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雪雅篇)第一千零二章 完全没底限
  傅雪雅的身子瞬间就僵硬了,脸上刻意伪装的笑容也一点点的淡了下去,她以为自己可以淡定的和这个人聊天的,可是现在,只是看到对方的脸,她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瞬间就消失殆尽。

  “总监。”

  南风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手心,她瞬间回过神来,嘴唇淡淡的抿了一下,缓缓垂下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抬起头。

  萧琴歌已经朝这里走过来了。

  与此同时,周围不少人也把视线聚焦到了这路里,毕竟当年的事情闹得挺大的,虽然大家的嘴上不说,但心里多少有些好奇这几个人之间的纠葛。

  萧琴歌并没有过来他们的面前,走到一半的时候,被宋九月叫住了,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萧琴歌的手一直把上官艺搂着,偶尔和对方对视一眼,满满的都是爱意。

  “三哥,你晚上留下来吃饭吧,萧家和傅家的人好不容易到的这么齐。”

  宋九月说了这么一句,知道今晚是有个小型聚餐的,眼角余光偷偷的看了傅殃那里一眼,没有看到傅雪雅的脸上有其他表情,也就稍微安心了一些,这样就好了,毕竟都是陈年旧事了,总不能大家都小心翼翼的避开这个问题。

  “小溪呢?”

  小溪是萧琴歌和上官艺的孩子,已经五岁了,和果果古灵精怪的性子相反,对方很文静,也不怎么喜欢这些聚会,每次都是人快走完了,才磨磨蹭蹭的出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孩子,恐怕又躲到哪个角落里玩了。”

  萧琴歌笑着这么说了一句,放在上官艺腰上的手突然往下滑,握住了她的手心,轻轻挠了挠,两个人会心一笑。

  不一会儿,老爷子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来了,满脸的红光,虽然已经是八十岁的高龄,但是身子骨依旧健朗。

  他的旁边是萧家的老爷子,还有魏老,这三位巨头这么一站,周围的人哪里还敢大声说话,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这要是稍微得罪一个,以后在洛城恐怕也别想混下去了。

  傅将生摆摆手,示意大家好好玩,他和旁边的这两位都已经老了,对这些热闹的场面实在喜欢不起来,不过晚辈给他办了这个宴会,他又怎么能不来转一圈儿。

  “走吧,我们继续去下棋,让这些年轻人自己玩,我们三个人在这里,恐怕大家都放不开。”

  傅将生对着旁边的两位这么说到,三人很有万默契的边走便讨论刚刚的棋局,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他们三个人一走,现场的温暖几乎是瞬间就回暖了,不少人悄悄松了一口气,很多人活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三位巨头在一起的,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来参加宴会的人陆陆续续送上了自己的礼物,一直到很晚了,才从这里离开。

  傅家的下人将大厅收拾了一下,长长的餐桌被人搬了出来,一盘盘精致的菜肴被端上了桌,大家纷纷围了过来。

  这么一看,才发现家族的人是真的多,糖糖和果果挨着自家爸妈坐着,撑着下巴把南风盯着,似乎要盯出一个孔似的。

  南风的嘴角扯了一下,他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因为这两个小孩子的目光太炽热了,特别是那个小女孩,似乎是在估价一般,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变成了商品。

  “小姑,你刚刚说和小姑父练习人工呼吸,你们练完了么?”

  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宋九月他们瞬间看过来了,视线暧昧的在傅雪雅和南风的身上转了一圈儿。

  傅雪雅的脸上爆红,刚刚被果果发现以后,她还特意回去换了高领的衣服,就是怕大家发现她脖子上的痕迹,毕竟在座的都是老油条,怎么会不知道那些红色暧昧的东西是怎么来的。

  不过现在果果这么大声的说了出来,她瞬间觉得那高领衣服白穿了。

  “果果……什么人工呼吸……别……别胡说。”

  她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因为萧琴歌就在她的对面坐着,对方要是听到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想她,可是转念一想,人家的妻子就在那里,怎么会注意到她呢。

  果果龇牙笑了一下,视线又转到了南风的身上,看到对方的脸色都没有变一下,想着这人的段位应该蛮高的,微微一勾眼角。

  “听说这些大哥哥是小姑包养的小白脸,我想知道是怎么标价的,是按斤卖吗?还是按……次呢……”

  按次……

  傅雪雅懂了对方的意思后,立即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差点儿把肺都给咳出来了,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家的哥哥,这孩子小小年纪懂这么多,全都是大人教的。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傅殃的心里也早已经惊涛骇浪了,这个孩子到底是外面学会了什么。

  “啪!”

  他手里的筷子狠狠的放到了桌上,声音很大,眼神一顺不顺的盯着自家女儿,咬牙切齿的厉害,红莲就是这么教育他的孩子么?真是过分。

  “果果,那些东西是谁教你的?”

  果果看到自家老爹发火,吓了一大跳,立即端正了自己的态度,变得乖巧起来。

  “老爸,我也是去了澳门赌场,里面的人这么问兔女郎姐姐的,那些小姐姐长得好漂亮,那腿又长又白,胸还特别大。”

  果果越说越兴奋,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家老爹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了,正当傅殃打算爆发的时候,旁边宋九月夹了一筷子菜放进了他的碗里。

  “老公,你跟小孩子生什么气,果果说的很对啊,那赌场我去过,里面的兔女郎确实很漂亮,果果只是把自己看到的说了出来而已,小孩子嘛,哪里会想那么多。”

  傅殃心里的气瞬间就就消了,夹了菜放进宋九月的碗里,脸上变得温柔起来。

  “老婆说的是,吃菜,别饿着了,烫不烫?要喝汤么?我给你盛。”

  一连几句话可谓是甜到发腻,老爷子脸都绿了,这俩恩爱秀的,到底还让不让单身的几人活了。

  萧琴歌的嘴角也抽了一下,他最服气的还是傅殃,完全没有底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