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29章 妥帖保护,挥洒自如
  沈安觉得自己此刻是诗仙附体了,眉间全是从容。

  周围围拢的人越发的多了,连在里面抢购的妇人们都在倾听。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

  沈安仿佛是想通了前后,朗声吟诵道:“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寂几回开。”

  “哦!”

  那些妇人们都不禁赞美着,有人甚至是眼中含泪。

  “这就是吟诵我等的名篇啊!”

  “对。”

  这首诗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把那梅花比喻做是美人,默默的盛开在山林间,明月之下……

  绝世有佳人,幽居在深谷……

  一种认同感在妇人们的中间传递着。

  我们就是高洁的梅花,暗香于林泉之下,只是到红尘中来走一遭罢了。

  而世间知己稀少,诗中的何郎,也就是何逊才是懂的梅花之人。

  可这世间谁能懂我们呢?

  妇人们渐渐的忧郁起来,心中却分外的充实。

  “沈郎君,你果然懂我们!”

  一群妇人‘含情脉脉’的看着沈安,倒是吓了他一跳。

  哥可不是妇女之友啊!

  “我要暗香!”

  妇人们遗憾的看着估摸着还不懂男女之事的沈安,然后把那些遗憾都释放在了买买买上。

  那些樊楼商户面色惨白,然后失魂落魄的回去。

  老人知道自己怕是过不去这一关了,一路弯着腰,看着分外的可怜。

  沈安转身进了店里,然后就后悔了。

  “每人只能两瓶,不许多买!”

  一阵抢购之后,买到的妇人们开始把目光转向了另一个商品。

  “这是什么?”

  售货员全是女人,所以很是坦然的介绍着这个东西。

  “这是妇人用来托举包裹……”

  这只是附带的,主打产品还是香露。

  但是这种私密的贴身衣物,妇人们显然很感兴趣。

  “这个……大的怎么办?”

  一个妇人含羞问道。

  女店员微笑道:“后面的钩子有台阶,大小都能戴。如果太大的话,也可以提前预定,我们这里会定制,保证妥帖保护,挥洒自如……”

  妇人看着这个设计精巧,但却有些羞人的东西,心动的道:“可能指定绣花?”

  女店员捂嘴笑了,“您放心,别说是绣花,就算是绣鸳鸯都没问题。”

  这时沈安进来了,见到这个场面也有些头痛,就准备出去。

  “沈郎君……”

  妇人们两眼放光,一个妇人过来拉住了沈安,半个身体几乎都靠进了他怀里。

  那些妇人见了也不指责,只是吃吃笑着。

  童子鸡啊!

  不能吃,好歹也调戏一番,乐呵乐呵才好。

  沈安有些头痛这种阵仗,就板着脸道:“大家好好的啊!喜欢啥就说,有不满意的地方就说,回头我们整治。一句话,你们就是主人。”

  有妇人就挑眉问道:“沈郎君,回头可愿……”

  沈安见她手中拿着个‘凶器’晃来晃去的,就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哈哈哈哈!”

  一阵肆意的笑声中,沈安狼狈逃了出来。

  王天德暧昧的道:“沈郎君,这些女人可不是善茬,你这等嫩小子进去,能出来就是祖上积德了。”

  沈安只是笑了笑。

  前世他在工厂里工作时,那些彪悍的老娘们敢把男人剥光了,然后把衣服扔掉。

  所以这些算个屁!

  “这里要看好,每日放出的香露要有数,别惹出麻烦来。”

  王天德点头应了,此时他不敢和沈安说笑。

  “宫中若是有人出来,就让他来找我。”

  王天德一一应了,沈安随即就去打造家具。

  “赊账?”

  木匠就像是看白痴般的看着沈安,“赊账可以,可至少得是五品官以上,否则谁敢赊账?”

  沈安家中的钱在折腾完香露之后就所剩无几了。

  所以他别无选择。

  “我是沈安。”

  “沈安是谁?”

  沈安以为自己很有名,可却被木匠给歧视了。

  “炒菜是我弄的,刚开的香露店也是我弄的。”

  这个没得哄骗,所以木匠马上就转变了态度,甚至还愿意降价,但要求沈安必须写一幅字。

  尼玛!这货竟然知道邀请名人打广告了?

  沈安板着脸,却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一点儿节操都没有。

  然后家具就源源不断的给送到了家里。

  果果兴奋的在一路跟着,看着那些家具被抬进来,然后被摆放在各个地方。

  到处都要家具,沈安麻木的看着壮汉们在搬运,再也没了欠债的心慌。

  “郎君,这些得值不少钱啊!”

  庄老实却觉得沈安花钱太大手大脚了,没有规划。

  “都是赊来的。”

  沈安的回答让庄老实差点喷血。

  “香露生意今日少说能赚上千贯。”

  沈安的话让庄老实差点一屁墩跌坐下去。

  他不敢相信的道:“郎君,就是您鼓捣的那个酒?”

  酒个屁!

  沈安没好气的道:“是香露,酒的事不许泄露。不然被人学了去,咱们家用什么赚钱?”

  庄老实马上就放低了声音,但却掩饰不住颤抖:“郎君,真的能挣那么多?”

  “今日第一天,肯定挣得多,慢慢的就会回落,不过依旧是棵摇钱树。”

  庄老实喜得笑开了花,果果也带着花花一路跑过来,抱着沈安的大腿要好吃的。

  “今日算是乔迁之喜,弄些好菜,晚上大家一起好好吃一顿。”

  “好!”

  果果先叫了好,沈安笑着摸摸她的头顶道:“我这两日没注意你,可是放羊了啊!回头描红得捡起来。”

  果果马上就苦着脸开始撒娇,说自己有多辛苦云云。

  ……

  香露对于妇人来说就是恩物,而以往大食国的舶来品数量太少,价格太高,所以格外珍惜。

  “城中有人在卖香露?”

  “娘子,没错,好些人都买到了。”

  “咋样?”

  “香,他们说比大食国的蔷薇露都香。”

  “官家呢?”

  “官家在打盹……”

  “这个……去给陈忠珩说说,别明说,暗示一番即可。”

  “……”

  宫中的赵祯正在品诗,不时赞叹几句。

  “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寂几回开,这分明就是说自己怀才不遇嘛!”

  赵祯笑道:“少年人终究是憋不住,这不就作诗来向我发牢骚来了。”

  陈忠珩谄笑道:“官家,那沈安也不学好。当年柳永就是牢骚满腹,可后来还不是乖乖的来考试?最后还是您给了他官儿做。他当时得意洋洋的去上任,什么牢骚都没了。可见这人啊!他都想做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