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5章 凶狠的巡检司
  沈安已经不出摊了,他只是会在晚上带着果果在州桥夜市溜达一圈。

  “哥,吃。”

  果果搂着沈安的脖颈,含着手指头,对夜市的美食垂涎欲滴。

  沈安忧郁的道:“果果,咱们才吃晚饭啊!”

  果果嘟嘴道:“哥……”

  “你叫十声也没用。”

  见哥哥不搭理自己,果果就和他肩头上的花花在嘀咕。

  夜市依旧是人山人海,炒菜的香味到处都是。

  “咦,李兄,你不是在朱雀门那边吗?怎地来了州桥?”

  “别提了,前日来这边吃过一次炒菜,朱雀门那边的都成了猪食……”

  一对男子在唏嘘着,同样的唏嘘在夜市里比比皆是。

  “咦!林公,您不是习惯在樊楼用餐吗?今日这是怎么了?夜市可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一个老头就遇到了自己的对头,对方的讥讽让他有些难堪。

  “你……关你何事!”

  他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他的对头大笑道:“你整日出入樊楼,自以为高雅,今日却和这些平头百姓混迹于此,不嫌弃吗?”

  樊楼就是高雅的代表,普通人都以能去樊楼消费为荣。

  而相对的,樊楼的税收也不少,算是一个纳税大户。

  如今这个纳税大户遇到了难题,高档饮食败给了路边摊,这事儿麻烦了。

  不过这和沈安兄妹没关系,他们正在吃着小酥肉。

  油纸包里的小酥肉还剩下大半,果果拿了一个递给趴在沈安肩头的花花。

  花花这段时日长的很快,沈安每天都会给它一点肉吃。

  它小心翼翼的张开嘴咬住了小酥肉,全程都没有碰到果果的手指头。

  果果摸摸它的头顶,说道:“哥,花花能吃。”

  “以后还会更能吃。”

  沈安不知道花花以后会长成啥样,杂交狗的未来不能预测。

  花花突然咆哮了一声,却是前方来了一群泼皮。

  人群被推开,然后一阵嘈杂。

  竟然有人敢在州桥夜市闹事?

  在包拯出现过几次之后,这里已经成了泼皮们的禁地。

  可这些人还是来了。

  这说明他们的背后有人。

  至少不怕包拯的人。

  打头的几个泼皮面色狰狞,灯火下显得格外的凶悍。

  “沈安!”

  一个泼皮发现了沈安,顿时就惊喜的喊了起来。

  唰!

  夜市瞬间就像是被按下了停止键,所有的声音好似都消失了。

  花花有些不安的看着那些泼皮,然后往沈安的肩头上又爬上去了些。

  果果却丝毫不怕,因为她看到了些什么。

  那些泼皮们狞笑着逼近。

  官面上的禁忌被消除,那么此刻就是他们的世界。

  沈安似乎有些惊讶。

  但他并未后退。

  因为周围出现了很多人。

  一百多个小贩,加上他们的帮工……

  泼皮们愕然……

  这些人手中都拿着‘武器’。

  菜刀、木棍、板凳……

  甚至有人拿着一根杀黄鳝用的‘长矛’。

  泼皮们低下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带武器。

  “你们……小心弄死你们!”

  泼皮们最喜欢的就是威胁。

  把眼神装狠厉一些,把衣襟敞开一些,说话硬气一些……

  这样的泼皮谁不怕?

  可他们却止步不前。

  四周的小贩们在沉默的围拢过来。

  泼皮们有些不安。

  有的双腿开始打颤……

  你们对百姓的力量一无所知啊!

  沈安喊道:“别弄出人命……”

  这个喊声就像是信号,率先动的却不是小贩们。

  四周都是包围,一个泼皮终于崩溃了,转身就开始逃命。

  “饶命……”

  有人开头,马上那些泼皮都四散奔逃。

  现场一阵混乱,狼奔豕突。

  那些小贩挥舞着各自的武器在追击围堵,但是有沈安的交代在前,菜刀都被收了起来。

  可那些木棍和板凳的攻击力却不容小觑。

  惨叫声中,那些泼皮再也不见刚才的凶狠。

  沈安抱着果果往前走,沿途看到两个泼皮被几个小贩打倒在地,双手护着脸部,被踩踏的满地打滚。

  没人和沈安打招呼,就像是没看到他。

  沈安走到了州桥上面,两边的酒楼和青楼灯火通明,二楼探出无数脑袋,在看着这场追击战。

  一个泼皮从沈安的身边飞也似的跑过去,果果惊呼了一声。

  前方的左侧有个摊子,沈安看到了锅贴。

  那个小贩从身后抓起一根柴火,用力的挥击。

  呯!

  泼皮的小腿挨了一棍,惨叫着飞扑出去。

  沈安把果果的眼睛挡住,然后加快脚步过去。

  “哥!”

  在果果有些不满的声音中,几个小贩追了上来,一阵踢打之后,才气喘吁吁的回去。

  “有官人来了!”

  一群巡检司的军士如狼似虎的冲了过来,那些小贩有些慌乱,泼皮们一脸狂喜的喊道:“救命啊!”

  这是他们背后的大佬发力了!

  “跪下!”

  长刀出鞘,被灯火映照的寒光闪闪。

  呃!

  泼皮们愕然发现巡检司的军士们竟然放过了那些小贩,反而是冲向了他们。

  这不对啊!

  我们不是一伙的吗?

  只是一个惊愕的瞬间,冲过来的军士就用刀背让这些泼皮知道为何军队才是帝王最忌惮的力量。

  一个泼皮的肩膀被一刀背劈中,大抵是锁骨断了,那惨叫声就像是狼嚎。

  “哥,怕。”

  渗人的惨叫声让果果有些怕了。

  沈安一边加快脚步,一边捂着她的耳朵。

  前方有两个回来的小贩,沈安单手招招。

  “感觉怎么样?”

  “爽快!”

  “第一次啊!这些巡检司的人第一次偏帮咱们。”

  “好!快看快看!”

  一群巡检司的军士竟然在弯弓搭箭了。

  “跪下不杀!”

  这是京城第一次这般杀气腾腾。

  连小贩们都惊呆了。

  这是啥意思啊!

  沈安却仿佛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他低声道:“告诉他们,每年一百贯……”

  夜市的追逐还在继续,但慌乱已经结束了。

  包拯在看着渐渐恢复平静的夜市,说道:“京城几家巡检司的名声不大好啊!沈安却给老夫出了一个难题,不,应该是让老夫做出选择的难题。”

  沈安和那两个小贩已经说完话了,果果发现了包拯,就低头和哥哥嘀咕。

  沈安回身看过去,对包拯笑了笑。

  很灿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