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86章 锦囊妙计
  汝南郡王府中最近的焦点是音乐。

  每天从早上开始,一群女妓就聚集在一起学习怎么吹唢呐,那气势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从此之后,郡王府的孩子们都别想再睡懒觉了。

  赵仲鍼很勤快,大清早就去了父母那边。

  从出门开始,唢呐的声音几乎就无所不在。

  等到了父母那边时,赵仲鍼记得祖父说过要少来打扰,就在外面问了情况。

  仆役打着哈欠说郎君很好,早上说睡的极好。

  里面的唢呐声让人头皮发麻,稍后止住了,那个胖女也出来了,一脸的得意。

  “见过小郎君。”

  胖女的脸上不只有得意,还有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小郎君,郎君睡的极好,脸色也好,如今正在看书。”

  赵仲鍼点点头,然后去了祖父那边。

  赵允让显得精神极好,祖孙俩一起吃了早饭后,就把赵仲鍼往外赶。

  “如今咱们家不是什么潜邸,该如何就如何,你只要不成纨绔,其它的随意。”

  赵允让也想通了,所以难得的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阿郎,礼房的唐仁求见,看着挺急的。”

  赵允让笑道:“宫中无人怀孕时他不敢来,如今一下有了两个,他倒是不怕避嫌了,让他来。”

  ……

  不用去上朝的感觉很不错,沈安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哥哥,起床啦!”

  大清早果果就活力十足的在锻炼身体,有板有眼的做着哥哥教的什么早操。

  等沈安打着哈欠出来时,就见到果果在前,花花和咩咩在后,一人两动物在小跑着。

  果果跑过来后,就招手道:“哥哥快来。”

  “来了。”

  沈安也顾不得洗漱,就跑到了前面。

  锻炼完身体,早饭就来了。

  因为沈家是吃三顿,所以早饭没那么丰盛和大分量。

  果果的是肉菜粥加半个煮鸡蛋,还有一个果子。

  她吃了粥,然后悄然拿起果子就准备闪人。

  一个小小的女娃,手中拿着一个果子,眉间全是紧张的小模样很可爱。看到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路方式后,边上的陈大娘一脸的宠溺都掩饰不住了。

  “安北兄……”

  沈安正在吃着汤饼,闻声抬头,然后嗯了一声。

  正在蹑手蹑脚跑路的果果回身,苦着脸走回来,然后拿起了那半个鸡蛋塞进嘴里。

  赵仲鍼进来时见到的就是果果正在打嗝的场景。

  “鸡蛋要小口小口的吃,别噎着了。”

  沈安端着水杯在给她喂水,满脸都是疼爱之色。

  果果委屈的打着嗝,眼睛里泪水在充盈着,让沈安心疼的不行。

  “下次不许挑食……”

  本想轻微的呵斥一下,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一个腔调:“下次哥哥给你做成蛋饼好不好?要不做成蛋羹也行啊!嫩嫩的,果果肯定喜欢。”

  沈安觉得自己对果果就是父亲的心态,许多时候总是会心软。

  “安北兄。”

  沈安抬头,见门外站着一个垂首的男子,就问道:“他有事?”

  赵仲鍼见果果在吸鼻子,就先哄道:“果果别哭,回头我带你到我家玩去。”

  “你家一堆孩子,我妹妹……罢了,能担保安全就去。”

  沈安本想拒绝,但想到果果没有朋友也寂寞,就同意了。

  果果看了沈安一眼,沈安点头道:“你仲鍼哥哥还算是有信用,可以去玩。”

  赵仲鍼顿时就欢喜的道:“晚些我就带着果果去,保证一根头发都不掉的送回来。”

  两人在说着这些闲话,门外的男子却始终没有抬头,沈安的满意就多了几分,然后起身带着他们去侧厅。

  “枢密院礼房主事唐仁见过沈待诏。”

  男子一脸正色的拱手行礼,看着正气十足,让人心中不禁要赞叹一声‘好个君子’

  沈安一脸茫然的道:“礼房不是主管对辽事务吗?怎么到我这来了。”

  男子正色道:“某往日对沈待诏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只是进了大门,某就觉着一股子贵气迎面扑来,顿时精神百倍……”

  这个……

  沈安觉得有些荒谬,一个正气十足的家伙,一张嘴竟然全是谄媚的谀词,这个画面实在是太过违和了吧!

  沈安随着他的谀词渐渐的有些飘飘然了。

  “安北兄。”

  赵仲鍼无意的一声叫醒了沈安,他不禁暗自汗颜,心想怪不得那些官员都做官有瘾,原来有那么多好处啊!

  他板着脸道:“有事说事啊!”

  唐仁马上就微微弯腰,说道:“昨日辽人使团来了,送来了辽人国母的遗物,我去交涉,那辽使跋扈,多番威胁,想要增加岁币不说,还想拿回什么故地。”

  宋辽两国之间的账是算不清的,所以一边说燕云十六州是大宋的,一边说扯淡,你们还有地方是我们的。

  “那就扯皮呗!”

  外交不就是扯皮吗!

  沈安的满不在乎让唐仁苦笑道:“可他们还威胁说要牧马汴梁……这可是以前没有过的。”

  “那么嚣张?”

  沈安摸着下巴看了赵仲鍼一眼,见他微微点头,就说道:“那简单。”

  简单?

  唐仁差点把眼珠子给瞪下来了。

  要知道在礼房内部可是炸锅了,大家都在担心辽人的这个威胁。

  按照某个官员的说法就是辽人的大军现在只是用于狩猎,这简直就是极大的浪费,说不定耶律洪基现在正想着倾巢出动,饮马黄河呢。

  可沈安竟然轻描淡写的就说了个简单。

  若非是知道沈安把辽人莫名其妙的弄疯了,唐仁铁定会转身走人。

  现在即便没走,这也是看在赵仲鍼的面子上。

  沈安淡淡的道:“我这里有些法子,若是看得上你就用,看不上就算了。”

  他叫人送来纸笔,然后写在上面交给唐仁。

  唐仁苦笑着看向赵仲鍼,心想你还和我玩什么锦囊的手段,可这是辽使啊!

  赵仲鍼却板着脸道:“照着做。”

  他上次惹祸之后,自以为要倒大霉了,所以才主动进宫请罪。

  可没想到辽使竟然被沈安一番话给弄疯了,这让他对沈安的景仰当真是如滔滔江水那个啥。

  所以在外交这一块上,赵仲鍼对沈安有着迷信般的信任。

  沈安矜持的道:“我那只是一己之见,你尽可随意。”

  ……

  辽国的国号先前叫做契丹,后面改做大辽。如果书里做分割的话,我担心书友们会觉得混乱,所以一律称为‘辽国’,‘大辽’。

  ——特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