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雪雅篇)第九百九十七章 你跟我去
  然而这个时候,南风已经煮好了毛毛的东西,正蹲着给毛毛喂食,蔫啦吧唧好几天的毛毛,竟然马上生龙活虎了起来,一直围着南风转。

  傅雪雅的嘴角抽了一下,这真是她见过最没有出息的一只狗,人家的几碗饭就哄的它找不代到北了。

  南风摸着毛毛的脑袋,嘴角一直微微勾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抬头看着傅雪雅。

  傅雪雅一顿,身子有些僵,其实她也搞不明白今晚的南风是怎么想的,上次这个人那么愤怒的离开了公司,她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对方了呢。

  南风起身,来到了她的身边,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嗅着她身上的味道,总算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其实这几天他一直很低落,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他怀疑这个人把他的心拿走了。

  “你怎么了?”

  傅雪雅推了推对方,觉得发现这个人顺着也她的胳膊,躺在了她的腿上。

  整个人一僵,那种很奇怪的感觉顺着腿,一直传进了她的心里,让她紧张和恐慌。

  南风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枕在了她的腿上,伸出一只手搂住她的腰,蹭了蹭,他真的很享受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感觉,无比的美好。

  “叮叮叮叮……”

  手机铃声在这样的夜里响了起来。

  傅雪雅的眉头蹙了一下,翻出包里的手机,看了看,发现是自家二哥打来的,嘴角一抽,这个人倒是会挑时间。

  她条件反射的看了南风一样,南风这个时候已经闭上眼睛了,只有喉结在微微动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哥……”

  “雪雅,明天家里有寿宴,爷爷的八十大寿,你回回来吗?”

  原来爷爷不知不觉,已经这么老了,傅雪雅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不孝,因为一个男人,和家里人分开,这么多年,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老人家已经老了,接下来是见一面少一面,谁也不知道哪一面是最后一面,所以她一定会回去的。

  “明天上午的票,我会回来的。”

  傅殃这才觉得满意了两分,要是这个妹妹再不回家,他估计会亲自去抓人了。

  “那好,明天我去接你。”

  傅雪雅“嗯”了一声,将手机放在了旁边,一只手放到了南风的头上,抚着他头发。

  “要回去了?”

  南风听到了刚刚电话里的声音,不过才和这个人和好,就要分开,还真是受不了。

  傅雪雅点点头,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突然就被扑倒了,南风的吻带着一丝丝热度,灼热的她喘不过气来,接着她整个人就被抱住,陷入了这个人带给她的感觉中。

  一切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了,她洗了个澡,大致收拾了一下要带走的东西,想到毛毛,有些不放心。

  “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帮我照顾一下毛毛。”

  南风靠在床头,其实他很想跟着去啊,去见见这个人的亲人,可是对方绝对不会允许的,只能淡淡的点头,心里闷闷的。

  适当的收拾了以后,傅雪雅重新回到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南风把她搂的紧紧的,心里早已经百转千回。

  傅雪雅已经三十一了,家里肯定会催婚的,这次她回去,也许是相不完的亲,见不完的男人,要是这个人突然和其中的某个男人看对眼了,那他怎么办……

  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整晚都沉浸在快要失去某人的难受中。

  不过傅雪雅这个没良心的,一夜好眠,第二天神清气爽的起床,简单的洗漱一下,化了一个妆,便提着箱子出门了。

  “我送你。”

  南风跟着穿好了衣服,拿过她手上的箱子,放在自己的手里捏着,两个人一路上了汽车,这中间一句话都没有说。

  傅雪雅满心想着回去,今晚的傅家一定很热闹,毕竟是老爷子的寿宴,这些年傅家和萧家的发展,可谓是如日中天。

  “你会不会想我?”

  南风悠悠的问出了这句,看到旁边的女人顿了一下,知道这个没良心的恐怕压根儿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去,瞬间觉得憋屈的要命。

  “我说你会不会想我?”

  傅雪雅的嘴角抽了抽,突然觉得这个人好像闹别扭的孩子,敷衍的点了两下头,眼看着机场越来越近,南风却突然把汽车停下了。

  “你在敷衍我,总监,你要是想我的话,为什么不把我带去呢,我就这么见不得人么?”

  傅雪雅的脸上一顿,她觉得这孩子可能是哪里受刺激了,毕竟没有谁会把自己的床伴带回去让家里人认识吧。

  “南风,开车。”

  南风的手指紧了紧,突然凑过身子,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就让我跟着去吧,总监,我会好好听话的,你就说我是你的助理也行啊,见不到你,我肯定会想你的。”

  奇迹般的,傅雪雅竟然觉得自己被对方撩动了,心里有些甜,也有些温暖,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你走了,谁给我照顾毛毛?”

  南风的突然将脑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蹭蹭后,声音温柔的开口。

  “昨晚我已经打电话给穆凌了,凌晨三点的时候,我起床给闹毛毛做了很多顿餐,大概三天的量,用保鲜膜裹住,放进冰箱了的,穆凌会帮我照顾它的,总监,让我去吧……”

  傅雪雅差点儿就答应了,毕竟一个软萌又帅气的男孩子给你撒娇,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够把持的住,她将视线投向了窗外,努力忽视在自己肩膀上蹭着的脑袋。

  “南风,不行,开车,我要迟到了。”

  南风没有说话,突然安静了下来,最后将人一把抱住,闷闷不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抑郁。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

  他小心翼翼的又问了这么一句,傅雪雅的理智瞬间崩塌,咬咬牙。

  “好,你跟着我去。”

  南风的眼前瞬间开满了花一般,马上加了一张票,在傅雪雅的脸上又印了几个吻,这才满心欢喜的开车上路。

  傅雪雅一脸郁卒的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突然觉得自己也许是魔怔了,怎么能把这个人带回家呢,要是家里人问起来,她该怎么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