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56章 互吹……
  火锅是两个,一个是沈安和妹妹一起吃,一个是单独给赵允让准备的。

  萝卜切成薄片装盘,菜蔬洗干净,水灵灵的放在小木盆里,最后就是重头戏牛肉。

  一片片堆积着的牛肉同样装盘,沈安示范了一下,赶了半盘子牛肉片下去。

  汤底就是牛肉汤,加了些香菜,味道浓郁。

  “萝卜消食化气,孩子可以多吃些,年纪大的也该多吃些。”

  沈安又下了半盘子萝卜,然后和果果一起等待着。

  小泥炉里的木炭烧的通红,赵允让看着那些火红,突然问道:“是怪老夫见死不救吗?还是怪老夫不肯折节下士……”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不大愉快,赵允让很是倨傲,并且拿出了宗室大佬的气势来镇压沈安。

  但沈安当时只是淡然处之,丝毫没有动容。

  这就是不愉快的来源。

  赵允让自认为应当是如此,所以今天他亲自来到沈家,算是间接为第一次见面的轻慢表示歉意。

  沈安愕然道:“这……这从何说起?小子只是坐吃等死的百姓,能进一次郡王府以后也能给儿孙吹嘘一番,早已心满意足了……”

  从蛰伏开始,赵允让很少遇到这等给自己软钉子的人了,若是有,他会用自己的脾气告诉对方,老夫就算不是备胎了,可依旧能弄死你。

  “老夫在路上就得了消息,你竟然几句话就让辽使成了疯子……”

  赵允让并不遮掩自己有渠道能获得一些消息的秘密,甚至还大大咧咧的。

  “别说辽使是早就疯了,就算是疯了,可你怎会知道?”

  赵允让赞赏的看着沈安:“当时有宰辅们在,可那些人都成了猪,压根没发现此事,反而是你几句话就让危机变成了辽人的笑话,何其让人惊讶……”

  沈安在干笑着,顺带给果果夹了一片萝卜,说道:“吹冷了再吃。”

  “好。”

  果果认真的吹着萝卜,那模样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赵允让的气势一滞,然后叹道:“可老夫却知道朝中的宰辅们不是猪。文彦博稳重如山,富弼察言观色的本事比老夫还厉害,而韩琦若是不能看出异常来,那他还有什么资格做枢密使?”

  说完他在看着沈安,目光淡淡的。

  沈安同样淡淡的道:“稳重如山,可这山却挡不住异族的马蹄。察言观色,可却看不到大宋处处危机,倾覆之祸就在不远。至于枢密使……”

  韩琦算是宰辅中最没有立场的一个,而且性格豪爽。

  可沈安却冷冷的道:“连西夏人都打不过,这个枢密使怎么直面辽人的威胁?”

  文彦博在大宋的名声极好,堪称是名相。

  富弼更是大宋的中坚力量。

  至于韩琦也不差。

  可文彦博和富弼竟然被沈安说成了八十老妪般的保守,而韩琦更是悲惨,成了无用之人。

  赵仲鍼在边上,听到这里时就有些担心。

  他看了赵允让一眼,担心这位脾气不好的祖父会掀桌子。

  可赵允让的脸上却渐渐的多了笑意,然后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他放下筷子大笑着,惹的果果好奇的看着他,忘记了自己的萝卜片已经冷了。

  赵允让大笑了一阵,沈安趁机吃了两片牛肉,还催促着果果赶紧吃饭。

  一个人在大笑的时候最希望的就是有人捧哏,比如说曹操在赤壁之战的逃窜中就在笑,然后身边捧哏的就会发问:“丞相为何发笑?”

  “我笑那诸葛村夫和周瑜小儿愚不可及,若是在此布下伏兵……”

  这才是人生啊!

  可赵允让笑着笑着的,见沈安兄妹忙着吃东西,而自己的孙子……

  赵仲鍼竟然也在吃东西,牛肉片一片一片的往嘴里塞,就像是郡王府饿着他了一样。

  赵允让一口气没接上来,然后就像是得了痨病般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

  沈安皱眉看着,幸而赵允让用手帕捂住了嘴,而且还偏头过去,否则他是不准备再吃了。

  赵仲鍼赶紧过去给他拍背,好容易止住了咳嗽,赵允让拉风箱般的喘息了一阵,然后说道:“你不怕老夫把你的这些话传出去吗?”

  沈安想起今日那三位宰辅的反应,不禁就笑了,然后很无所谓的道:“今日辽使咆哮宫中,宰辅们很是稳重,这等话传出去,想来汴梁城中又会多一些谈资。”

  赵允让叹息道:“好个尖牙利齿的少年。可你却不知道啊,那些官员文人最擅长的就是结党。这个结党不是那等结党,而是相互吹嘘,你可懂吗?”

  “懂啊!”

  沈安觉得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熟悉的‘项目’,他甚至有些欢喜,“不就是互吹吗!你吹我,我吹你,最后大家相互吹嘘,于是人人都被吹成了国之栋梁……黑的能吹成白的,白的能吹成黑的……当年澶渊之盟,我大宋若是不能吹嘘,怕是三十万打不住吧?所以吹嘘于我大宋有百利而无一害……”

  赵允让已经是懵了。

  这等互吹的手法都是秘而不宣,可沈安一个少年竟然侃侃而谈,把互吹这等恶心人的事说的这般堂而皇之。

  这少年有做佞臣的资质啊!

  沈安却觉得自己有做侃爷的资质,但和后世那些真正的侃爷相比,他简直就是弱爆了。

  “老夫……”

  赵允让心中叹息,然后埋头吃饭,倒也品味了一番沈家美食的风采,大为赞叹。

  等最后出门时他才发现自己给沈安忽悠了。

  站在大门外,赵允让打了个饱嗝,才想起自己还没得到的答案。

  “你一番话让老夫忘记了问你,你是如何得知辽使疯了的消息?”

  沈安一脸无辜的道:“他看着就是疯子啊!”

  呃!

  赵允让看着那张无辜的脸,嘴角抽搐着,真想一巴掌拍去。

  最后这一巴掌就拍在了赵仲鍼的肩上。

  “你倒是能搪塞,可文彦博他们却不是傻子,定然会弄清楚此事,你好自为之吧。”

  文彦博?

  沈安笑眯眯的送走了赵允让祖孙,回头对忧心忡忡的庄老实说道:“此事官家已经定了调子,别担心。”

  庄老实哪里会不担心,只是知道担心也没用。

  而后辽国使馆传来消息,使者生病,暂时无法履行职务,大抵在新使者到来之前,两国之间别想再进行有效的沟通。

  一国使者竟然真的被郎君给弄疯了?

  庄老实觉得自家怕是要成为暴风中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