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51章 赵仲鍼惹祸了
  辽国使馆里,大家正在吃早饭。

  使者坐在那里,对面前的美食丝毫没有兴趣。

  他的双颊瘦削,颧骨处有些艳红。

  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右手,然后缓缓举起来,食指虚点着眉心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但又备受煎熬的神色。

  这两种背向而驰的情绪完美的展露在了他的脸上,边上的人都见怪不怪了,只是气氛有些闷闷的。

  领头的举止失措,大家的心情能好才怪。

  几个小头目在交换眼色,从昨日起他们就在商议去信国内,把使者的异常捅上去,然后大家说不定有升官发财的机会。

  吃了早饭,使者晃晃悠悠的起来,眼睛一直在眨着,看着分外的诡异。

  “呯!”

  大门外突然传来了声音,使者呆呆的看过去,然后突然往外跑。

  大门外,赵仲鍼站在那里,他身后的杨沫已经傻眼了,急忙招手叫来一个泼皮,给了他十文钱,说道:“你马上去西大街御史台的对面,暗香知道不?”

  泼皮见状就知道好处来了,点头道:“知道知道,就是卖香露和女人托奶的那个店铺。”

  “赶紧去找沈安,就说小郎君在这里要被人打了,叫他快来。”

  杨沫催促着,泼皮却看了看手中的铜钱,分明就是嫌少了。

  杨沫骂道:“赶紧滚!沈安就在里面,你就说杨沫说的,给你一贯钱!十万火急,快!”

  嗖的一下,他的视线内就失去了泼皮的身影。

  而守大门的两个辽国军士已经扑了过来……

  杨沫拔出长刀挡在前方,心中无奈的道:小郎君,你惹祸了!

  辽国使馆到御史台的对面不远,赵仲鍼早上去寻沈安,家里说他去了店铺,这才带着杨沫来了使馆这里。

  泼皮顺着崇明门内大街一路狂奔,然后左转进入仪桥街,三两下就冲进了店铺里。

  “啊!”

  店铺里有妇人在看刚出的内裤,被泼皮闯入后,就下意识的尖叫起来。

  泼皮四处张望,喊道:“沈安在哪?”

  几个妇人羞怒之下,就把手中的东西扔了过来。

  等沈安从后面出来时,就见到了头上顶着一条缕空裤子的泼皮。

  “何事?”

  泼皮急切的道:“在辽国使馆外,小郎君有事,杨沫说你该给我两贯……不,一贯钱,说是十万火急。”

  沈安瞬间就消失在大门外,姚链也跟了出去,泼皮无助的道:“那一贯钱呢?说好给我的。”

  王天德沉声道:“给他一贯钱。”

  随后他交代道:“以后把这里挪到隔壁去,进门是香露,要到隔壁才能看到这些衣物。”

  这个处置很妥当,那些被惊到的妇人这才消停。

  ……

  沈安知道赵仲鍼肯定是闯祸了,而且那祸还不小,弄不好会连累到汝南郡王府,所以杨沫才叫人来通知自己,而不是去通知郡王府。

  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

  沈安想起了王安石那个拗相公,如果没有一个执拗的帝王在支持他,他哪里能坚持住那几年。

  辽国使馆的外面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沈安一路喊着油裹背冲了进去。

  带着身后的叫骂,沈安冲到了最前面。

  二十余个辽人站在台阶上,神态轻松的看着下面。

  沈安目光下移,就看到三个辽人手持长刀围住了杨沫。

  赵仲鍼就在外围,那些辽人却不管,只是突然挥出一刀,看杨沫紧张的格挡取笑。

  这是猫戏老鼠!

  沈安看到了台阶上的碎瓷片,然后基本上就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这个傻孩子啊!

  “住手!”

  沈安走到了赵仲鍼的身边,然后大声喝道。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周围无人敢出声阻拦,所以三个辽人有一瞬失神,被杨沫机警的趁机冲了出来。

  他站在了沈安和赵仲鍼的身前,喘息道:“小郎君只是砸了个瓷瓶。”

  “好。”

  沈安见他的背上有一条刀痕,鲜血在缓缓流淌着,差点忍不住呼了赵仲鍼一巴掌。

  赵仲鍼也有些悔意了,但却不肯承认,只是说道:“我气不过,就砸了个瓶子。”

  小孩子觉得自家被欺负了就去砸仇人家,这种事儿沈安小时候也做过,所以他能理解这种感受。

  “可这是外交啊!”

  沈安憋住了外交无小事的准则,迎上了辽人使者。

  “这是对大辽的挑衅。”

  一句话就傲慢的把此事给定性了。

  赵仲鍼衣裳华丽,而且有持刀随从跟着,所以辽人判定他是权贵子弟,否则杨沫早就被乱刀砍死了。

  “孩子失手了而已!”

  沈安可不会承认什么,赵仲鍼还想说话,被他瞪了一眼。

  “干什么呢!”

  巡检司的人出现了,懒懒散散的。

  “小郎君……”

  等看到赵仲鍼和沈安后,巡检司的人傻眼了。

  “你们处置不了,去请了包公来。”

  哪怕再不愿意带累包拯,可这个时候沈安也别无选择了。

  大概是得了消息,包拯没多久就赶到了。

  “砸了使馆大门?”

  包拯觉得这事儿麻烦了,挑衅的过头了些。

  沈安指着碎片道:“是在台阶那里。”

  “不,是大门!”

  使者的眼珠子几乎不会转动了,但语气中却带着戾气。

  这才多久啊!这货竟然就快疯了?

  沈安心中大快,但赵仲鍼为他出头来砸使馆的事却很麻烦。

  沈安扯着嘴角笑了笑,说道:“这里到大门就那么点距离,他若是要砸大门……”

  “去见你们的皇帝说话!不然今天就血洗了汴梁城!”

  包拯指着碎片的地方说道:“都在台阶上,这个可无法抵赖,至于陛下那里,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

  使者笑了起来,有些阴森森的感觉,他重复说道:“要见皇帝,不然血洗了汴梁城!”

  “这货疯了。”

  沈安低声道:“陛下那边还是不见了吧。”

  包拯低声道:“辽人挑衅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不处置好陛下就无法安寝,所以这两日必定是要见的。”

  这时赵仲鍼在两人的身后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

  啪!

  沈安终于忍不住拍了他一巴掌,然后对使者说道:“你们中间该有人认识我,我是沈安。你们那一刀没捅死我,现在还想污蔑我弟弟吗?”

  哦!

  围观的人这才知道了始末。

  按照使者和辽人往日那傲慢的尿性,他们此刻就该发作了。

  可使者依旧是眼珠子不动,阴森森的道:“这是对大辽的挑衅,我要见宋皇当面表达大辽的愤怒,否则大军顷刻南下,马踏汴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