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萧琴歌篇)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灵活的脑袋
  上官艺听到他这么说,知道洛城应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的,眉头蹙了蹙,也就暂时把自己的情绪放在一边。

  “出了什么事儿了?我看宋九月好像哭的很伤心。”

  她从床上爬了起来,认认真真的看着这个人,萧琴歌摸着她的头,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我们也帮不了她,知道红莲么?红莲吞了安眠药,已经走了,红莲喜欢小月很多年,帮过她很多,这份感情爱而不得,小月肯定会自责的。”

  上次傅家的宴会上,她是见过红莲的,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吞安眠药呢,他活的那么肆意张扬,比大多数人都成功,怎么会吞安眠药呢。

  “那你要去洛城么?”

  萧琴歌摇摇头,小月哭的很伤心,但是他知道,没有人能够帮得了她,除非红莲复活,可是一个被抑郁症折磨了这么多年的人,死亡对他来说,是最好的解脱,哪怕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依旧会这么选择的。

  “小月需要时间,我们谁去都没用,睡吧,乖。”

  他安抚着这个人,想着上次见到红莲时,他还在感叹,原来传说中的杀手之王是这副模样,那张脸,哪怕放在帅哥云集的娱乐圈,依旧是上上乘,他知道喜欢而不得很难过,在听说他吞安眠药后,他以为是为情所困,不过在听说了抑郁症后,也就能够理解了。

  现在的人对抑郁症理解的并不是很多,也很容易忽略它带来的痛苦,抑郁症的人无时无刻不在怀疑自己,他们觉得活着就是最大的悲哀,所以红莲会选择这条路,他并不奇怪。

  只是觉得可惜。

  他的眼里黑暗深了深,将旁边的人抱着,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就那样看着天花板,一直睁眼到天亮。

  时间刚过七点,房间的门就被人打开了,一个身影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大概是害怕发现,整个人宛如一只猫一样。

  萧瑾溪抱着一个大大的玩偶,看到自家爸妈还在熟睡,也不敢打扰,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一双眼睛把他们看着。

  萧琴歌本来就没有睡着,刚刚也只是假装闭上眼睛,就是想看看这个人要做什么,不过意识到对方就那样坐在椅子上把他们盯着时,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萧瑾溪,你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

  萧瑾溪听到后,眼里闪过一丝亮光,连忙跑了过来,脱下鞋子上床。

  “爸,你醒了,妈妈今天还要去拍戏么?”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妈妈是个大明星,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对方主演的电视剧和电影,她的粉丝很多,光是微博上的,就有六千万,是现在最炙手可热的女明星。

  “嗯,你妈妈待会儿还要去剧组,别说话,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萧琴歌伸出手指,在她的脸上捏了捏,这孩子的脸蛋白里透红的,看着像是剥壳的鸡蛋一般,让人爱不释手。

  “好吧,爸爸,我去的幼儿园里,大家都想要妈妈的签名,也不知道谁把我的家庭信息透露出去了,现在他们每天都让我带签名去学校。”

  萧瑾溪上的是贵族学校,平时都是保镖接送,偶尔萧琴歌会亲自接送,听到自家宝贝女儿嘴里的怨念,正打算开口说话,旁边就响起了一个声音。

  “小溪,这件事你应该告诉妈妈呀,你的班上有多少人,待会儿我就写好签名,你给他们拿去吧。”

  上官艺已经起床,正在扎头发,扭头看到盯着自己的四只眼睛,心里一阵柔软,醒来能看到自己的爱人和宝贝女儿,果然很幸福呢,昨晚把心里郁积的事情吐出来以后,心情果然好多了,整个人都轻松了一些。

  “妈妈,我的班上有三十五个人,辛苦你了,我会画朵花花奖励你的。”

  萧瑾溪最近迷上了一部连载的漫画,不过知道是个悲剧的结局后,已经伤心好几天了,原来男主有抑郁症啊,最后就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墓陪着他。

  她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但是能让一个成年人自杀,想来是很可怕的东西吧,可惜她以后,再也看不到对方的画了。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满是失落,最近她也在尝试着画画,并且给那位作者画了好多金色的向日葵,因为他说过,他是世界是阴暗的,没有光亮,她希望那些向日葵,可以照亮他的路。

  上官艺拿过便签纸,在上面挨个挨个的签名,嘴角一直带着笑意,几丝头发从耳旁略了下来,画面很美好。

  萧琴歌起身,将她的头发重新撇在了耳后,想到什么,声音带着一丝酸意。

  “有了小溪以后,你似乎对我冷淡了不少,上官艺,你还有什么话说?”

  上官艺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没想到这个男人连孩子的醋都吃,手上微微停顿,正打算开口,萧瑾溪却在一旁说话了。

  “爸爸,我是妈妈的一块肉,她肯定更喜欢我一些呀。”

  萧琴歌挑挑眉,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我认识她的时间比你长,你说她更喜欢谁?”

  萧瑾溪似乎被问住了,脸上闪过一丝为难,可又不愿意承认妈妈更喜欢爸爸一些,眉头蹙了起来。

  看到这个场景,上官艺只觉得好笑,两个人当着她的面争风吃醋,还真是……可爱。

  她低头,继续在便签纸上签名,然而自家女儿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彻底愣在那里了。

  “爸爸,我从出生就认识妈妈了,你可不是。”

  这句幽幽且稚嫩的话,狠狠的还击了萧琴歌,萧琴歌也没有想到,自家女儿的思维竟然这么好,不免觉得好笑,扭头看了一眼上官艺,发现对方也有些震惊。

  “看你生的好女儿。”

  萧琴歌说了这么一句,听着像是抱怨,然而脸上却是一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

  上官艺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将三十五张便签纸交给了萧瑾溪。

  “你和爸爸都是妈妈最重要的人,我很爱你们,离开了谁都不行,别争了,快去洗漱,然后去学校吧,妈妈也要去剧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