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阴倌法医 > 第九章 伥鬼
  我被老独的样子吓了一跳,“叔,你咋了?”

  老独一言不发,脸色阴沉的甚至有些狰狞,像是要杀人一样。

  顺着他目光一看,却发现他盯着的居然是潘颖。

  大背头本来是想跟过来帮忙,这下可是被吓愣怔了,“独……独叔,怎么……你不认识我了?”

  我站在老独身边,清楚的听到他深吸气的声音,就像是野兽面临敌人的时候,发出的威胁声似的。

  半晌,老独才扭过脸对我说:“这条鱼总算是买对咯。”

  “叔,到底咋了?”

  老独也不回答我,把鱼抢了过去,说:“你们先回屋待着,我去杀鱼。”

  孙禄想帮忙,被他摆手制止:“今儿这鱼,你杀不了!”

  回到屋里,我们仨面面相觑,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约莫等了有半个多钟头,老独才背着手从外头进来。

  他仍是阴沉着脸,径直走到潘颖面前,把背着的手伸了出来,“把这个吃了。”

  不等他摊开手,我就闻到一股鱼腥味。

  等到手掌摊开,却见是一个黏糊糊,黑红相间的团子一样的东西。

  “这是啥?”潘颖说话都带颤音了。

  老独抬起头,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脸色终于缓和了些,声音也不再像刚才那么冰冷:“孩儿,听话,叔不会害你的,把这个吃了。”

  潘颖皱了皱鼻子,为难的看向我。我虽然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却知道老独不会无缘无故做这古怪的事,更不会害她。

  “听独叔的话,吃了吧。”

  潘颖犹犹豫豫的把那‘团子’接过来,闻了闻,嘴角都快耷拉到脚面了,“这……这也太腥了……”

  “吃下去!”老独猛然抬高了声音。

  潘颖吓得一哆嗦,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把将‘团子’整个塞进了嘴里。

  “嚼!使劲嚼!多嚼几口再咽下去!”老独在一旁瞪着眼睛说道。

  单是看,就知道那‘团子’的滋味绝不怎么样,潘颖几次鼓着腮帮子想吐,可慑于老独的‘淫威’,只能是两手捂着嘴,闭着眼睛,眼角挂着泪拼命嚼。

  “我去,这大背头可真够‘爷们儿’的,我看的都想吐。”孙禄小声说道。

  老军瞪了他一眼,低声说:“你懂啥?你独叔这是救她的命呢!”

  想到老军是跟老独一起进来的,我就想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没开口,就见老独忽然蹲在了地上,两只手撑地,仰起脖子,发出“呜……”的一声长啸。

  这次不光我和孙屠子,就连老军都吓得一哆嗦,“我的天爷,这老东西,还真有两下子。”

  我这会儿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顾不上再向老军问什么。

  老独蹲踞在地上,仰天发出的,竟像是狼嚎声一般洞彻天地。

  他就那么一声声的啸叫着,渐渐的,潘颖的样子竟渐渐起了变化。

  这会儿那‘团子’已经被她咽下去了,却见她非但没显得轻松,脸孔反倒比刚才还要扭曲。

  我和孙禄都看出,她这种反应似乎并非因为痛苦,而是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连带的脸皮都皱了起来。

  乍一看,三分像人,七分更像是暴怒的猫脸!

  “呜……嗷……”

  老独再次发出一声长啸,潘颖身子猛一震,跟着脸孔骤然松弛,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却又浑身一抽搐,腮帮子一鼓,弯下腰‘哇哇’吐了起来。

  这一次,她吐出的却是一大滩黑绿色腥臭无比的粘液。

  等她吐的两眼翻白,只剩下酸水,老独才蹒跚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她,喘着粗气对我和孙禄说:

  “过来帮忙,把她头顶的符毛拔下来!”

  符毛!

  我猛一激灵,赶忙跑上前,一手扶住潘颖,一手在她头顶找寻。

  挠开大背头,果然就见她的顶门心,有一小撮黄色的粗硬毛发。

  我咬牙将这撮黄毛拔掉,潘颖立马身子一软,瘫进我怀里。

  我把她扶进椅子里,将黄毛放在桌上,拿起扫把簸箕打扫。

  清扫完秽物,潘颖也缓过来大半。

  “妈呀,可要了我的老命了。”

  潘颖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鼻涕,哭丧着脸看着老独:“叔,到底是啥情况啊?”

  老独眼中精光不再,又变得昏黄浑浊,歪在椅子里,疲惫的说:“你这是撞了仙,被变成伥鬼了。”

  “鬼……”潘颖差点又哭出来,“我又没死,怎么会变鬼……”

  见老独累得说话都困难,我忙让他先歇会儿,回过头对潘颖说:“你不用怕,伥鬼是被控制的人,不是真的鬼。再说,独叔已经帮你除了根了。你没事了。”

  “被控制?被谁控制?伥鬼又是啥玩意儿?”潘颖瞪大眼睛问。

  我是真服了她这刚好了伤疤,回头就不知道疼的劲头了。

  “听说过为虎作伥这个词吧?”

  我咧了咧嘴,干笑着说:“据说成了精的老虎,不光吃人,还能把人变成受控制的傀儡。让傀儡替它哄骗更多的人来供它吃。被控制的人,就叫做伥鬼。为虎作伥,就是这么来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潘颖点着脑袋,忽地又瞪圆了眼睛:“我差点变成伥鬼?怎么会这样?哪儿来的老虎精啊?”

  “别瞎说!”

  老独直起身子,用力摆了摆手,“那不是什么老虎精,是符仙!”

  见潘颖和孙禄都看向我,我低声说:“东北有七十二路野仙,五路邪仙,也有说七十七路野仙的。

  柴胡黄柳青,灰白卯犬灵,孙眉鳞符鸣,蝶白丝螫夜,鼠猬兔狗猫,猴鸟鱼虎鸡,蝶蜈蜘蝎蝙……

  这其中的符,指的就是虎仙。”

  “那不还是老虎精嘛……”见老独瞪眼,潘颖连忙捂住了嘴。

  不大会儿,眼珠子又一骨碌,“真有老虎……真有符仙?哪儿来的?怎么会缠上我的?”

  我和孙禄对视一眼,彼此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也就是潘颖时不时的脑子不在线,才没想到其中的关窍。我俩却已经想到,潘颖中招,十有八九是和桑岚有关。

  难道桑岚是被符仙给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