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萧琴歌篇)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倾诉
  萧琴歌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深夜了,他拿过一根烟点燃,去了阳台上,夜晚的萧家堡很美丽,像是这个城市最尊贵的一角,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光辉。

  上官艺已经睡着了,小小的一团,在床上蜷缩着,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他知道,上官艺看着虽然强大,但是她的内心是一个小女人,因为这些年自己的逃避,已经给她造成了伤害。

  他们之间始于什么呢?现在细细算来,相当于是网恋吧……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堂堂萧家少爷,竟然会有网恋的一天,他思恋妹妹,思恋到疯狂,可是找了那么多地方,每一次都是深深的失望,像是病急乱投医一般,下载了那个软件。

  那是一个交友软件,不过和普通的打着约p为目的的软件不一样,上面相对来说比较干净,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空间里分享生活,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上面的是你的真实人格。

  因为看到上官艺写的故事,他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便有了第一次对话。

  他到现在还记得上官艺写的内容,大多是对生活的抱怨,像是一个喋喋不休的孩子一般,她的故事煽人泪下,很感人,她在首页里说过,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他主动打了招呼,这一聊,就像坏了的水龙头一样,根本停不下来,他越来越恐慌,像是什么东西已经偏离了控制,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去了一样。

  所以他害怕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也早早的为自己的人生做过规划,不过这种规划中,可没有什么女人的出现,所以对于上官艺,他是拒绝的。

  他逃的仓惶,像是一个迷了路的孩子,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会后悔,所以中途给他发了一张图片,图片的角落里,是他的一串电话号码。

  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有那个想法,所以需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好好确定一下,最后他告诉她,要卸载软件了。

  萧琴歌想到这里,只觉得好笑,自己竟然也有这样的一天,像是第一次谈恋爱一样,不过想到这里,他的眼里闪了闪,似乎他就是第一次谈恋爱啊,毕竟在这之前,他的周围没有出现过什么女人,所以才会那么恐慌。

  手里的烟已经燃尽,他看了一下天空,发现今晚的天空异常的漂亮,像是被雨洗过了一样。

  “老公……”

  他听到里面传来的呓语,马上将手里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转身进了屋,看了一眼床上,发现上官艺并没有醒,看来是做噩梦了。

  他去洗手间将身上的烟味儿洗干净,这才去了床上,将对方搂住,嘴角勾着,没有说话。

  “老公,幸亏你来了。”

  上官艺呓语了这么一声,开始啪嗒啪嗒的掉眼泪,睫毛都被润湿了。

  萧琴歌觉得有些心疼,连忙拿过纸巾给她擦着,知道这个人是做噩梦了,最近她一直都在做噩梦,睡觉也不安稳,所以每次,只有等对方睡着以后,他才能开始睡觉。

  “别哭了。”

  他擦着她的眼泪,放在嘴里尝了一下,是咸的,恍惚间一双手搂住了他的腰,接着扣子就被人一颗颗解下了。

  他抬眼,对上一双清亮的眼睛,在黑夜里,像是一颗亮着的星星,吻炽热又缠绵,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粗重。

  “你不睡了么?”

  萧琴歌将对方压下,问了这么一句,看到对方眼睑处的黑眼圈,只觉得心疼,到底是是什么事儿,让她这么些年都过不去呢。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我们已经结婚了,是夫妻,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

  上官艺的眼神有些闪躲,她看了一眼天花板,又看了这个人一眼,她沉睡的很深的记忆苏醒了,以前总是刻意遗忘,可是最近也不知怎的,她竟然想了起来,所以夜夜做噩梦,总是不得安宁。

  “我说过我是私生女,我是上官韦庄的女儿,也就是洛城上官家,我妈在很年轻的时候,贪图上官家的钱财,所以选择做了上官韦庄的情人,上官韦庄的年龄,应该和我外公差不多,我妈自然耐不住寂寞,又加上我们一直在国外,从上官家回了洛城以后,我妈在这方面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在她的房间过夜,后来也许是收心了,她带了一个人来我的身边,说是和上官韦庄要断联系了,打算与那个人结婚,两个人开始同居。”

  上官艺说到这里的时间,拳头紧了紧,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堪的事情一样,深深呼吸了几口,才又睁开眼睛,缓缓往下说着。

  “不过那段时间,我妈依旧拿着上官韦庄打来的钱,我看得出来,上官韦庄对我们母女俩还是有心的,不过他不知道,他的情人用他的钱养男人,那个男人没什么本事,花言巧语倒是厉害,趁着我妈出门的时候,把主意打在了我的身上,他给我下了药,我极力反抗,后来我妈来了,我本以为她会救我,但是并没有,我妈觉得是我勾引了那个男人,冲上来给我两个耳光,说我不要脸,连自己的继父都不放过,那晚上我被打怕了,身体本能的抗拒这些记忆,所以后来混娱乐圈的时候,我忘了这些。”

  萧琴歌没有说话,一直静静的把她抱着,偶尔拍拍她的背,算是安慰。

  “别说了,都已经过去了。”

  他的声音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自然知道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也难怪这个人最近总是做噩梦。

  上官艺的手紧紧的把被子捏着,想到什么,嘴唇抿紧了一些。

  “我不是故意把这些负能量告诉你的,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也不好,洛城那边是不是出事了?”

  她试探性的问了这么一句,自己也没有底,她记得这个人半夜三更接到了电话,电话那边是宋九月撕心裂肺的哭声,想来洛城应该是出事了的。

  “你和小月都是我的亲人,我很在乎你们,你们伤心难过,我也不会好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