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37章 被骗了
  庄老实觉得自家郎君有些不正经了,不,是不正常。

  吃早饭的时候,果果在边上努力的用小勺子喝粥,一会儿就仰起头来,习惯性的等待哥哥的投喂。

  可沈安却在发呆,筷子夹着一溜面条送到了嘴边,却任由面条缓缓滑落碗中。

  “郎君!”

  “啊!”

  沈安把空空如也的筷子送进嘴里,然后才清醒过来。

  “哥!”

  果果张开嘴,就像是等待投喂的雏鸟。

  沈安哦了一声,然后用筷子头夹了一块炖的烂烂的肉投喂过去。

  一碗笋炖肉,一碗面条,一碗菜粥,这就是沈安兄妹的早餐。

  “郎君,包公寿辰的咱们送什么?”

  老包的六十大寿临近了,虽然他没声张,可该知道的也知道了。

  这老头没几年好活了吧?

  沈安不知道老包是啥时候去的,不过看他那模样,再活十年应该没问题。

  十年……每年都送他贺礼,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沈安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说道:“包公年纪大了,我一介平民也不方便去,就送一尊小银佛吧,寓意好,也不至于说是行贿。”

  庄老实急匆匆的去外面定制银佛,沈安吃了早饭,就带着妹妹出门溜达。

  他需要平息一下自己的心情。

  出去一趟,给果果买了一块饴糖,然后又牵着她回来,沈安的心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稍后庄老实就买了个小银佛回来,沈安看了看,然后想起了当年的大头银币,就凑到嘴边吹了一下。

  没有回响啊!

  沈安有些失望,然后就把银佛放在桌子上。

  “小娘子小心!”

  果果本是坐在哥哥的身边吃饴糖,见银佛好玩,就伸手去触碰,结果一个放,一个碰,银佛就掉到了地上……

  果果被吓到了,呆呆的模样看似想哭。

  “没事没事,摔不坏。”

  沈安急忙安抚着妹妹,庄老实的脸却渐渐阴沉了下去。

  他俯身捡起了银佛,然后用手指用力的弹了一下,龇牙咧嘴的疼。

  沈安见状就接过了银佛,问道:“你觉得会是假的?”

  庄老实气愤的道:“郎君,银子掉地上的声音没那么闷。”

  卧槽!

  沈安也怒了,他毫不犹豫的一嘴咬在了佛的耳朵上,然后松开一看。

  “是银子!”

  庄老实很笃定的道:“郎君,要不让小人再摔摔?”

  沈安没点头,庄老实正在遗憾时,沈安就把银佛砸了出去。

  “噗哒……噗哒……噗!”

  银佛在地上弹动了几下消停了,但是庄老实却冷笑道:“刚才听着像是里面有东西在晃荡,这分明就是银包的佛像!”

  这些奸商!

  一直以为这里的商誉忒好的沈安郁闷了,以至于赵仲鍼进来都没啥反应。

  赵仲鍼接过银佛又摔了几下,里面有东西的响动就更清晰了。

  他笃定的道:“这是银包铅。”

  沈安正在郁闷,闻言就问道:“你咋知道的?”

  赵仲鍼得意的道:“我娘过生辰,我爹爹买了个银手镯送我娘,后来我娘悄悄让人融了准备给我做个印章,结果差点把我娘气的够呛……”

  这倒霉孩子竟然还在幸灾乐祸,这心得多大啊!

  沈安想起了历史上的神宗,好像是比较锐意进取的,否则也不会下赌注般的赋予王安石大权去改革。

  但是史上的神宗和眼前的这个熊孩子压根就不像是一个人。

  沈安习惯性的拍了他一巴掌,赵仲鍼也习惯性的摸摸后脑袋,怒道:“你又打我!”

  “手滑了!”

  沈安随口敷衍了他,然后杀气腾腾的道:“竟然骗到了咱们头上,若是这寿礼送出去,我这脸还要不要了?!”

  主辱臣死!

  庄老实一脸激愤的道:“郎君放心,小人这就去找他们的麻烦。今日不把此事弄清楚,小人就一头撞死在他家店门外。”

  忠心耿耿啊!

  沈安欣慰的道:“此事简单,你叫上姚链去,若是那家不认账……罢了,一起去。”

  “弄死他们!”

  庄老实觉得自己办砸了差事,此刻恨不能把那家首饰店夷为平地。

  赵仲鍼欢喜的道:“我去找开封府!”

  沈安目光转动,带着些许不善盯住了他。

  这娃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大宋的皇帝。

  皇帝能这么胡闹吗?

  “开封府我认识包拯,不用你了。”

  沈安气势汹汹的出门了,左边是果果,右边是赵仲鍼,身后是姚链……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沈安自觉自己现在就差肩膀上站着只鹰了,一路昂首挺胸的到了那家首饰店,

  庄老实一肚子的火气,进去就喝道:“你们掌柜呢?叫他出来!”

  首饰店里非金即银,一群女人正在挑选着,笑容可亲。

  掌柜是个中年男子,而伙计全是女人。

  沈安的出现就像是龙卷风,把店内的气氛破坏殆尽。

  掌柜微微抬头看着沈安,不悦的道:“出去!”

  那些女人纷纷回头,然后小嘴微张,都是惊讶兼看好戏的兴奋。

  沈安的目光微微转动,笑道:“先弄一个铅块,然后外面再浇注银子,你们这生意做的实在啊!”

  一个女人的手中本是拿着一个银手镯,闻言手一松,手镯就掉在了地上。

  掌柜怒吼道:“弄死他!”

  弄死自然只是气话,可后面窜出来的两个伙计的手中却拎着木棍。

  “打!”

  沈安扔出了手中的银佛,正中掌柜的脸上。

  姚链知道这是验证自己武力值的时刻,所以兴奋的冲了过去。

  掌柜捂着脸喊道:“打得好!打得好!等我家阿郎来了看你怎么死!”

  然后他就看到姚链几下就解决了自己的两个伙计,还轻松的拍手。

  那些女人惊呼出声,顺带面色潮红,显然这个冲突让她们觉得值回票价了。

  “打断他的腿!”

  赵仲鍼兴奋的叫喊着,让沈安一脸黑线。

  他不知道原先的神宗是啥模样,但是现在的赵仲鍼却有些往纨绔方向发展了。

  再发展下去,以后的大宋会成什么样?

  姚链也是人来疯,当即一拳就撂倒了冲过来的掌柜,然后回身表功。

  沈安缓缓蹲在掌柜的身边,伸出手去,姚链把地上的银佛递过来。

  “我得罪了华原郡王,可家里又穷,本是想弄个银佛送给他消消气,可你却弄了个银包铅来糊弄人……你说咋办?”

  “沈安……”

  沈安打了赵允良脸的光辉事迹瞬间浮现脑海之中。别人不知道,掌柜却有个亲戚是宫中的侍卫……掌柜下意识的就想抽自己一耳光。

  “小人愿赔……”

  谁得罪得起一个郡王?

  掌柜瞬间就决定跪了。

  沈安笑的很和蔼:“这才是知错就改,只是你让我错过了送礼的时辰,回头你帮我送去,就说得罪了……你看如何?”

  掌柜面露难色,觉得这是个苦差事。

  沈安挥挥手,边上的姚链作势要砸开银佛。

  “小人这就去,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