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62章 哥要做官了?
  要散伙了啊!

  沈安没和赵仲鍼说,只是亲自下厨弄了一大桌美食。

  “不分席,用公筷吧。”

  沈家现在有些小钱了,沈安就令人去打造了一整套新式家具,餐桌就是其中之一。

  菜很多,沈安甚至给了他一杯淡淡的酒。

  于是赵仲鍼就欢喜了,一个劲的盯着沈安做的毛血旺吃,虽然没辣椒,但几种材料聚合起来的辣味也不可小觑,没一会儿就是满头大汗。

  果果羡慕的看着赵仲鍼的吃相,然后再看看自己面前的几个小碟子,不禁就瘪嘴了。

  可她还小,在沈安规定的食谱中,麻辣味的暂时没有。

  吃完饭,只是喝了一杯淡酒的赵仲鍼竟然兴奋的不行,一定要请沈安去青楼。

  沈安一巴掌把他拍了出去,然后交代侍卫要小心。

  “这当口让他少出门。”

  侍卫点头应了,可赵仲鍼喝点淡酒后竟然会发酒疯,他却招呼不动。

  这熊孩子!

  沈安咬牙切齿的哄他说是去青楼,可慢慢的却从另一边绕往郡王府。

  暮色苍茫,沈安却没有什么萧瑟之心。

  他才十四岁,以后的路还很长。

  目前他就想着在汴梁站稳了,然后再慢慢的谋求把沈卞的名声扭转过来。

  可沈卞目前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让沈安也很头痛。

  街道上渐渐多了灯火,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开始出来觅食了。

  大宋的餐饮业大抵是最发达的,外卖也不稀罕,甚至还能要求附带银餐具。

  有吃就有玩,那些红袖招展,让人目眩神迷。

  赵仲鍼想起了上次去青楼的经历,不禁回味了一下里面的美食。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男子在靠近。

  男子的脸上带着笑,却是狞笑。

  他的脚步越来越快,当能看清他牙缝里的菜叶时,一把短刀也握在了手中。

  人潮中无人关注这里,承平日久让侍卫都在看着二楼的那些女妓。

  赵仲鍼觉得身体有些僵硬,他想动,想闪避,甚至想呼救,可却像是被施了定身法,全然无用。

  他的眸子里倒映着男子的狰狞,然后边上多了一只脚。

  沈安一脚踢出去,男子下意识的挥舞短刀,可沈安的鞋子却突然掉了,然后他的短刀就弄错了地方,随后一只臭脚就这么蹬在了他的脸上。

  沈安这段时间都跟着姚链练武,所以觉得这一脚颇有些天外飞仙的味道。

  呯!

  男子脸上中脚,然后鼻血喷溅,身体后仰,双手挥舞了一下后,才重重的倒了下去。

  哥就是个练武天才啊!

  沈安心中狂喜,然后姚链和反应过来的侍卫都大惊失色的扑了过去。

  街道上惊乱了一阵,然后又恢复了繁华。

  沈安把赵仲鍼送到家门口,最后时有些难受,就拍拍他的肩膀道:“以后要……腹黑些,别傻不溜秋的被人哄骗了。”

  在他看来,以后的神宗很大程度上就是被哄骗了。

  赵仲鍼点点头,他不是笨蛋,包拯来了之后,沈安就有些黯然却瞒不过他。

  肯定是宫中有些变故,让沈安不得不暂时和自己分别了。

  那座宫中冷冰冰的,没什么好。

  他赌气的想着,然后低着头进了家,却见到祖父和父母都在。

  “喝酒了?”

  高滔滔过来摸摸他的额头,然后叫人去弄醒酒汤。

  一个侍卫在禀告审讯结果,“那人和钱林一起囤积了大量的干花,此次皇城司骤然发难,他们几家都破了。这人含恨对小郎君出手,只是想报复,并无什么后患。”

  赵允让点点头,然后挥挥手,屋里只剩下了祖孙三代四个人。

  “今日群臣进谏,官家答应让两家郡王府各出一人,放在他的身边栽培。”

  赵宗实捂着头道:“爹爹,我不想去。”

  “不是你!”

  赵允让觉得这个儿子就是个废材,但却孝顺,所以看向赵仲鍼的目光中就多了慈祥。

  赵仲鍼这才知道沈安的黯然从何而来,他不禁黯然神伤。

  这边黯然神伤,沈安那边却陪着妹妹逛街,直至很晚才回家。

  第二天凌晨照例练武,先练拳脚,然后练刀。

  沈安觉得自己昨晚的那一脚堪称是避无可避,就和姚链吹嘘着。

  姚链心中觉得好笑,但表面上只能奉承着沈安的拳脚无双,刀法无敌。

  沈安精神大振的练了一会儿刀,大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捶打着。

  沈安大怒,拎着木刀就准备去开门。

  可姚链的动作更快,他抢先过去开了门,然后见外面是应该还在养伤的杨沫,就赶紧让他进来。

  杨沫见到杀气腾腾的沈安就笑了,然后抱拳道:“恭喜沈郎君,贺喜沈郎君。”

  沈安一脸发蒙的问道:“恭喜我什么?难道官家觉着我是个大才,想把公主许配给我?”

  这次轮到杨沫一脸黑线了。

  他拱手道:“沈郎君,恭喜你要做官了。”

  我?

  沈安觉得杨沫就是来搞笑的,所以就说道:“吃了没?没吃一起弄点。”

  杨沫的嘴角抽搐着,说道:“小人吃过了,沈郎君,赶紧吧,咱们要马上进宫……”

  沈安瞬间就傻了。

  他赶紧收拾了一下,果果舍不得他,又是一番分别,最后想吃个肉馒头都不行,杨沫担心他在皇帝的面前出丑。

  沈安浑浑噩噩的,出门才知道问原因。

  “官家辍朝之后,昨日一群重臣就逼着他接宗室子进宫,可官家却不同意,两边就这么磨了磨,最后官家说让两个郡王府各出一人,在他的身边担任待诏……”

  “待诏?招待谁的?”

  沈安想回家了,这玩意儿是什么意思?

  杨沫一把拉住他,解释道:“不是抄写诏书的翰林待诏,只是让你们在官家的身边待着,每月,对,每月官俸二十贯,春冬两季各有绢七匹,罗一匹,棉三十两……”

  这么好?

  沈安简直不敢相信。

  杨沫点头道:“小人绝不敢撒谎,若是有差,郡王府全部补齐。”

  赵允让分析过,觉得沈安应当是爱财的,否则也不会一来汴梁就钻进了钱眼子里,从锅贴到炒菜,从炒菜到女人的贴身衣物……

  一句话,这位大抵就是死爱钱。只要有钱,别说是女人的私密衣物,就算是神仙的东西也做得。

  果然,沈安的眼中多了光彩,然后问道:“能做几年?有没有加薪?”

  杨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