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红莲篇)第一千零十九章 下药
  果果的大名叫傅晓语,这些年她和自家干爹走得很近,但是一直有个问题让她很困惑,就是干爹到现在,都还没有女朋友。

  干爹已经三十五岁了,平常的男人,哪个不是膝下有子,手边有娇妻的,但是他倒好,这些年完全过起了佛系生活,连女人的手都没有牵过。

  晓语急坏了,觉得干爹的终身大事就交到她的手上了,她每天都在物色人选,最后总算是敲定了一个。

  她的这些小动作,红莲都是不知道的,他已经在G市定居下来了,不过每年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外面跑着,只是世界的每一处美好的地方,他都去看过了,看来看去,似乎也就那个样子。

  他已经接管了秦家,现在是秦家的家主,而他的哥哥,因为逃避某些问题,这些年一直没有出现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但是每隔一个星期,对方还是会给他打个电话报平安的。

  “干爹,干爹。”

  晓语从外面跑了进来,在他的旁边坐下,一双眼睛眨了眨,最后撑着下巴。

  “干爹,今天是你三十五岁生日,你想要什么礼物,晓语给你准备好。”

  红莲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每年也就这个小丫头记得他的生日了,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眼神宠溺。

  “你准备什么我都会喜欢的。”

  “真的吗?”

  晓语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她从厨房端来了两杯鸡尾酒。

  “先祝干爹生日快乐,你不喜欢零食,蛋糕我就不准备了,我的礼物待会儿就到。”

  红莲没有多想,伸手接过酒杯,喝了下去,眼神继续把手里的报纸看着。

  他虽然三十五了,但是看着一点儿都不老,反而是那种成熟的魅力,更加吸引人,这些年想要往他身上靠的女人并不少,但是他知道,再也不会遇见另一个宋九月了。

  那个雨夜,他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时候,是娇弱的宋九月救了他,把他拖到了干净的地方,那个时候他在想什么呢,他还是小孩子,但他知道,他想娶她。

  迷迷糊糊的时候,他问过对方,愿不愿意嫁给他,他会对他好的。

  “嫁是什么意思?”

  “我们一辈子在一起,我长大了会保护你,宠着你的。”

  “那你会给我买零食,会给我梳头发么?”

  “会的。”

  女孩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带着几分雀跃的声音响起。

  “那好,你等我二十岁,我就嫁给你。”

  童言无忌,他却相信了二十几年,嘴角扯了扯,将报纸从膝盖上拿开,放在了一旁。

  不知为什么,他感觉身子有些燥热,嘴里也渴的要命,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空杯子,眉头蹙了一下,也没有多想,拿过清水喝了起来。

  而晓语趁着这个机会,已经去了门外了,外面有一个打扮的很精致的女人在等着,看起来是个学生模样的人,眼神干净清澈。

  “药已经下了,你进去吧,今晚一定要让我干爹舒服,钱我不会少给你的。”

  女人点点头,其心里也没底,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她缓缓推开门,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知道就是今晚的男人,狠狠的呼吸了一口,才走了过去。

  她在旁边坐了下来,这才看清了对方的样子,很好看,这种好看程度,让身为女人的她都有些自行惭秽,只能默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思考良久,才将一只手探上了他的大腿。

  “果果,别闹。”

  红莲的眉头蹙了一下,以为是小丫头又在胡闹了,没有说话,静静的靠着沙发,他的身体里似乎有一头野兽一般,在剧烈的撞击着,这种撞击让他的浑身燥热不堪,迷迷糊糊感觉到旁边有些清凉,那清凉缓缓靠了上来,最后在他的脖子上游移着。

  红莲的眉头一蹙,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连忙抬头看着旁边的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眼睛和小鹿一样,透着几分惶恐不安。

  “果果让你来的?”

  因为身体的异样,他已经猜出一些问题了,又看到旁边的女人,自然知道自己这是被人下药了,嘴角抽了抽。

  “你走吧,我不需要。”

  女孩子瞬间就僵了,一定是她的技术不够好,惹人嫌弃了。

  “对不起,我也是今天才入这行的,因为傅小姐已经给了钱,接下来的事情是我的义务,请你不要拒绝。”

  红莲的脖子一偏,避开了对方凑上来的嘴唇,眼里闪过一丝恼怒,但想着人家姑娘也不是有意的,咬咬牙,坚守着最后一丝理智。

  “走……”

  他的声音带着两分沙哑,看着像是压抑着极大的欲望,额头也溢出了汗水,拳头在一旁紧紧的握着,最后叹了口气。

  “小孩子胡闹,别管她,那钱你要是需要就拿着,出去吧,别让我生气。”

  女孩子的心里一震,她知道这次下的是什么药,那种药很猛烈,面前的人到底得有多大的毅力,才将自己控制住,她也有些触动了,起身后,想到什么缓缓扭头。

  “先生,你有喜欢的人了是么?”

  红莲咬唇,眼里已经有些猩红,但还是存了一分理智的,淡淡点头,闭上眼睛不再去看对方。

  “她很幸福。”

  女孩子说了这么一句,径直走向了门口,开门的时候,还是有些惋惜的。

  她觉得这个人很有教养,至少和她不是一个等级的人,他是高岭之花,可望不可即,如今自己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觉得很满足了。

  傅晓语还在外面等着,看到女孩子这么快就出来了,眼里闪过一丝怔愣,最后蹙起了小眉毛。

  “我干爹的持久力这么差么?不可能啊,这些年他一直坚持健身,我看过他的身材,整整八块腹肌……”

  她说了一大堆,看到女孩子脸上的失落,想到什么,顿时明白了。

  “干爹拒绝你了?”

  看到对方点头,她叹了口气,挥挥手,立马让人来把女孩带走了,钱一分不少的给了对方。

  不过这个时候,她却是不敢进去了,干爹一定知道那药是她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