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38章 最适合做官的时代
  华原郡王府的外面,首饰店的掌柜倒在地上喊道:“这是沈安让小人送的礼,为何打人?”

  大门外的侍卫骂道:“滚!”

  掌柜狼狈而逃,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各处。

  包拯苦笑道:“他这是坑了郡王一把啊!”

  赵允良的殷勤才将被皇帝拒绝,他‘偷窃’了沈安炒菜秘技的事才发作,沈安就‘惶然’送礼请罪。

  被欺负了还得要主动上门请罪……

  “官家会怎么看?”

  包拯觉得赵允良大抵会想吐血,而沈安那头小狐狸会抱着妹妹依旧平淡的生活着,只是谁也不知道那个少年会弄出什么让人措手不及、瞠目结舌的事来。

  别去得罪他!

  包拯觉得得罪了沈安的都没好结果。

  “我很善良的。”

  面对赵仲鍼的询问,沈安很认真的说道:“那个掌柜不知道欺骗了多少人,所以他该被流放。而我只是让他去送礼,这只是赎罪,并不过分。”

  赵仲鍼哦了一声,觉得这样虽然不符合那些先贤的教导,但却让人身心愉悦。

  他有些艳羡沈安做事的随意,而自己却被家人盯着,稍有出格就会被教训。

  沈安见他悠闲,就问道:“最近没读书?”

  “读了。”

  赵仲鍼很老实的道:“翁翁今日说最近别读书,免得被挑剔。”

  呃!

  “昨天发生了什么?”

  沈安在嘀咕着,赵仲鍼悲愤的道:“昨日赵允良送厨子没成,后来进宫请罪了,说自己一直浑浑噩噩的,如今才如大梦初醒,以后要重新做人还是什么……翁翁就不让我读书了。”

  赵允良重新做人,赵仲鍼就不能读书……这是哪家的逻辑?

  而且赵允良怎么重新做人?

  嘶……

  沈安倒吸一口凉气,赵仲鍼在边上吸吸鼻子道:“你该知道了吧?”

  “我什么都不知道!”

  沈安一把提溜起在边上吃饴糖的妹妹,顺手把剩下的半块糖抢了。

  “可不能再吃了,再吃牙要没了。”

  果果马上就瘪嘴准备哭,沈安无奈又把糖塞进了她的嘴里,说道:“下次别想再买糖了!”

  赵仲鍼见沈安不搭理自己,忍不住说道:“翁翁说……”

  “你什么都别说!”

  沈安一巴掌把他剩下的话拍了下去,然后慢条斯理的道:“我现在就想挣钱养家,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掺和掺和。”

  赵仲鍼苦着脸道:“我穷。”

  说着这孩子摸出了一块玉佩,眼巴巴的道:“这块玉佩是官家送的,当做我的本钱可好?”

  沈安笑眯眯的接过玉佩,然后摸摸他的头顶,笑的很慈祥:“好,哥带你一起赚钱。”

  做生意得有官面的靠山,可谁能让未来的皇帝做自己的靠山?

  沈安装模作样的检查了玉佩的成色,只说水头好,然后亲自弄了一份契约。

  “签字吧!”

  沈安一脸无所谓的把笔递给赵仲鍼。

  赵仲鍼挥笔而就,沈安笑的肠子都差点打结了,说道:“中午弄好菜庆贺一番!”

  赵仲鍼总觉得沈安笑的不大对,但依旧是欢喜的带着契约回家了。

  “契约?”

  赵宗实看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但还是告诫道:“你首要还是读书。”

  赵仲鍼觉得这是自己人生第一次做主,所以很是兴奋,就随口应了。

  “这一个月能有几个钱?”

  他摇摇头,回去给妻子高滔滔说了。

  “官人,就当是给仲鍼消遣吧。”

  赵宗实点点头:“我又有些头痛了,你给我按按。”

  高滔滔走到他的身后,伸出手,缓缓给他按摩着头部。

  赵仲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契约珍而重之的放进了一个小匣子里,再挂上锁,然后就抱着小匣子开始睡午觉,嘴角还挂着笑容。

  这是个幸福的孩子!

  沈安看着睡的香甜的妹妹也在笑。

  果果睡着了很乖,很少翻身,而且眉间恬静,看着就是个小美女。

  ——沈卞是叛逆,你们兄妹背着叛逆子女的名声,将会寸步难行!

  “难行个屁!”

  沈安给果果掖了掖被子,起身去了外面。

  庄老实已经在等着了。

  “郎君,外间有人说您去操弄女人的物事,有人鼓动别买咱们的香露,这倒没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

  沈安漫不经心的问道。

  庄老实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却是羞怒:“他们说阿郎是叛逆,儿子是……是烂泥。”

  沈安拍了拍墙壁,说道:“想想暗香生意的火爆,连宫中都要伸手,什么叫做女人的物事?汴梁城中最多的就是青楼,那些人也好意思?”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庄老实自认为对沈安有些了解,所以对未来也有些展望,就建议道:“郎君,还是要读书啊!”

  这是隐晦的建议沈安想办法去科举。

  这年头做官才是王道啊!不但福利好,而且还能荫萌后代……

  “那些官员生了一堆娃,这个吉日赐个官,那个过年赐个官……郎君,做官好啊!一家老小都不愁了。”

  庄老实就像是个婆婆般的碎碎念着,沈安却在想着时机。

  暗香也开业一阵子了,宫中的货该筹备起来了吧。

  于是第二天沈安就带着赵仲鍼去了店铺查看。

  王天德欢喜的迎出来,沈安一见到他就大吃一惊。

  “我说老王……你这个……胖的不成人形了啊!”

  王天德摸摸脸上的肥肉,笑道:“如今我这脸上洗一把就有半斤油,可见是要发达了。”

  “老王,你还是悠着些吧,小心钱没花完,这人就没了。”

  “不至于吧?”

  王天德有些不在乎的说道:“我现在能夜御三女,不说吹的,满汴梁谁能这样?”

  这货竟然能夜御三女?

  羡慕嫉妒恨的沈安正色道:“你以前定然不是这样的。”

  王天德笑道:“这就是祖上有灵啊!”

  “你这是胖了的毛病,现在你的身子是在竭泽而渔,要小心了。少吃肥腻的东西,多吃菜蔬,多动动。”

  王天德自然是不信的,沈安也只是一笑。

  “宫中的货备好了没有?”

  “都好了!”

  沈安微微昂首,问道:“最近没少受气吧?”

  王天德的脸上多了怒火,说道:“可不是吗,那些人说什么不要脸,还让家里的女人别来买,说什么叛逆的儿子的东西,就算是仙丹也不买!”

  赵仲鍼看看店里面略微有些冷清,心中就发冷。

  “你忽悠我掺和。”

  忽悠这词他还是跟沈安学会的,却用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沈安拍了他一巴掌,然后说道:“老王,叫他们动手!”

  王天德的脸上马上就多了油光,但还是先谨慎的问道:“宫中的贵人不是说不许声张吗?”

  沈安乐了,说道:“我们不声张啊!只是那瓶子外面不得要贴标签吗。”

  王天德也乐了,笑道:“这主意太坏了,不过老夫却喜欢。”

  赵仲鍼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两个家伙在阴笑,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沈安给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