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7章 他就是沈卞的儿子
  大宋的巡检制度有些像是以后的政法系统。治安、消防、边防、区域内的管辖……甚至连捕捉逃兵也是巡检司的责任。

  可以理解成为公安加武警的职责。

  这么一个基层的治安力量,汴梁城内自然是最多,而且分为几档。

  最牛的就是皇城内巡检,还有就是一堆城内城外的巡检。

  这些很牛,但是最贴地气的还是内四厢。

  沈安会集了三十余名州桥夜市的小贩,然后检点了他们采购的东西,算下来约莫有上百贯的价值,就点点头,随后一起去了管理夜市的第二厢。

  进了衙门,指挥使说是不在,但是管理夜市的巡检李昌早已等候多时了。

  “这是……多不好啊!”

  小贩们赶着猪羊而来,还有十多个挑担子的汉子跟着,一路拉了不少猪羊粪便,倒也喜气洋洋。

  李昌一脸的惊讶,仿佛真不知道沈安带着这群小贩来这里的意思。

  沈安拱拱手,笑眯眯的道:“李巡检和麾下为州桥夜市的平安付出了多少心血!靠山吃山,咱们算是有了安稳的日子,可这是谁给的?”

  “李巡检!”

  一个军士贸然拍了个马匹。

  沈安和李昌同时看向他,沈安是惋惜,觉得这厮很有眼力,只是不知道场合和轻重。而李昌的眼中几欲喷火。

  求你别害我行不行?

  “咳咳!是陛下!”

  沈安用自己都觉得作呕的热情语气说道:“咱们沐浴在皇恩之下,才能享受到这份安宁和繁华,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感动,甚至还想作首诗。”

  带着他来的两个官员都在笑,只是一个像是便秘,一个咽喉上下涌动,就像是要孕吐的模样。

  “啊……”

  沈安作势一下,见李昌一脸懵逼,就说道:“罢了,吟诗作词只是小道,哪里及得过李巡检对我夜市商贩的看顾,多谢了。”

  小贩们齐齐躬身道谢,声音整齐的让两个官员忍不住看了沈安一眼,想问他是不是提前就排练过。

  李昌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却不是害羞,而是一种兴奋。

  被人承认的兴奋。

  人都需要被环境承认,而作为基层的治安小官员,李昌不敢去奢求这份承认。

  如今这个……

  沈安见他激动,就正色道:“咱们虽然只是小商小贩,可也知道不能贿赂官员的道理,这些只是犒劳巡检司的诸位兄弟。”

  李昌身后的人都有些激动。

  只需要随便瞄一眼,就能大致判断出这些东西的价值。

  百贯以上!

  厚礼啊!

  这年头作为最底层的巡检司,除了和泼皮们勾结弄些好处,其它时间都是苦哈哈。

  现在竟然有商贩来犒劳大家,这个是什么?

  莫大的认可啊!

  沈安见有几人的眼中含泪,就唏嘘道:“都辛苦啊!”

  李昌点点头道:“多谢诸位了。”

  这是一场秀。

  李昌和巡检司需要这场秀,而沈安和州桥夜市的商贩们也需要一场秀,用于震慑以樊楼为首的觊觎者。

  炒菜就像是神兵利器,一下就把汴梁城中的饮食界切割开了。

  那利益让人眼红,并愿意去为之冒险。

  沈安一直不肯出手炒菜技术,就是担心会被那些餐饮界的大佬撕咬。而没有背景和底气的他哪里扛得住。

  可巡检司不怕啊!

  “以后每年都有。”

  沈安很诚恳的说道:“兄弟们为了大家的安危日夜操劳奔波,大家赚点钱也觉得心中过意不去,这不我就说了一嘴,州桥夜市的摊贩没一个说不好的,这就是民心啊!”

  巡检司的人已经被每年都有这话给惊住了。

  每年都有上百贯的犒劳?

  而且他们只是小摊小贩。

  这份心是多么的难得啊!

  于是巡检司上下都感动了。

  沈安不失时机的让人去买了酒菜来,然后军民一起在这里聚餐。

  席间大家畅所欲言,然后喝多了的小贩们集中火力对准了沈安。

  “我敬恩人一杯!”

  几轮下来,虽然这些酒水很淡,但沈安的边上是果果,所以他只得举手休战,但也是微醺了。

  李昌见小贩们对沈安很是恭谨,就最后灌了沈安一碗酒,然后问道:“沈郎君年少有为,那为何不去科举呢?”

  这话题让沈安觉得有些膈应。

  他打个酒嗝说道:“此事说来话长……”

  他面露苦色,起身拱手道:“我不胜酒力,就此告辞,还请诸位恕罪。”

  然后他抱起果果,背起花花,背影苍凉的消失在门外。

  说来话长你慢慢说不行吗?

  李昌愕然道:“这是怎么了?”

  那两个官员也在边上吃喝,只是和巡检司的人隔了一段距离,看着泾渭分明。其中一个叹息道:“他的父亲就是沈卞!”

  “沈卞?”

  在场的人大多没听说过,但李昌却知道。

  “就是那个对我辈武人亲切的雄州知州沈卞?”

  那官员点头,李昌霍然起身就追了出去。

  稍后他回来,怅然道:“早知道是沈知州的儿子……我,哎!罢了!以后州桥夜市的摊子尽管放心,菜放心炒,特么的那些狗屁樊楼再厉害,可也管不到巡检司来!”

  ……

  “你的手段还是那么让人头痛啊!”

  沈安去府衙感谢包拯,顺便让果果在这里打个盹。

  包拯把自己的干净袍子贡献了出来,然后和沈安出去说话。

  沈安看了睡的香甜的妹妹一眼,然后关上了门。

  外面春风吹拂,有些冷。

  包拯看了一眼沈安,问道:“喝酒了?”

  沈安点头道:“那种场合不喝酒不行。武人爽直,你不爽直他们就认为你看不起人。”

  “你才十四岁,可比许多中年人还要知道轻重缓急,更懂的许多做人的道理……可最让老夫头疼的却是你的这个懂。”

  沈安很无奈的道:“我需要钱买房子,然后给妹妹一个家,属于我们自己的家,没人要求我们走路都得小心翼翼的家,所以我才冒险把炒菜弄了出来。”

  包拯很难指责沈安的出发点,“你知道巡检司的窘境,开封府对巡检司历来都是有事就责骂怪罪,没事就弃之如敝履。商贩愿意犒劳他们,这是好事,就算是传到宫中朝中去,也无人敢说这是在邀买人心,只是……”

  他看着沈安说道:“你的这些手段……老夫有些头皮发麻啊!”

  沈安干笑道:“我说过只是为了钱,但是樊楼的人已经开始动手了,我再不自保,谁来保护我?”

  包拯无奈的道:“你犯下众怒,老夫也不敢说能保住你。不过有巡检司的人在,他们互相通个气,谁要对你下手也得好生思量。”

  这就是沈安的目的。

  泼皮们是汴梁城的地头蛇,可巡检司却是能驱使这些地头蛇的组织。

  樊楼那些商家若是想威胁沈安交出炒菜的秘技,除非能做到绝对保密,否则后果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