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34章 肆无忌惮的绑架
  州桥夜市有一个小贩失踪了。

  就在汴梁城为了香露和女人的贴身衣物而疯狂时,一个小贩悄无声息的就失踪了。

  包拯大怒,开封府府衙上下被他给赶了出来,到处搜寻线索。

  那些泼皮们都倒霉了,巡检司的人把他们一一提溜出来,然后逼问那个小贩的消息。

  那个小贩叫做毛大,昨夜还在夜市摆摊卖炒菜,收摊也正常,可家人等了一夜,却没见人影。

  直至午时后,毛大依旧没有消息。

  沈家的门外却多了哭嚎声。

  庄老实站在大门外,看着坐在外面地上的一群妇孺说道:“这事和我家郎君没关系,你们要哭也该是去开封府哭啊!”

  姚链在后面嘀咕道:“管家,这怕是开封府也没辙了。”

  庄老实板着脸道:“难道郎君教他做炒菜还教错了?这官司打到官家那里也不怕!”

  外面坐在地上的都是毛大的家眷,听到这话后,这些人哭的更伤心了。

  这群人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沈安有些头痛。

  “哥,我们家欠钱了吗?”

  果果才过上了几天好日子,又被这件事给弄的有些怯生生的。

  沈安一见到果果这个模样就怒不可遏,只想把绑架毛大那人给活剐了。

  他摸摸果果的头顶,说道:“不关咱们家的事。”

  果果仰头道:“哥,他们哭了。”

  这孩子……

  沈卞失踪时她更小,家中只剩下了两个孩子,仆役大抵也人心散了,那种绝望而无助的感觉,让一个孩子来承受,估摸着那阴影会很深。

  沈安的怒火在升腾,以至于到了开封府府衙时,那脸上都是冷冰冰的。

  包拯正在焦躁中,见他站在门外请见,就问道:“毛大跟你学了炒菜,最近赚了不少,给钱了没有?”

  “给了。”

  沈安比他还暴躁:“毛大一家子就堵在我家门口哭,话里话外就是我的错,这世道好事都做不得了。”

  包拯没搭理这个,他现在一肚子的火气,只想拎住那人出来暴打一顿。

  “此事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都说是绑架勒索杀人,若是这两日没个结果,官家肯定要发火,所以老夫这里却是顾不上你了,晚上你一家子小心吧。”

  这人竟然这样?

  沈安还想和他纠缠,外面却来了一个衙役,满脸狂喜的喊道:“包知府,毛大回来了。”

  包拯的身体一松,和沈安对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毛大是个壮实的汉子,站在堂下缩手缩脚的,目光有些游离,一股子炒菜的味道在他的身上弥漫着。

  肆无忌惮的弥漫着。

  沈安站在侧后方,看到他的神色就叹息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他出了开封府府衙,站在外面有些漠然。

  渐渐的周围多了不少人。

  这些人围拢过来,有人说道:“沈郎君,毛大不地道,可我们却不会学他。”

  沈安微笑道:“毛大被绑架,可想而知他昨夜面临着什么样的威胁,若是不肯说,我敢断言他活不到天亮。”

  这些都是州桥夜市的小贩,他们觉得遭遇了背叛,可沈安却觉得这是一次强暴。

  对方用武力来了一次赤果果的强暴。

  ——我弄走了你的炒菜方子,你觉得咋样?你能奈我何?

  毛大昨夜必然是做了一夜的炒菜,而边上必定有人在学,甚至是用笔记录下来。

  这些人啊!

  咋就那么肆无忌惮呢?

  沈安摸摸下巴,这时里面一阵脚步声,接着毛大就出来了。

  小贩们在看着毛大,目光中多有不满。

  毛大看了沈安一眼,嘴唇蠕动几下,最后化为一次深深的鞠躬。

  “毛大,若非是沈郎君出手教你做菜,你家能过上现在的日子?你还要不要脸!”

  “我……”

  毛大抬起头,一脸惭愧的道:“我愧对沈郎君。”

  沈安说道:“每个人都尽力而为,这就很好了。”

  他对这些人点点头,然后缓缓离去。

  那背影看着有些萧瑟,小贩们的眼睛中渐渐湿润。

  “毛大,是谁?”

  有人揪住了毛大喝问着。

  毛大也不挣扎,只是说道:“那人惹不起,咱们都惹不起!”

  “是谁!?”

  “打他!”

  沈安摇摇头,然后渐渐远去。

  “郎君,这事……咱们不管了?”

  回到家中,得了消息的庄老实义愤填膺,可见沈安并无什么怒火,就有些讪讪的问道。

  “果果呢?”

  沈安却先问了妹妹。

  “小娘子和陈大娘在后院玩耍。”

  沈安这才放松了些,说道:“拿酒来。”

  十四岁的身体对酒精有些敏感,沈安只是喝了一小杯,就说不胜酒力,去后院睡下了。

  庄老实觉得自家郎君的酒量不至于这样,就以为他是心情不好。

  而此刻的樊楼,那十家商户已经是暴跳如雷。

  “怎么办?”

  “那是宗室子,而且还是八大王之子,谁敢去说话?”

  一阵沉寂,有人突然一拍桌子,起身道:“沈安啊!”

  陈斌冷冷的看着这人眉飞色舞,说道:“都是一笔买卖,凭什么沈安要为我们出头?”

  “凭什么?就凭那是他的方子!”

  “若是没被传出去,他还能卖钱,那是他的好处,他不出头谁出头?”

  陈斌冷笑道:“他只是一介平民,如何同郡王府斗?”

  一个商户得意的道:“少年意气,想着丢那么多钱,他难道不气?只要他在郡王府的大门外闹一场,宫中的官家就会有借口出手,到时候咱们就能渔翁得利。”

  这里面有些皇室的秘辛和龃龉,但在场的都不是孤陋寡闻之人,所以都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于是陈斌和另一人就被推举为代表去找沈安煽动。

  两人到了沈家之后,庄老实马上就变了冷脸,冷冰冰的说自家郎君生病了,不能见客。

  “哥!”

  “干嘛?”

  卧室里,沈安在看书,果果在床上又是翻跟头,又是躲迷藏,玩的不亦乐乎。

  “哥,找我。”

  沈安哦了一声。

  果果躲在被子里,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动静,就悄然掀开了被子的一角,然后就看到了正在守株待兔的沈安。

  “啊……”

  “被抓住了!”

  “救命!”

  沈安陪着果果玩了一阵,然后才去了前面。

  庄老实一脸敬佩的说道:“郎君,您猜的一点都没错,他们来人了,小人说您病了。”

  沈安点点头,“不是猜,是推算。”

  “沈安……”

  他正准备自我吹捧一番,外面就传来了让他有些头痛的声音。

  姚链打开门,赵仲鍼就像是炮弹般的冲了进来。

  “沈安,别乱动,那是老八家的允良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