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70章 一战成名
  来禀告的大汉已经跑的虚脱了,他扶着边上的窗户喊道:“粮食……粮食卖不了了!”

  什么?

  一群正在作乐的商人马上变成了黑脸,其中一人说道:“早就说了朝中会拦截,罢了,那就退回去,不过这几日咱们也能赚一笔,皆大欢喜。”

  一群人顿时就遗憾起来,但却笑意不减。

  那大汉喘息了一阵子,欲哭无泪的说道:“汴梁周边的粮价降了!”

  呯!

  一只酒杯落地。

  呯!

  商人们目瞪口呆。

  “昨夜沈安就令人拉了粮食过去,还是三十文一斗啊!”

  啥?

  尼玛!那我们还拉过去干嘛?运费和人工都亏掉了啊!

  一个商人起身喊道:“快!快去找沈安!”

  才说完这人就嗝儿一声,竟然晕了过去。

  酒楼里一阵大乱,随即一群商人就和疯狗般的冲了出来,吓得周围的人纷纷闪避。

  这群商人一路跑到了粮食售卖点,却发现沈安不在,而他们的人依旧在买陈粮。

  “停下!停下!”

  一个商人冲了过去,拼命的踢打着一个男子。

  男子大概是他的手下,所以丢下粮袋后就无措的站在那里,任由他踢打。

  “都停下!都停下!”

  这群商人冲进了人群中,然后揪出了自己的手下,随后那些被雇佣的闲汉都不耐烦的喊道:“还买不买了?”

  “不买了!”

  一个商人喊破了嗓子,吓了在场的人一跳。

  此刻天色渐晚,许多人正在收拢那些铜钱,更多的人在准备赶着大车回去。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那个商人。

  商人转身环视一周,膝盖一软,缓缓的跪在了地上。

  他伸出双手撑在了地上,然后抬头道:“小人错了……”

  ……

  今天的晚饭很丰盛,果果却睡的不想起,陈大娘一叫她就撒娇,然后抱着哥哥做的布偶继续睡觉。

  “果果。”

  果果抱着布偶摇头,然后就被抱了起来。

  “哥哥。”

  果果搂着沈安的脖颈,喃喃的道:“还要睡。”

  沈安一边抱着她出去,一边说道:“现在你睡的欢,晚上可就睡不着喽。”

  饭堂里已经点了蜡烛,沈安带着果果坐下,恍然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适应了这种微微昏暗的照明状态。

  果果渐渐的来了精神,然后抄起筷子吃的香甜,让沈安都跟着多吃了些。

  “郎君。”

  庄老实出现在门外,禀告道:“外面来了不少人,说是知道自己错了,恳请郎君饶他们一次。”

  “要吹冷些。”

  果果喝汤急了些,结果被烫了一下,正眼泪汪汪的看着哥哥。

  沈安叫人取了冷开水来给她漱口,然后说道:“知道你想和花花玩,去吧。”

  果果一声欢呼,然后就往外跑。

  在门外等着的花花跟了过去,沈安才对庄老实说道:“就说此时下衙了,概不接待,若是不肯走,那就叫了军巡铺的人来。”

  庄老实去了,等了一会儿带了杨沫进来。

  “沈郎君,漂亮!”

  杨沫竖起大拇指赞道:“郡王得了消息,刚才已经是喝的伶仃大醉,直说小郎君有了个好知己,此生不愁了。”

  沈安微微一哂,说道:“郡王的消息倒是灵通。”

  “那是。”

  杨沫并未否认这个,大抵也有展示些实力的意思。

  “据说赵允良大发雷霆,肖青被训斥的面上无光。”

  “这倒是个好消息。”

  沈安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甚至还开戒喝了一口酒。

  等杨沫走后,庄老实进来说道:“郎君,是不是太锋芒毕露了些?”

  沈安摇摇头,把玩着酒杯道:“不管是为了孝道还是为了我和果果的未来,家父的名声必须要洗干净。所以我不惜各种手段,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加的有分量而已。”

  庄老实有些为难的道:“郎君,小人说句难听的……若是阿郎那边……”

  “你说他确实是做了错事?”

  庄老实点点头。

  沈安笑道:“就算是他做了错事,那么我也会用功劳来压住那些错处,至少让果果的未来不至于受到影响。”

  庄老实点头,很是认同这种做法。

  “郎君,这会很艰难。”

  沈安微笑道:“人这一辈子怎么过都是过,有个目标也不错,免得我会懈怠。”

  他自信自己能在这个时代成为最富有的那一批人中的一个,酒色财气无所不有。

  但好日子不长啊!

  还有多久?

  他在想着大宋和辽国的好日子,等辽人自顾不暇之后,大宋的好日子也该要结束了。

  一夜好睡,第二天沈安再次进宫。

  他不会再犯老错误了,可那些去参加常朝的官员们依旧在偷笑。

  两位郡王没来。常朝就是一个过场,宗室本就是可来可不来的那一批人。

  但他看到了赵允良的兄弟赵允初,这位据说是上朝狂魔,每一次常朝都不错过。

  到了垂拱殿,肖青已经在了。

  沈安见他的精神有些萎靡,就笑道:“肖待诏这是熬夜了?哎!年纪大了可要小心啊!比如说我吧,前晚我就睡了一个时辰,可第二天精神照样好的不得了,这就是年轻人的精神……”

  “啊……呃!”

  身后一个哈欠声传来,哈欠打了一半就被沈安这话给膈应了。

  人打哈欠的时候不能终止,否则会很难受。

  而包拯的一个哈欠就这样被终止了,然后眼中流泪,想再打一个却没有了情绪,顿时怒火中烧。

  沈安一看不对,就正色道:“包公,您的面色怎么看着比上个月年轻了呢?”

  包拯最近沉迷于自家儿子的可爱中无法自拔,所以闻言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老脸,问道:“真的?”

  沈安说道:“真的不能再真的,不信您问问肖待诏。”

  肖青自诩清正,可此刻也只有笑着说对的份。

  沈安的眼中多了笑意,正准备调侃他一番时,韩琦来了。

  韩琦一来就带来了一股爽快的气氛。

  “沈安你干的好啊!昨夜竟然有一个往日相熟的商人来求情,老夫哪里会理他,直接叫人轰走。”

  他不掩饰自己的欣赏,说道:“一群商人自诩厉害,昨日据说还去樊楼庆贺,可却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沈安,要不从武吧,你有这等心思,迟早会成为名将。”

  包拯皱眉道:“从什么武?老夫看沈安这资质以后定然能成为一代名相。”

  “好大的口气!”

  富弼等人来了,大家看向沈安的目光各有不同,但都有些晦暗。

  张方平赞道:“少年不凡啊!吾辈老矣,当避他们一头地。”

  “哦!谁能当得起苏轼第二的美誉?”

  赵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