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73章 有信出墙
  “沈安真的做官了?”

  榆林巷里以前没有官员居住,自从沈安兄妹在这里安家之后,每天都能看到沈安骑马进出。

  马匹在大宋属于紧缺物资,除去官员和官方人士之外,百姓想都别想。

  又是三天一轮值,沈安和夕阳一起走进了榆林巷。

  “只有官员……说是官家怕他们赶不上早朝,所以才给配马……”

  “那沈安他……”

  “前几日有人说什么……对了,说一个姓沈的少年做了官家的近臣,莫不是沈安?”

  王俭站在门外,身边是阿珠。两人呆呆的看着沈安骑马缓缓而来。

  少年天天闻鸡起舞,身体看着有些瘦弱,却不是虚弱,而是在抽条。

  他的眉间多了从容和平静,目光扫过来,却没有什么情绪。

  他竟然忽视了我们?

  阿珠想起当初刚搬来时见到的沈安。

  那时候他们兄妹就像是逃难般的来到了这里,住在那狭小的屋子里,关上门连光亮都没有。

  那时候的阿珠甚至都不屑于和这等人做邻居,所以语出不逊。

  如今少年穿着青衣而来,神采飞扬,恍如那清晨的阳光,让人觉得生机勃勃。

  “沈待诏,小人送羊肉来了。”

  沈安才到家门口,那个匪号叫做赵无敌的屠户拎着半只羊飞奔而来。

  “辛苦你了。”

  沈安知道这人是专门等着自己下衙才来,就为了套个近乎。于是他就微微一笑,对出来的庄老实说道:“以后赵无敌送羊来时,记得给他碗茶水解渴。”

  赵无敌堆笑道:“沈待诏说笑了,小人哪里当得起赵无敌啊!”

  沈安对他笑了笑,说道:“当得起,说不定哪日我也取个一拳镇汴梁的匪号。”

  “哥哥!”

  “哎!”

  果果出来了,沈安抛下赵无敌进了家。

  赵无敌和庄老实交接了钱,然后感叹道:“沈待诏取个匪号都那么清新脱俗,真是能者无所不能啊!”

  大宋的市井人物大多喜欢给自己取个匪号,比如说什么镇关西、赵无敌之类的,让人听了就知道是个好汉。

  若是在以前,王俭肯定要讥讽沈安一番,说他这是上不得台面,和泼皮为伍最好。

  可现在他只能木然的看着赵无敌拎着钱出去。

  阿珠喃喃的道:“当初他们兄妹可是一无所有的,可怎么才几个月就变了呢?”

  王俭的心情本就不好,听到这些话不禁怒上心头,就喝道:“妇人家懂什么?滚进去!”

  阿珠的心情更坏,就下意识的反驳道:“我不懂?你自家踌躇满志的说要教贵人家的孩子,如今那孩子每日都往隔壁跑,你呢?天天在家坐吃山空……要不要脸!”

  啪!

  王俭一巴掌挥了出去,然后阿珠就捂着脸骂道:“你个没良心的,当年若非是我爹爹帮衬,你哪有今天的日子,来啊!来啊!打死我,打死我你就再娶一个……”

  沈家的大门关上了,挡住了外面的喧嚣,也挡住了外人窥视的目光。

  巷子里一阵唏嘘,然后东家喊儿子,西家骂女儿,炊烟渐渐升起……

  沈家的炊烟也渺渺升起,沈安抱着果果在问今天的情况。

  “……中午我吃了粥,粥里有……有菜,有肉肉……”

  沈安含笑听着,随后庄老实来禀告了今天家里的事。

  “郎君,家中采买米粮时,那些粮商都有些不自在,不过倒是没人敢胡乱涨价。”

  沈安点点头道:“我和果果以后就吃两种,一是大米,二是麦粉,至于粟米,你们爱吃就买。”

  大宋以南北为界,北边的主食是粟米和麦粉,而南方却是大米。

  所谓的粟米就是小米,沈安不大吃得惯,果果还小,跟着他也渐渐的改了习惯。

  人一旦习惯了某种主食,那几乎就是根深蒂固。

  庄老实有些纳闷的道:“郎君,粟米养人!”

  北边的人不吃粟米,这几乎和以后的华夏人不吃米饭去吃面包一样的古怪。

  沈安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对还在嘀咕着哥哥许久都没做好吃的果果说道:“哥给你弄一个好吃的。”

  “好,哥哥最好。”

  沈安洗手换衣服,然后去了厨房。

  上好的肥肉焯水,然后切片。

  “粟米发的不够,不过将就吧,多蒸一会儿。”

  “糖拌进去,盐也来一些,还有果脯……”

  “好,把肥肉片子弄进去,别挤在一块啊!”

  稍后蒸汽升腾,果果就馋涎欲滴的在灶边守着。

  大火蒸了一个时辰后,这道菜就得了。

  黄色的粟米看着油光锃亮的,果脯散落在其间,诱人之极;下面还有一片肥肉从粟米里冒了点头,沈安夹了起来,然后送进嘴里。

  软、糯、入口即化。甜为主,但带着一丝咸味,更让人牵挂……

  粟米吸饱了油水,加上果脯的香味,和软糯的肥肉合在一起,那味道……

  沈安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享受顶级美食,果果再也忍不住了,就伸筷在碗里搜寻,费劲的扒拉了一片肥肉进碗里。

  “好吃!”

  一碗另类扣肉被两兄妹吃了个干净,其它的菜倒是被冷落了。

  吃完饭略微歇息一会儿,兄妹俩开始在院子里散步。

  “哥哥,花花今天欺负咩咩,咩咩好可怜……”

  “哥哥,周都督早上跑摔了,还哭……”

  夜色渐渐降临,正堂边上挂了一个灯笼,光线微暗。

  沈安听着妹妹的嘀咕,心中渐渐平静。

  近来朝中渐渐多了暗涌,所有的暗流都指向了文彦博。

  三年首相了,文彦博却不肯主动滚蛋,那么自然有人会让他滚蛋。

  沈安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富弼的事,如果有的话,那他觉得自己以后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

  “噗!”

  沈安正好牵着妹妹转身,外面突然有东西被扔了进来,落在地上发出了噗的一声。

  沈安瞬间就抱起果果往后跑,若非是想起此刻没有炸药,他肯定要来个卧倒。

  “郎君闪开,看我的!”

  姚链得意洋洋的冲了出去,可外面哪还有人。

  他一直想好好的表现一番,但机会往往失之交臂,让人遗憾。

  他骂骂咧咧的回来,然后捡起了地上的东西。

  “郎君,是个包袱,好重……难道是铜钱?”

  沈安把果果交给陈大娘带去后院,然后走了过去。

  “是砖头,晦气!咦!郎君,有封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