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76章 我一板砖
  赵仲鍼很喜欢吃这个扣肉,甚至还和果果争夺了起来。

  沈安没有胃口,看着他们在抢夺扣肉,突然问道:“你想学什么?”

  赵仲鍼在吃着扣肉,油脂从嘴角溢出。他呆了一下,然后刨了一口饭,才满足的说道:“我不知道。”

  上有赵允良和赵宗实,边上还有沈安,赵仲鍼现在很幸福,每天都在挂念着美食。

  好吧,这孩子现在真的很幸福。

  沈安觉得这幸福起码有一半自己带给他的。

  他缓缓起身出去,看着周都督在院子里和花花疯跑。

  老文要倒霉了。

  可他倒霉关我屁事啊!

  沈安很惆怅的想着明天要去汝南郡王府的事。

  大门被扣响,沈安没见到人,却迎了过去。

  开门后,来者果然是文彦博。

  “老夫今日倒是让你受委屈了。”

  文彦博只是道歉了一下,然后就单刀直入:“是谁?”

  沈安一脸诚恳的道:“我真不知道,若是知道的话,我也不会傻乎乎的把那封信递上去……”

  文彦博微微点头,沈安补刀道:“那对我没半分好处。”

  老文,你就去和对手厮杀吧,越激烈越好。

  “送信人可有痕迹吗?”

  文彦博的声音很轻柔,但沈安坚信他此刻正在酝酿怒火。

  “没有,就是裹着砖头扔进来的。”

  沈安的表情真的很诚恳。

  文彦博仔细看着,甚至还释放了一下气息。

  “真的?”

  “十足真金。”

  沈安知道老文这是要发狂了,此刻谁给他挖坑,那么以后就是不死不休。

  文彦博突然拱手道:“老夫今日得罪了。”

  老文前脚才走,陈忠珩就来了。

  “你妹妹呢?”

  若非相信陈忠珩已经被彻底割干净了,沈安非得要把他弄个半死不可。

  “我妹妹睡了。”

  陈忠珩点头道:“小孩子要多睡,你这个哥哥做的极好……”

  “花花……”

  陈忠珩还没说完,果果就跑了过来,随后花花也来了。

  “见过……见过……”

  果果微微歪着头,却忘记了陈忠珩。

  “咳咳!去玩吧。”

  在陈忠珩的满脸黑线下,沈安干笑着哄走了果果。

  陈忠珩悻悻的道:“那事真的没有人?”

  “真没人。”

  沈安没想到皇帝的反应竟然那么大。

  这是啥意思?这是要准备把文彦博给煮了?

  老文……

  陈忠珩看到沈安脸上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就没好气的道:“此事牵涉甚大,你莫要隐瞒什么,否则果果就给我养吧。”

  这个死太监,竟然敢威胁人。

  沈安突然捂着脑门道:“我怎么有些头晕呢……”

  陈忠珩冷笑道:“你晚了一步,肖青已经请了病休。”

  啥?

  沈安怒道:“他先前跑的比我还快,我才关好门,回头就不见人影了。这是欺君之罪,要弄死他!”

  陈忠珩摇摇头道:“他只是过客,而且明后日他不当值,说是请病休,实则只是想代表华原郡王表态……他们不干涉朝政。”

  啪!

  沈安一拍手,无辜的道:“我也不干涉啊!”

  “你已经干涉了。”

  陈忠珩笑的很是幸灾乐祸,沈安打赌他是在嫉妒自己有个妹妹……

  沈安把他送到门外,正准备回身时,陈忠珩突然说道:“差点忘了……那个,陛下让你这几日都去上朝。”

  什么?

  沈安只觉得天旋地转……

  没法活了啊!

  ……

  第二天凌晨,沈安磨磨蹭蹭的洗漱完毕,却没胃口吃东西。

  他去隔壁看了还在睡的果果,出来叮嘱道:“这两天要小心外人。”

  庄老实也感受到了那股子气氛,他恶狠狠的道:“郎君放心,谁敢再来扔东西,小人打断他的腿。”

  沈安出了榆林巷,还带上了那块裹着书信来的板砖,准备拿给陈忠珩去寻找证据。

  汴河横穿汴梁城,河水悠悠,两岸密布着店铺。

  汴梁城在渐渐苏醒,那些店铺灯火通明,掌柜在呵斥着懒惰的伙计,转过头伙计又在打盹。

  “老乞婆,赶紧滚蛋吧!”

  左边一个店铺里一阵叫骂,接着一个老妇人被赶了出来。

  “滚!”

  一个男子走出了店铺,厌恶的冲着地上吐了口痰。

  “郎君,这是做典当的周青。”

  “我的钗子,我的钗子……”

  老妇人趴在地上寻找着,最后只找到了一截断掉的玉钗。

  边上的商人一阵唏嘘,原来这老妇人是来寻亲的,只是她儿子犯事被关押,大概还得有半个月才能出来。

  一个老妇人在这等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无亲无故就是最大的绝望。

  “滚!”

  老妇人大概是走投无路了,所以就拿自家的玉钗来典当,结果玉质不好,周青这里压价太狠,她就哀求了一下,却被赶了出来。

  周青大抵是泼皮一类的人物,所以喝骂之后就顾盼自雄的看着左右,“看个屁啊看!”

  呯!

  周青捂着后脑缓缓转身,就见身后一个少年正提着一块砖头。

  他把手收回来,看着上面的鲜血,就喊道:“杀人了!”

  “你的头很硬。”

  沈安很认真的再次挥动砖头。

  呯!

  周青额头中招,他指着沈安,摇摇晃晃的退后几步,然后缓缓软倒在地上。

  “杀人了!”

  周围一阵慌乱,顷刻间大家都是该干嘛干嘛的状态。

  沈安过去扶起老妇人,见她拿着半截断掉的玉钗在嚎哭,就说道:“老人家,你儿子叫啥?”

  老妇人只是嚎哭,断断续续的追问了几次,才说了儿子的名字,却是小名。

  “官人来了。”

  军巡铺的军士飞快赶来,沈安起身道:“那个啥……人没死,但也不轻省,可要把我关进去?”

  “沈郎君……不,是沈待诏。”

  军士中有人认出了沈安,等看到他扶着那个老妇人时,就说道:“沈郎君这是路见不平啊!来人,把周青弄走。玛德!这些泼皮整日就不干好事,连老人都打,这次非得让他脱一层皮……”

  这样也行?

  沈安直接傻眼了。他本想被弄进开封府府衙里,等老包下朝后再处置,这样也能完美的避过那场大战。

  可没想到这些军士竟然‘趋炎附势’,直接拿下了被板砖撂倒的周青。

  他只得让姚链扶着老妇人去开封府找人。

  “叫人安置好,晚些送钱给她,好歹在见到她儿子之前不能衣食无着。”

  沈安交代的很细心,临走时老妇人双膝一软,幸而姚链眼疾手快扶住了。

  “老人家千万别这样,会折我的寿。”

  沈安独自上马进宫,心情却渐渐的好了起来,而且觉得心中的那些担忧都消散了。

  他想起了前世有人说行善积德虽不敢说有来世福报,但能让你身上那些不好的气息渐渐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