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7 5章 老文要完蛋了
  沈安的话一出口,殿内的君臣们都呆若木鸡。

  那可是河图啊!

  啥是河图?

  河图就是远古圣人才能得到的祥瑞。

  话说伏羲某日站在黄河边上看漩涡,看一看的那漩涡里竟然钻出来一匹龙马……

  龙马的身上有玄奥的让人看了懵逼的图案,但圣人就是圣人,一下就感悟了大道,从此走上了……

  这个有些修真的味道,错了。

  实则是圣人看了这些图案之后,就参悟出了八卦。

  这可不是后世那些家长里短的八卦,而是华夏传承许久的那个八卦。

  这玩意儿也就是圣人才能有,可如今的大宋谁是圣人?

  众人都看了一眼皇帝,这位才是圣人啊!

  你文彦博居然那么大胆?

  不对!

  富弼突然觉得不对,而文彦博已经出来请罪了。

  “陛下,臣从未收到过什么河图,但人言可畏,臣请外放……”

  这是以退为进,皇帝多半会挽留,然后他再收拾沈安。

  是的,老文认为这就是沈安弄的鬼。

  河图啊!这玩意儿不造反你拿来干什么?

  老夫和你有啥深仇大恨?你竟然使出这等绝户计来对付我。

  信被陈忠珩收了上去,赵祯看了看,眉间不见喜怒,淡淡的道:“此事大谬,荒唐!荒唐!”

  肖青在边上差点肚子都要笑抽筋了。

  你竟然敢对文彦博出手……你想咋死?

  赵祯也觉得不大对,他是觉得老文该准备下课了,换一个人上来,可也不能用这等手段吧?

  于是他的目光不善,盯住了沈安。

  “谁扔的?”

  这语气好似已经确定了沈安的嫌疑人身份,而且看周围的宰辅们,个个都是一脸厌恶的模样。

  沈安,你这是自绝于……

  “陛下,这真是臣昨晚收到的啊!”

  沈安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可他看了一眼文彦博那冰冷的表情后,就知道这事儿恐怕不简单。

  这种时候千万别当炮灰啊!

  沈安想了想,说道:“臣只是个待诏,说句不该的,文相要是倒霉了,那和我也没关系不是。陛下,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臣万万是不会做的。”

  文彦博厌恶的道:“那封信为何别人不给,偏生给你了?”

  老文的对头不少,但这封信为何不给他们?

  这个疑问和假设成立!

  而且你沈安得了这封信为何会交上来?

  这是沈安第一次尝试掺和朝政,结果不怎么好。

  赵祯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少年有些搅屎棍的雏形,就淡淡的道:“沈安……少年不可太闲,你以后可一日来此,一日去和赵仲鍼读书。”

  救命啊!

  沈安觉得自己所有的想法都被赵祯给看穿了,然后被他轻松的破解,并且还丢给了自己一个苦差事。

  赵仲鍼无所谓,可赵允让是个老流氓啊!

  众人告退,文彦博看了沈安一眼,心中那股子郁气渐渐升腾。

  富弼也觉得沈安做的过分了,就低声道:“该教训一下才好。”

  肖青再也抑制不住对手彻底完蛋的喜悦,那笑容几乎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得意而舒畅。

  他们还没走到大门处,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走来。

  “陛下,陛下。”

  赵祯刚准备从后面走了,闻言问道:“何事?”

  内侍双手端着一份奏疏,低头道:“陛下,盐铁副使郭申锡有奏疏……”

  郭申锡被派去视察黄河,此刻来奏疏,难道是黄河又出事了?

  汴梁前方就是黄河,这些年汴梁可没少遭灾,所以大家一听就止步回身。

  赵祯接过奏章,低头仔细看去。

  大家都在门内等着,渐渐的,赵祯的面色越发的冷了。

  他缓缓抬起头来,目光在宰辅们的脸上转了一下,平静的道:“郭申锡弹劾河北都转运使李参……阴遣人送了河图……进京……”

  文彦博瞬间就转身看向了沈安。

  那目光中全是愧疚。

  老夫错怪你了。

  沈安却在悲愤着:早点啊!我想去新衙门,可皇帝都说了让我去教那小子读书,咋去?

  赵祯看了过来,忽略了沈安的不忿。

  文彦博突然觉得浑身都在松软着,他向前而去,直至帝王前方,躬身道:“陛下,这是污蔑……”

  赵祯的目光在看着虚空之前,甚至还看了沈安一眼。

  “文卿……”

  这声音很坚定。

  文彦博看了一眼前方,然后撩起袍子跪了下去。

  “陛下,臣……万万不敢如此……”

  沈安在看着这一切,他甚至还看了富弼等人的反应。

  气氛有些紧张。

  富弼的脸上全是惶然,好像郭申锡弹劾的是自己。

  张方平木然的看着地面,仿佛那里刻画着河图的图像,蕴藏着天地之大道。

  曾公亮在看着笏板,那上面却空无一字。

  包拯不知道该怎么去干涉这个事,他觉得沈安点燃了一根大爆竹……

  嘭!

  一家伙炸死了好多人。

  ……

  不关我的事啊!

  沈安回到了自己的值房,隔壁的肖青在不停的放屁,仿佛是在得意着什么。

  他肯定会得意,因为沈安捅了马蜂窝,不管文彦博的未来如何,这次应该是官场地震了。

  连续放了好几个屁之后,肖青的兴奋情绪缓缓回落。

  他走到了隔板边上,把耳朵贴上去,可惜听了半晌,隔壁的沈安啥动静都没有。

  他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开始踱步。

  这一次他踱步了很久,直至下衙。

  下衙了,沈安回身关门,就看到隔壁人影一闪,肖青就一溜烟跑了。

  “这人……有病?”

  沈安不知道他在兴奋什么,锁好门后就慢悠悠的出宫。

  他慢慢走到了宣德门的左侧,然后就看到了一队文官站在那里,神色肃穆。

  “那谁啊?”

  沈安的问题并未得到回答。

  门外的文官突然跪在了地上,身后的人都跟随着。

  外面的百姓在围观,但无人嬉笑。

  那个文官抬头,大声喊道:“臣弹劾文彦博……”

  守门的军士木然看着,并不干涉。、

  这文官大声的喊道:“贵妃张氏之父曾是文彦博家中的食客,两人宫里宫外相互勾结,几欲陷江山于危难之中……”

  卧槽!

  这是疯狗啊!

  沈安出门就上马,然后一溜烟回家。

  所谓贵妃张氏,就是仁宗赵祯的心头肉,死后被追封为温成皇后。

  但是很遗憾,文人们不认同这个皇后的追封,所以还是称呼她为贵妃。

  老文要完蛋了啊!

  沈安不知道该欢喜还是忧愁,等到家见到赵仲鍼正在看着曾二梅做扣肉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