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伊白篇)第一千零十六章 她是责任
  处理好手头的事情,也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他在桌子前坐下,整理了一下面前的方巾,眉头一蹙,那个女人又去哪里了。

  管家爷爷已经老了,记性有些不好,早已经忘了把某人塞进纸盒里的事情。

  “等她吧,估计又是去哪里玩去了。”

  伊白叹了一口气,觉得无奈,她永远都像小孩子一样,总有出其不意的坏点子,对于金钱的追求也丝毫不掩饰,可是他觉得她那小财迷的样子很好玩,很可爱。

  等了大半个小时,依旧没有看到人,他开始给对方打电话,不过这才尴尬的发现,他竟然连对方的电话都没有,管家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

  “坏了,王子,王妃提醒过我,让你回来后一定记得去卧室,说是给你准备了东西。”

  伊白一愣,反正那个女人还没有回来,他就先去看看准备了什么东西吧,起身去了二楼。

  老管家这个时候也很自责,不过他也不好去打扰,毕竟按照王妃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应该是两个人的二人世界才对。

  伊白去了二楼,看到一个很大的纸盒,粉色的,上面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嘴角微微勾了一下,倒是有心了。

  他正打算伸手去打开盒子,不过隐隐的,能够听到轻微的鼾声,嘴角抽了一下,将那盒子掀开了一条小缝儿,果然看见那女人在里面睡着了,双手放在脸的旁边,典型的婴儿的睡姿,很可爱。

  他弯身将人抱了起来,视线在对方的浑身上下扫了一遍,这身衣服还不错,这人倒是有心了,刚打算把人放在床上,嘴唇就被人堵住了。

  接着是领带被人狠狠一扯,整个人都跌到了床上。

  他的脸碰触到了梦沙的额头,这才发现对方竟然在生病,眉头蹙了一下,用被子将她捂着,然后叫了医生来。

  医生一本正经的给对方开药,不过那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朝着梦沙的脖子望去,最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自家王子,年轻人啊,果然不懂得节制。

  “只是感冒引起的发烧,现在是换季,稍微不注意就会这样,春季还是挺冷的,希望王妃能够多多注意身体。”

  伊白点点头,等到医生走了,他才在床前坐了下来,其实他到现在都还觉得这一切是一场梦,因为梦沙的出现太巧合了,在他刚好决定忘掉九月的时候。

  九月结婚,九月幸福美好,九月有了孩子,每个月他都能从国内的报道上搜集到关于她的只言片语,也知道傅殃是把这个人宠到了骨子里的。

  叹了口气,如果他再扒着不放,像什么话,只会让大家都尴尬无比,九月的婚礼他没有去,他的婚礼对方也没有来,像是一种无可言说的默契,可是这种默契,让彼此都生疏了一些。

  如果他放下了,大家心里也就没有心结,最后自然还能在一起,可是现在,那个心结像是扯不开的乱麻一样,折磨着他们彼此的神经,到现在发展成不敢亲近。

  他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人的眉眼,那晚会指到对方,完全就是一个意外,因为跟所有的名媛淑女比起来,她是那么的不起眼,甚至脸上也是带了嘲讽的,也就是这样,他才选中了她,至少这个人不是为了那个王妃子的身份,也不是为了他。

  “咳咳咳……”

  床上的人咳嗽了两声,睁开了眼睛,发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天花板,瞬间就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了。

  不对啊,剧情不该是这么演的,接下来不应该是羞羞的事情么,怎么她什么记忆都没有了。

  “饿不饿?下去吃饭。”

  伊白说了这么一声,先将旁边的药递给了她。

  “医生说你发烧了,需要好好休息,下次不能再胡闹了。”

  梦沙悄悄掀开被子看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穿的兔女郎套装,脸上红了红,这样说来,她的样子岂不是被医生知道了……

  “饿么?”

  伊白又问了一句,伸出手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还是有些发烧,不过这个人已经醒来,证明没大碍了才对。

  “我确实饿了,但是我……我怎么睡着了,我们不是应该……应该……”

  接下来的话她是无论如何都说不下去了,不过这个人应该懂。

  伊白确实是懂了,嘴角抽了一下,这个人的鬼点子就是多,不过不可否认,有对方在,整栋别墅似乎都更有生气了一些。

  “你在纸盒里昏迷了,我把你放到了床上,现在什么都不要管,先把饭吃了再说。”

  梦沙的脸上更红,本来想要兽性大发,把这个人那啥那啥的,结果自己的身体先受不了,竟然倒了……

  心有余而力不足……

  伊白很贴心的让管家把饭菜端了上来,梦沙看到对方递来的筷子,眼眶一红,悄悄把头低了下去。

  过去这么多年,几乎没有人和她一起吃过饭,哪怕她到了大学,也依旧是形单形只的,也许是自卑吧,买东西总是精打细算,一个月吃一次肉,剩余的钱,全都用来买画具了,至于她的化妆桌上,永远只有一瓶洗面奶。

  和那些精致的女孩子比起来,她真的活的太糙了,可是这个人从来都不嫌弃,也没有露出异样的眼光。

  她对于钱的追逐,几乎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所以才会把那些价值连城的珍珠做成翅膀,背在背上,可这个人依旧没有说什么,就好像她做什么,都是对的,正常的一样。

  “我知道你的家庭,这没有什么,我也不是一出生就在王室待着,以前也去过乡下农村,不过我家的人对我很好。”

  “嗯……”

  梦沙淡淡的点着头,这件事她倒是没有听谁说过,这算是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么……

  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一直沉默的吃着饭,伊白偶尔给她夹菜,只是他的温柔,都带了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在里面的。

  几天以后,梦沙总算知道是什么了,伊白不喜欢她,对她没有爱意,他有的只是责任,只是想要把她照顾好,他在履行作为丈夫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