时候,又怎么会当着外人的面哭。

  穆凌知道这个人是比南风要大的,这是一种强烈的感觉,因为对方身上的那种气质,太独特了,可不像是一个小女生能够散发出来的。

  不过他哪里敢乱说话,进去把东西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刚好看到对方在逗那只狗,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丝毫的悲伤,叹了口气,看来这两个人,就是南风一个人没有管好自己的心啊。

  “打扰了。”

  他说了这么三个字,淡淡的关上门,上了车后,觉得有些奇怪,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油门一踩,他握着方向盘,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其实见到傅雪雅的时候,他就知道南风为什么会喜欢对方了,因为一个人的气质是最直观的,它能反应出你读过多少书,走过多少路,傅雪雅身上的阅历迷人又神秘,对南风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吸引力。

  但是他也同样明白,为什么傅雪雅不肯轻易交出自己的心,因为她见过的男人太多了,她不是收了一朵花就能脸红的小女生,她有自己的想法,对于爱情有自己的理解,南风于她,确实太小了一些。

  把车开到别墅后,他将南风的东西拿了下来,其实他知道,这些东西对南风来说,肯定不需要刻意去拿,对方不过是想知道傅雪雅的表现罢了,嘴角撇了撇,每个陷入爱情里的人都是傻子。

  “啪。”

  刚把门打开,他就对上了对方的眼神,微微挑眉,将那些东西放在一旁。

  “她有舍不得么?”

  “没有。”

  穆凌回答的干脆,他确实没有看出傅雪雅有丝毫的舍不得,那个女人太平静了,也许南风在她的心里,还不如那只被叫作毛毛的狗呢。

  “没有问我现在在什么地方?”

  南风蹙着眉头又问了这么一句,心口已经开始疼了,看到穆凌又摇摇头,脸上逐渐变得阴沉,最后嘲讽的勾了一下嘴角。

  “果然是符合她的性子啊,我以为自己对她来说,是特别的,结果都是我自己想多了,也许我只是刚好出现在她需要男人的时候了。”

  南风说完这句,眼眶又红了一下,恼怒的踢了踢旁边的茶几,那股心疼的感觉折磨的他快疯了。

  “南风,我觉得你们不合适,你才二十二岁,脑子里还有很多浪漫的想法,但是她不一样,那些浪漫对她来说,不如一顿热腾腾的饭菜来得实在,她需要的是心安,是安全感,可是你刚踏入社会,面临的诱惑太多了,她又怎么会安心呢……”

  穆凌这些话,算是一针见血,戳的南风心里抖了一下。

  所有人都觉得两个人不适合,因为年龄在那里摆着。

  “你喜欢她什么?”

  穆凌在沙发上坐下后,问了对方这么一句。

  南风摇摇头,最开始的时候,他喜欢她的独立果敢,可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欢对方什么了,就好像,她的一切他都喜欢,喜欢的要命,所以反而说不出来,自己喜欢她什么了。

  “你都不知道自己喜欢她什么,怎么知道你不是一时的迷恋呢?男人在遇上傅雪雅这样的女人时,都会短暂的迷恋的,南风,我劝你好好审视一下两个人的关系,早点儿走出来吧。”

  南风没有说话,喜欢一个人,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状态么,只有当你说不出自己喜欢对方什么时,这样的喜欢才是最真实,最没有条件的。

  如果你喜欢的是她的容貌,那么五年之后,她已经不年轻了,还会喜欢么?

  如果你喜欢的是她的果敢强大,可是她也有脆弱的时候啊,难道就不喜欢了么?所以啊,不知道喜欢对方什么,这才是最好的状态。

  不过这些话,他是不想告诉面前这个人的,因为穆凌和他一样,也是刚出社会的大学生,从小养尊处优习惯了,哪里会懂什么社会。

  “今晚在你这里休息一下。”

  “你随意。”

  穆凌怂了一下肩膀,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的心里,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大少爷。

  南风上了楼,把自己扔在了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的烧还没有彻底退下去,现在浑身滚烫,时不时的还会咳嗽一声。

  一直到半夜两点,他才放弃了一般,从床上爬了起来,在旁边的书架上翻了翻,最后把屋里的灯光打开,就在窗台的位置开始看书。

  不过人在失意的时候,似乎连书都跟他过不去,刚翻了几页,就看到面前出现了一行大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他的手指抖了一下,这不就是说的他么,认识傅雪雅后,他每天都会看着墙上的钟表,希望时间快点儿走,再快点儿走,这样他就能早早的成长为她眼里的成熟男人了。

  可是那个人似乎已经不需要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把自己划进她人生的蓝图里,这是多么可怜的一件事啊。

  他恨恨的将书丢在了一旁,觉得现在连这书都在欺负他,他拿过手机,发现上面依旧什么消息都没有,暴躁的快要疯了。

  傅雪雅怎么能这样呢,哪怕是养只阿猫阿狗,这么久了,也该有感情了吧,可是对方倒好,这么淡然的让自己消失出她的视线,连挽留一下都不肯。

  他编辑了一条短信,可是想着自己刚被对方撵出门,这转眼就又巴巴的凑上去,会不会太贱了一些,咬咬牙,将手机放回了兜里。

  “叮叮……”

  短信提示音在这夜里是那么的动听,他迫不及待的把手机又掏了出来,很遗憾的是,并不是什么傅雪雅,只是移动发给他的一挑温暖短信。

  “靠!”

  他低低的骂了这么一句,暗怪自己沉不住气,这样算什么,不就是一个女人么,离开了她难不成还活不下去不成。

  这么想着,他烦闷的将手机从窗台上丢了出去,看到空中那条完美的抛物线,嘴角扯了扯,这样自己就不会总是想着发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