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血狩穹苍 > 第一百五十章 霸剑盟
  青石岭地处大周朝的西边,又有着得天独厚的交通便利,所以这里时常能看到、吃到大周朝里所没有的外来食物。 X 23 U S.C OM

  比如现在吴召娣吃的青菜叶,据说叫作莴菜,生脆而又多汁,夹在烙饼里吃起来有着特别生香味。

  何乐也是尝试几样新鲜食物,感觉都很新颖,若是引入大周朝当然好。就是不知这样的荒年适不适合生长,尝过之后何乐也没太多去思考,毕竟他不是农业方面的专家,想法再多没有实践能力只会化为空谈。

  他知道自己最能做好的事是什么,所以专心努力的去做。

  吃完几道新鲜菜肴后,何乐将碗碟堆成品字型,再将筷子横放在上面。摆完之后还用手指沾水在桌上写个口字里面还加了个叉,然后看向窗外的街景。吴召娣原本还想去摆好,却被何乐阻止。

  小二来收碗碟时愣了愣,然后低头将碗碟收走,等再来时放下一块连着钥匙的木牌子。木牌子上刻着甲东一,看来是这酒家的房间。青石岭集市上这样的酒楼也很多,前面是酒楼,后面还有客房。像这样的甲字房通常是最好的,一般店家都会留给熟悉的客人,并非有钱就能住到。

  到现在吴召娣才大概看明白,想来何乐是事先有安排,所以才会刻意将碗碟摆成特定形态。

  何乐也不客气,拿过木牌就往酒楼后面走。在酒楼后面是处修得极幽静院落,院落里盖有七八间独立的小屋,其中几间的锁已去掉,想来是住有客人。何乐走到东边第一间,门上也挂着甲东一的牌子。拿铜钥匙将锁打开后,房间里透出一股茉莉花的香味,就在房间的中间圆桌上,插有一束新开的茉莉花。想来酒家每天都有来收拾房间,即便是没有入住客人时。

  何乐对此并无特别的感觉,反而是吴召娣的女子心态更浓烈,在长时间被压抑后突然在安逸环境下被释放出来。只见她三两步跑到圆桌前,深深吸了口花香入腹。

  “休息一下,晚上会有事做。”何乐原本不打算带她,但想来还是带上的好。就以她作为事主,这件事才能在江湖上了结。虽说有风险,毕竟有可能遇上超十品的高手,但江湖儿女哪有那么多矫情。

  “嗯。”吴召娣难得温柔一次,把何乐吓得够呛。

  还好吴召娣是粗线条女孩,根本就不会在意何乐在想什么,她只是在做她喜欢做的事。

  待到晚上,两人吃过饭后,小二放下一个信封就离开。何乐等他走后才拆开信封,里面除了信就是五张银票,面值都是五十两的。何乐抽出四张银票交给吴召娣,算是将她当成管家用。

  “这是?”吴召娣没想到何乐会给她银票,原以为今晚去抢霸剑盟的人,他们那自然也会有不少银两。

  “忙完这边的事还要去芷川,这钱是用来买马匹的。那马车就不要了,所以银票只是暂时放在你那里。”何乐也不怕气死她,他就是要磨去她的个性,这样才好放在地匦局中做事。不然以她冲动性格,迟早会出事。

  “哦……”吴召娣委屈的应了一声,情知自己恐怕是难逃魔爪。但看在他要去杀霸剑盟的人,她决定暂时忍忍。

  等到戌时三刻,何乐才带着吴召娣走出酒楼,沿着一排歇业的商铺潜行几百米,这才进入一间规模极大的酒家。与他们此前住的酒楼相比,这里要大上几倍,不仅外面吃饭的地方就有三层楼,可供住宿的房间更有上百间。

  霸剑盟的人是五天前在此订下十间房,现在已有三十二人入住。实力如何就不得而知,只知霸剑盟的盟主苍阔海暂时还没现身。那位盟主据说是有超十品实力,究竟如何江湖传闻也作不得数。

  唯有知道此次霸剑盟行事极高调,似乎有统率大周朝绿林豪强的意思。

  三天之后会有绿林帮派的会盟,地匦局得消息会有几百人的规模,多是江湖小门派,属于朝廷和青莲教都看不上眼的小角色。也唯有霸剑盟还有点名气,盟主更是传闻实力超十品之上,近年已少有敌手。当然这都是排除掉修行者的因素,毕竟修行者的层次也不一样,他们修的是脱离世俗。

