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54章 这是妖术
  “啊……”

  叫喊声尖利,就像是一个被憋了五百年的老家伙,刚冲进了青楼,见到无数美女的那一瞬。

  急切!

  想发泄!

  外面一阵喧哗,随即那两个辽人走了进来。

  “你们害人!”

  两个辽人见到使者这般模样,不禁失声惊呼道。

  文彦博看了沈安一眼,咬牙道:“和大宋无关,使者……”

  韩琦大怒,正准备截断文彦博的话,使者却停住了叫喊,发红的眼睛环视一周,就像是一头野兽般的喘息着。

  这是发狂了?

  赵祯微微皱眉,但却不慌。

  陈忠珩不着痕迹的靠近了皇帝,另一个太监更是走到了皇帝的身边,目光锐利的盯住了辽使。

  沈安下意识的就挡在了辽使和皇帝之间,然后缓缓摆出了一个散打的防御姿势。

  使者的目光渐渐迷乱,他大吼一声,突然用契丹话叫喊着。

  殿内的通译傻眼了。

  那两个辽人傻眼了。

  出使过辽国的富弼傻眼了。

  赵祯也傻眼了,却是因为听不懂。

  “他说了什么?”

  沈安却更急切,就越矩问了通译。

  通译的身体在颤抖,但不是恐惧,“他说……他说他是神仙,大辽的一切都是他的……”

  使者还在咆哮着,面色通红,唾沫横飞。

  “他说耶律洪基是个小人,他还说……”

  通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赵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脾气太好了些,否则通译怎敢轻慢。

  使者奋力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襟,最终亮出了胸膛。

  沈安一脸视死如归的喊道:“护驾!护驾!”

  他喊了半晌才想到这个词不对,这会儿可没有什么驾。

  “******”

  使者终于是发狂了。他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叫喊声依旧传来。

  通译终于清醒了,他呆呆的道:“辽使说耶律洪基不配做皇帝,还说萧观音……也就是皇后……”

  “说了什么?”

  韩琦的脾气急躁,最耐不得这等事。他握紧双拳喝道:“赶紧说!”

  通译低头道:“他说辽国皇后和他幽会……”

  卧槽!

  使者的叫喊声停止了,但是外面却传来了扭打喘息的声音,听着就像是几头野兽在争食。

  一个侍卫进来禀告道:“陛下,那三个辽人在打架。”

  赵祯看了一眼下面,大家的表情都有些诡异。

  但是却无人说话。

  这事儿是辽国的内政,虽然骇人听闻了些,可和大宋没关系啊!

  殿内众人的目光渐渐集中在了沈安的身上。

  刚才沈安的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的眼中,看似很平常的吹捧,可却让辽使一步步的走向了疯狂。

  他是怎么做到的?

  文彦博和富弼交换了个眼色,然后出班说道:“陛下,此妖术也!”

  妖术,那当然是要处置的。

  只是该怎么处置,文彦博把这个权利交给了皇帝。

  “妖术?”

  沈安没想到会被人质疑为妖术,他纳闷的道:“敢问文相公从哪看出了这是妖术?”

  他好歹也算是官宦之后的身份,所以此刻丝毫不见慌张,更是敢于为自己辩驳。

  富弼皱眉道:“那你是如何把辽使弄成了那样?你别告诉老夫辽使是自己发了狂。”

  “对啊!”

  沈安一脸愤慨的道:“我连他的身上都没摸一下,就算是有何妖术也使不上,再说……”

  “一派胡言!”

  文彦博喝道:“今日之事那两个辽人都看在了眼里,必然会威胁我大宋,甚至会再起烽烟,到时候可不是你一人之事。”

  他冲着赵祯拱手道:“陛下,当年范文正曾经有言,一路哭不如一家哭,此正当时也!臣请……”

  “够了!”

  外面安静了下来,赵祯低喝一声,然后眼睛微眯,说道:“朕只看到了辽人发狂,至于其它,到时候再说!”

  文彦博还想再劝,外面却有辽人请见。

  “让他进来。”

  赵祯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看了沈安一眼。

  “陛下,汝南郡王府赵仲鍼求见。”

  赵祯一楞,随即就微微点头,说道:“让他来吧,看看自己犯下的错也好。”

  辽人进来了,他木然拱手道:“皇帝陛下,此事就此作罢,只请……”

  他看了沈安一眼,却没有仇恨。

  “什么?”

  赵祯和重臣们眨着眼睛,只觉得自己刚才是幻听了。

  辽人说道:“恳请皇帝陛下忘掉此事吧……”

  赵祯瞬间觉得这世界突然颠倒过来了。

  文彦博几人更是失去了宰辅的自矜,一个个呆呆的看着辽人。

  只有沈安老神在在的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他甚至还挠了一下背。

  殿内好像有些热,文彦博觉得背上像是有蚂蚁在爬,痒痒的,就像是刚看到一篇绝世好文的开头,后面却被人给遮住了。

  韩琦张开嘴,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大笑话。

  富弼的反应很快,他说道:“可此事却闹得沸沸扬扬的……”

  他看了沈安一眼,心中纳闷辽人为何不追究使者发狂的事了。

  辽人尴尬的道:“使者最近得了病,时常会发狂……”

  还有这回事?

  文彦博觉得被人重重的打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痛。

  赵祯摆摆手,富弼说道:“此事倒是好说,只是你等今日发狂……明日呢?”

  这话绵里藏针,辽人纠结了一下,说道:“此事来回传递消息会耗费不少时日……”

  这段时间使馆不会来找茬了,至少在新使者到来之前不会了。

  文彦博生怕夜长梦多,就说道:“陛下,两国为兄弟之国,算了吧。”

  赵祯微微点头,但却有些不满。作为皇帝,他想君临天下,他厌恶这些软弱。

  可同样是作为皇帝,他清醒的认识到大宋那羸弱的武力,压根就无法和辽人相抗衡……

  他微微眯眼,右手握拳轻轻的叩击着大腿,仿佛是在走神,可他微微低垂的眼帘里,那眼神中却多了厉色。

  厉色缓缓消逝,赵祯抬头看向众人,目光平静。

  韩琦问道:“若是你们接着闹腾呢?”

  这还是有些心虚,担心辽人会追究责任。

  可辽人却躬身道:“必然不会。”

  “去吧!”

  赵祯挥挥手,很是和蔼的道:“找个郎中好好看看,可要宫中出个御医吗?”

  “不用不用,多谢陛下了。”

  辽人哪里敢要御医,他担心到时候让御医再听到使者说些大逆不道的话,他们就越发的坐蜡了。

  他急匆匆的告退了,留下了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的垂拱殿。

  “陛下,赵仲鍼来了。”

  外面进来一人禀告道。

  沈安此时才放松下来,闻言不禁侧身看了一眼。

  赵仲鍼悲壮的走了进来……

  “陛下,是我犯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