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20章 豪宅
  “那个沈安怎么回事?”

  大宋上朝是集体化的,想要私下见皇帝你得申请,而且最好是在朝堂上申请,不然同僚会警惕,并给你戴个佞臣的帽子。

  但是今日包拯被叫去议事,完了之后又被赵祯单独留下,让文彦博、富弼和韩琦等人有些忌惮。

  老包弹劾人是没有界限的,连君王都要被他喷一脸的口水,要是让他升官当了宰辅,大家还玩个屁啊!

  文德殿里,赵祯见包拯的步履有些艰难,就说道:“给包卿拿个座。”

  这是老臣子的待遇,包拯躬身感谢。

  等他坐下后,赵祯问道:“那沈安是沈卞之子?”

  “是。”

  包拯并不奇怪赵祯怎么知道这些。

  “沈卞之事究竟如何?可能给个好些的说法?”

  皇帝仁慈,可包拯却只能拱手道:“陛下,沈卞之事没头没尾的,他平日里又和同僚不睦,除去武人,再无人为他说话……”

  这是潜规则,赵祯当然知道。而且大宋文贵武轻,狄青坟头上的草还不高,所以那些武人都很老实,没人为沈卞打抱不平,和文官对飙。

  “你和那沈安几次见面,觉得他是可造之材吗?”

  赵祯算是个爱才如命的君王,所以仁宗一朝人才辈出。

  包拯叹道:“那孩子机敏无双。他带着自己的妹妹在汴梁城中求活,从做锅贴开始,一步步的把所有都算计了进去……只是却纯良,是个好孩子。”

  算计的话,那就是高智商。

  朝中不乏高智商的臣子,赵祯有自信能一一用之。

  “纯良啊!”

  赵祯轻轻的拍着大腿,包拯急忙点头道:“是个纯良的好孩子。”

  赵祯笑了笑,陈忠珩板着脸说道:“那沈安先前和樊楼的十家商户说好了条件,现场教授炒菜秘技,樊楼里已经乱套了。”

  赵祯见包拯面色涨红,就说道:“我也是才知道。这孩子……他拉一批来打另一批,这手段……有趣。”

  包拯恨不能地上有条缝,他好一头钻进去。

  老夫才在皇帝的面前说他纯良,这小子竟然就来了一招借力打力,一下就把自己的危险解除了。

  不,这小子顺带还把自己买房子的钱挣了。

  以后他坐拥豪宅,每月有锅贴和炒菜的小贩给他送钱,这日子……

  包拯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看向赵祯。

  赵祯淡淡的道:“这孩子带着四岁的妹妹才到汴梁不到一个月,一来就被亲戚拒之门外,可以说是举目无亲,孤苦无依,可你看看他随后干了什么!”

  包拯当然清楚这个,他苦笑道:“他先是做锅贴,然后用手段让那些小贩俯首帖耳,并得了第一笔钱。再然后他就……”

  他摇头叹息着。

  赵祯却笑了,“这孩子是个神童一般的资质,原先在雄州时还多有迂腐,可家变之后他也变了,可见这人还是要磨砺才好。”

  包拯起身道:“陛下,那孩子不肯去考试。”

  赵祯的面色一滞,然后无奈的道:“这是埋怨上了,觉得沈卞被委屈了,所以不肯为我效力?”

  包拯想否认,最后却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沈安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从而不肯去科举,不肯为皇帝效命。

  沈安若是知道的话,大抵会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但是他很忙。

  樊楼的某个后厨里,十多个厨子被沈安驱使着切菜,然后搭配作料。

  “要小心被别人拉走了。”

  在接过一份契约之后,沈安好心的提醒着他们。

  十个商人在看着自己手下的厨子在学艺,其中一个温和的笑道:“沈郎君放心,有钱是好事,只是没命去花,那多遗憾啊!”

  “是啊!”

  一阵附和声中,这些商人微微展露了一些自己的手腕。

  谁敢泄露出去,弄死他全家!

  沈安干笑着不管了。

  炒菜这玩意儿只要被捅破了那层纸,独家生意也做不了多少年。

  他小心翼翼的把契约收好,然后急匆匆的出去。

  他一路到大堂,一直在这里等着的果果欢呼一声就冲了过来。

  “哥!”

  陪着她的仆妇特别喜欢果果,急忙喊道:“小娘子慢些!”

  沈安蹲下,然后等果果跌跌撞撞的冲进自己的怀里,就问道:“有人欺负吗?”

  果果摇头,沈安就对那仆妇微笑道:“多谢你了。”

  “汪汪汪!”

  花花在他的脚下急切的叫唤着。

  沈安把它拎起来放在背上,花花自己就钻进了布袋子里,然后又努力的趴在沈安的肩头,伸出舌头舔着果果的脸。

  “果果,我们有家了!”

  站在租住的院子大门外,沈安指着左边的那个大院子说道:“果果,再过一个月,这里就是咱们的了。咱们就搬到这边来住,好不好?”

  果果拍手欢呼道:“好呀!”

  王俭正好准备进去,闻言冷哼道:“你买的起吗?”

  进了家,他把沈安刚才的话说了,阿珠嗤笑道:“隔壁的院子比这边大,不知道装饰如何,少说要一千多贯,我们都买不起,他也配?!”

  “出去吃饭喽!”

  外面传来了沈安的声音,阿珠冷笑道:“生意也不做了,早晚坐吃山空,到时候咱们可不能心软同情。”

  沈安觉得自己的骨子里还是那个小时候穷怕了的家伙,而且也很俗。

  俗人,穷怕了的人,他们有点钱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房,给自己和家人一个家。

  所以有了自己的家之后,他的神经放松到了极点。

  樊楼是汴梁人心中的圣地,吃喝玩乐都是最顶级的。

  “沈郎君,掌柜说您尽管点,别的都别管。”

  伙计很是客气,沈安却不客气,一口气点了三个硬菜,又加了两个蔬菜和一个汤。

  果果巴巴的看着伙计出去,然后对沈安说道:“哥,要吃。”

  “等一会。”

  没有炒菜,不过沈安点的全是炖煮的菜式,两兄妹吃的酣畅淋漓,尽兴而归。

  沈安兄妹才出大堂,赵仲鍼就出现了。

  “他们怎么没给钱?”

  柜台后面负责算账收钱的男子拱手道:“见过小郎君,掌柜说他们不用给钱。”

  “为何?”

  “那沈安就是炒菜秘技的人……”

  “是他?”

  赵仲鍼本就是在揣测,此刻得了印证,就板着脸出去。

  他身后跟着的随从杨沫说道:“小郎君,沈安也就是个好一些的厨子。”

  赵仲鍼说道:“不是,夜市都听他的,厨子可做不到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