  现在霸剑盟是想聚集力量,成为世俗中第三方势力,既不归于朝廷也不归于青莲教。至于他们是否与叛军有关,恐怕就得问当事人。

  何乐看完地匦局给的最新情报,就知道现在已不是简单的为林远一家报仇,而是可以顺手摘掉一处隐患。

  “一会儿跟紧我,不要乱来,也不要使毒。”毒功最大的问题就是无差别攻击,哪怕自己也难逃被毒药侵蚀的危险。所以江湖上使毒的人通常都长相丑陋,不是他们天生丑陋,而是长年累月与毒物接触对身体造成的影响。所以何乐让吴召娣别用毒,他此去并不是要将对方杀得片甲不留。

  “哦……”吴召娣委屈的想,自己除去毒功什么也不会,还不如不去。现在跟着这个臭人,又算什么事!当然她也不敢说出来,只是默默的在心里腹诽何乐,更想着要不给他一点慢性毒药尝尝?

  何乐叮嘱完就没去管她,而是从酒店敞开的侧门走进去。绕过热闹的前堂,他们来到后面一处院落。这里建有一排两层的客房,正是霸剑盟入住的房间。此刻房间里依然灯火通明,想来他们还在谈论着什么。

  “这里是霸剑盟租下的院子,阁下还请回!”

  何乐刚一脚踏入院落,就有一名年青人闪身出来拦住他。何乐稍作打量,知他只是负责看门的护卫,也不与他费话,往前一闪就将他击晕。因为动作快,所以没有发出半点声息。将此人放在暗处后,何乐继续往里走。整个院落里并没有其他警卫,毕竟这里全是江湖中人,与贪生怕死的富豪权贵自然不同。

  “来来来,喝了这杯酒,咱们继续说。”一名不知喝了多少酒的男子端着酒壶跑出来,拉着何乐就要喝酒。何乐轻轻一推,男子就倒在黑暗中。

  到目前为止院中人似乎还没被注意到他们,整个后院应是在进行狂欢,谁也没注意到有陌生人闯进来。按说本不应该如此,毕竟是身在江湖中,不说随时有危险,但也无法与普通人的清静太平相比。江湖人本就是刀头舔血,刀下走人。要没点警觉,在江湖上也活不长久。

  所以越是热闹,何乐越是警惕。在霸剑盟的资料上,他们也不是一个小帮派,更不是新近冒出的二愣子,而是有几十年历史的老帮派。苍阔海更是二十年前就已经成名,在他手下的败将无数,这才成就霸剑盟的名声。若不是青莲教横空出世,霸剑盟在南方应该能有更大作为。只是青莲教一出就广收江湖中人,更是趁着北方大乱朝廷无力之时攻下西南五州作为根据地,终于将霸剑盟这样的江湖帮派远远甩在身后。

  现在霸剑盟似乎醒悟过来,也想学着青莲教的拉拢绿林豪强来扩充实力,又怎么可能掉以轻心?

  所以何乐走的每步都格外小心,更是将听力与感知力调到最敏感的程度,将当下所有的人都悉数掌握在感知当中。

  一个两个三个……

  三十个活动的人都出现在他的感知当中,没有例外,也没有异常。似乎真的没有设防,只是在简单的狂欢,一如普通的江湖门派,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如果是这样的江湖门派,还真没什么好怕的,顺手灭掉或留下不会有区别。何乐并不嗜杀,他只对该死的人不留情。

  可真的那么简单吗?何乐分明看到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大马金刀坐在院子里,一头披散的乱发,穿着黑色的布衫。相貌称不上英俊,而是有几分阴鸷。此时他正闭着眼睛,似乎已睡着,又似乎在养神。

  何乐是拐过一处假山才发现有这么个人,可在他的听觉和感觉力中却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就仿佛他将自己融入周遭,所以听觉和感知力也无法将他分辨出来。唯有眼睛还是能看到,只是显得特别突兀。

  何乐忍不住将他与窦盛相比,窦盛是个盲人,而且他对世俗缺乏融入感,所以他无论在哪里都不会与世界相融合。而这个男人则相反,他已做到完全的融合。

  “苍盟主!”何乐也不再掩饰,没必要显得自己小家子气。就算是要打要杀,那也是堂堂正正的来。

  苍阔海睁开眼睛,竟然也有精光透出,分明是已经体悟到自然规律的模样。

  在外家功之中,一般的武师靠自己的苦练基本都能修到七品以上,个别的人因为身体条件好而达到十品境界。但并不是说十品就是天顶,还有一些武学奇才,虽不能修炼流,但他们却可以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参悟力量的自然规律,通过武学证道达到超十品的程度。

  当然超十品也是有局限性,那就是依然无法与神蜕境五重及归元境的修行高手对抗,因为那是突破自然规律的程度,与感悟自然的超十品相比意义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