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6章 邪法
  果果昨夜很兴奋,一直嘀咕着那些泼皮被打什么的,所以早上就醒晚了些。

  “哥……”

  她揉着眼睛嚷着,沈安从外面进来,头上热气蒸腾。

  “小懒猪,起床了。”

  沈安已经在外面跑了许久,果果不满的道:“哥,不理我。”

  沈安三两下帮她穿好衣服,然后盯着她洗漱,最后收拾。

  “花花出来。”

  果果站在门外冲着里面招手。

  花花直立起来,努力的扒着门槛,然后一点点的翻出来。

  果果想去帮忙被沈安拦住了,等花花从门槛上摔下来时,果果就仰头看着沈安,含泪道:“哥,坏。”

  沈安莞尔道:“是和花花亲还是和哥哥亲?”

  果果一下就楞了,然后低头说道:“哥。”

  “哈哈哈哈!”

  沈安大笑着把她抱出来,然后兄妹俩开始晨练。

  对面那对男女才醒来,男子出来说道:“以后早上动静小些。”

  沈安有些愕然,先前他是在外面街上晨练,而他和果果在院子里跑步时,这对男女已经醒了。

  “你什么意思?”

  邻里之间要和睦,沈安也愿意和睦。

  可这对男女从搬来的第一天就嫌弃和沈安兄妹做邻居。

  平时给脸色和说话阴阳怪气的也就算了,现在突然来个莫须有的罪名,沈安觉得不能纵容。

  男子皱眉道:“平时小声些,别闹腾。”

  “你这是……”

  沈安觉得有些好笑:“你这是不食人间烟火是吧?人活着什么动静都别弄出来,您要是觉得我的动静大,那就另外租地方去。”

  果果早上要跑一会儿,可动静真的可以忽略。而后就是吃早饭,早饭后描红学习……

  这样的日子还觉得闹腾?

  沈安觉得这两口子真是奇葩。

  但是他不会给这等人脸。

  男子的面色微冷,说道:“这地方不是一个小贩住的……”

  小贩租不起内城的房子,这是汴梁城最普遍的现象。

  “我乐意!”

  大清早沈安也没啥事,果果是觉得自家的哥哥太厉害,只担心这个邻居会倒霉,然后就带着花花继续晨练。

  男子看着果果在院子里绕圈跑,就难掩鄙夷的道:“哪来的?乡下地方吧?”

  城里的女娃可不会疯跑,那样以后会找不到婆家。

  沈安笑眯眯的道:“你这是教书先生?”

  男子呵呵一笑,“怎么?你也想学习?只是我却没闲暇来教导你。”

  “你教我?”

  沈安笑的很和气,“我就出个题吧,你若是能答上来,那你连皇子也教得。”

  屋里的阿珠扬声道:“官人别理他。”

  男子却自矜的道:“你说说看。”

  沈安问道:“知道太阳为何会发光发热吗?”

  “这……”

  男子一下就被卡住了。

  沈安继续问道:“知道人走路为何要先迈左脚吗?”

  男子下意识的迈出左脚,然后说道:“我却是右脚。”

  沈安不敢相信的道:“你再试试……”

  男子出脚迈步……

  “看看看看,这不正是左脚吗!”

  沈安啧啧称奇的道:“这人连自己走路先动左腿还是右腿都不知道,你说你还能知道些什么?”

  他负手而去,男子呆立原地,然后又试着出脚。

  “官人……”

  阿珠出来了,一出声就打乱了男子刻意想出右脚的打算,然后……

  “你这个……你这是邪法!”

  男子连续出脚都是左脚,甚至还因为刻意想用右脚而差点摔跤。

  沈安回身说道:“你本就是左脚,大多人都是左脚,你这是魔怔了,赶紧改回来。”

  男子一脸惊惶的道:“你会邪法!阿珠,他会邪法!”

  说话间他再次迈步,本想迈动右腿,阿珠喊道:“报官!”

  得!

  沈安不忍心的闭上眼睛。

  男子想出右脚,最后右脚先出去一半,身体里两股力量在相互作用……

  呯!

  果果也不跑了,和花花一起呆呆的看着摔倒的男子。

  那个阿珠和丫鬟也呆呆的看着,然后两人一起看向了沈安,如见鬼魅。

  “这是邪法!”

  “报官抓他!”

  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着,那个丫鬟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她跑到门边时,外面正好进来两个男子。

  “沈安……”

  呯!

  丫鬟被前面那人撞到了一边,正想发火,当先一人却冲着沈安拱手道:“沈安,那边都安排好了。”

  沈安拱手道:“多谢诸位了。”

  来人笑道:“以后和和气气的才好嘛!”

  那男子爬起来,脸上有些青紫,幸而没喷鼻血。

  他戟指着沈安骂道:“你这妖人且等着,阿珠,叫人报官!”

  这两人一阵愕然,其中一个问道:“是何事要报官?”

  男子指着沈安说道:“这人是妖人,会邪法?”

  两个男子一怔,男子继续说道:“刚才他施法,我竟然不会走路了……”

  两个男子都面面相觑,然后都苦笑起来。

  “沈安,那等手段还是别用了吧,不然我们也为难啊!”

  沈安无辜的道:“我只是问他走路是先出左脚还是先出右脚,他说右脚,然后却出了左脚,自己摔了一跤,怪我咯!”

  “罢了,走吧。”

  两个男子无奈摇头。

  那男子就骂道:“还不快去报官!”

  那丫鬟急忙应了,两个男子中的一个却皱眉道:“报什么官?”

  男子的脸上疼痛难忍,就喝道:“关你何事?!”

  两个男子都笑了:“因为我们就是官!”

  等男子验证了他们的身份之后,就怒道:“开封府有包龙图坐镇,你等别想一手遮天!”

  这两个男子乃是开封府的官员,所以闻言不禁就笑了。

  “这开封府……我等确实就是天,你去告吧。”

  沈安听到这话不禁笑了,然后背着花花,抱着果果,顺带还锁了门。

  男子见沈安要出去,就嘶声道:“你这个恶魔,皇家最恨巫蛊,你小心……”

  “住口!”

  沈安霍然回声,冷冷的道:“你家夫妻对我兄妹多有失礼,我不计较也就算了,还敢说巫蛊,这是想找死呢!”

  虽然随着时间的延续,在前朝谈虎色变的巫蛊有些笑谈的意思,可要是真有人去计较,说不得又是一个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