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红莲篇)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红莲消亡
  “宋九月,再见。”

  他淡淡的挥手,上了外面停着的车。

  不带走一片云彩,此后也再没有回来过……

  宋九月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红莲上了飞机后,冰激凌已经化了,他找来空姐,要了一个勺子,将化掉的冰激凌一口一口的吃掉,吃到最后,眼眶通红,看着外面的朵朵白云,眼泪毫无征兆的就流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就是觉得难过,这冰激凌有多甜,就越发显得他的内心是多么的凄苦,他时常做梦,梦见宋九月结婚的那天,红毯遍布,那个人一身洁白的婚纱,是那么的美丽,可也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梦见自己去抢亲,可宋九月满脸泪水的看着他,说感情不能勉强,希望他能放过她。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放过他,依旧在心里记挂着,想着。

  飞机停下来后,他下了车,回了别墅,他看着夕阳,发了一下午的呆,最后出门去了岛上的药店,买了一瓶安眠药,他知道自己的结局在哪里了。

  晚上八点,他看到那条被精心打扮之后的流浪狗,伸手在它的头上抚了抚,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月月,乖,以后只能让别人来照顾你了,你不会怪我吧?”

  月月没有说话,心情很低落。

  红莲将一瓶安眠药打开,用杯子盛了一杯温开水,看着着密密麻麻的药片,陷入沉思。

  良久,他似乎豁然开朗了一般,拿出电脑,开始写信,这封信是给宋九月的,他要走了,对这个世界毫无挂念,这些年他活的很累,其实他一直都有抑郁症,因为家庭,因为爱情,他的抑郁症似乎更严重了一些。

  他边写,眼眶便红了,手指也哆嗦起来,最后按着心脏的位置,很疼,似乎有一把小刀在那里肆意的割着,他觉得难受极了。

  好不容易平复后,他又继续写,把这些年的感受通通写了出来,最后将邮件选择了定时发送。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狗狗,又给自家哥哥写了一封,眼眶依旧是红的,最后他将电脑一关,拿过旁边的一把药片上楼。

  卧室的房间很好,推开窗户,能够看到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可是他厌倦这些美丽的风景了,这些年他活的和行尸走肉没有区别,灵魂早已经死了,死在被关进秦家的那一天,也是宋九月结婚的那一天。

  他将五十几片药放进了嘴里,艰难的咽了下去,最后拿过电脑,开始把连载的故事发上微博。

  这个结局也是万千网友都在等待着的,作者说最多一天就能出结局了。

  其实这个结局,红莲之前就已经画好了,现在只是润色一下,然后发了出去。

  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这个结局,哭了出来,原来男主角有多年抑郁症,原来是女主把他拉出了痛苦的深渊,原来他这些年过的不快乐。

  故事的结尾,是男主的孤零零的坟墓和一行文字。

  ——吴越的山川我都走遍了,可我再没有遇到一个让我心动的人。

  网友们坐在电脑前发呆,有的人趴着哭了出来,很想问问作者,那女主知道男主的抑郁症么?

  可是几十条评论,作者没有回复一条。

  红莲的一只手捂着胸口,绞痛,最后他躺在了床上,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知道自己要与这个世界告别了,可是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的惶恐,他满是解脱,觉得松了一口气。

  月月在旁边焦急的叫着,可是无济于事,它只是一条狗,它不理解死亡。

  ……

  黑夜过去,清晨来临。

  月月跳上床,去嗅着这个人,最后只能焦急的转圈圈,在一旁蜷缩下来,眼里淌出了几滴眼泪。

  秦墨湛一直觉得很慌乱,那种慌乱说不清道不明,最后他出门,去了红莲的别墅,别墅的客厅里没有人,他唤了几声,没人答应,最后又去了卧室。

  推开门,那个人安静的睡着,阳光打在他的身上,莫名的美好,秦墨湛的脚步顿了一下,发现旁边的红瓶子和空杯子,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最后扑了过去。

  “红莲?!你醒醒!!红莲!!!啊!!!”

  他的声音撕心裂肺的,最后跌坐在一旁,似乎是不相信一般,挣扎着起来,手抖的探向了对方的鼻尖,一片冰凉,没有任何生命特征,对方身上的温度都已经没有了,像是一具精致的娃娃一般,那么没有灵魂的躺着。

  秦墨湛趴在他的身上哭了起来,哭的声嘶力竭,最后眼睛都肿了,好像他的人生突然就没什么期待了一般,那么的暗淡,没有光彩。

  “你等我,我马上来陪你。”

  他流着眼泪说道,可是手机传来了提示,他收到了一封邮件,当看到是谁发来的以后,他迅速打开,一行一行的看着那些文字,最后将头埋在膝盖上,更加用力的哭了起来。

  你怎么能这样呢……

  红莲,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他哭着,最后起身看着床上早已经冰冷的人,他不敢伸手去试探对方的温度,他知道他已经到了另一个国度了,这世间如此美好,他却一下兜都没有留念,这么决然的奔赴了死亡。

  良久,秦墨湛才伸手,将红莲扶了起来,眼泪不受控制的又流了出来,他在他已经冰冷的侧脸上亲了一下,最后叫来几个当地人,把人放进了冰棺里。

  再好的冰棺,尸体都会腐烂的,他不希望红莲腐烂,思索良久,最后送去了火葬场,直到捧住红莲的一坛骨灰,他才似哭似笑的扯着嘴角,抱着这坛骨灰回了红莲的住处。

  他给月月喂了狗粮,伸手在它的头上摸了两下,最后把骨灰坛抱着,坐在沙发上发呆,是他大意了,这些年没有注意到红莲的情绪,原来他一直都有抑郁症么……

  可是这世间,什么问题都可以慢慢解决,对方为什么要选择这么决然的方式呢。

  红莲,大概就如他的名字一样,他在的时候热烈似火,他走的时候,悄然无息,唯有他的爱,那么无私的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