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93章 燃烧弹
  从郡王府回来后,沈安就觉得不大对劲。

  等晚上睡觉时,刚迷迷糊糊的,就听到花花在狂吠。

  沈安霍然起身,在柜子里摸出个东西,然后冲到了前院。

  一个黑影在墙头跃下,花花悍勇的扑了过去。

  “花花,回来!”

  沈安大喝一声,花花虽然不明所以,但在狂奔却突然转向。

  那黑影一怔,然后就挥舞着长刀冲了过来。

  姚链已经拎着棍子来了,庄老实和周二也来了,甚至连曾二梅都拎着个木盆冲了出来。

  “郎君退后!”

  姚链发誓今夜要让沈家上下知道自己的武力值。

  沈安已经点燃了火折子,冲着黑影狞笑道:“老子等你好久了!”

  他的手中是一个瓷瓶,此刻瓷瓶口子已经被点燃了。

  火焰升腾,看着很是热烈。

  黑影哪里会怕这等小小的火头,冲势不减反增。

  沈安的手一扬,近距离之下,黑影避无可避。

  “渔网!”

  沈安大喊一声,然后几乎是抱头鼠窜。

  瓷瓶撞到了黑影的身体,于此同时,墙头上冒出一个黑影。

  姚链看到了墙头上的黑影,只觉得浑身发冷,不禁喊道:“郎君,是弓箭!”

  沈安马上就躲到了大树后面。

  箭矢破空而至,墙头上的黑影一跃而下,直扑前方的黑影。

  轰!

  火焰瞬间从前面的黑影身上窜了起来,同时箭矢也射中了他的大腿。

  后面的黑影已经扑了过来,下一刻就会扑倒对手。

  沈安这才知道后面的是队友,就喊道:“躲开!”

  后面的黑影闻声就闪了一下。

  火光照耀下,能看到他很年轻,大抵和沈安差不多大。

  “啊!”

  中箭的黑影浑身都燃烧了起来,火光熊熊,就像是一支人形火炬。

  汴梁城隔不远就有军巡铺,他们的反应很快,男子的惨叫声刚结束,外面就有人在敲门喝问。

  可沈家上下都被燃烧的男子吓坏了,最后还是沈安去开的门。

  “是刺客。”

  军巡铺的军士们看着倒在地上燃烧的男子都不禁目瞪口呆。

  “这是……为何烧的那里厉害?”

  “天谴!”

  沈安冲着姚链吩咐道:“把他钩出去!”

  “这是天谴。”

  沈安一本正经的道:“此人来沈家行刺,结果遇到了雷劫,知道什么是雷劫吗?”

  几个军巡铺的军士只知道摇头,一脸懵逼。

  那个少年也过来了,手中拿着大弓,腰间有长刀,拱手道:“折克行见过沈待诏。”

  沈安点点头,继续说道:“雷劫就是老天爷看人不顺眼,一个炸雷劈下来……懂了吗?”

  一个军士自行脑补了一番,说道:“是啊!当年我们隔壁村的有个女人不孝顺舅姑,结果大晚上就被雷劈死了。”

  沈安叹道:“着啊!就是这么一回事……呃!”

  他眨了一下眼睛,缓缓看向了那个少年:“你说……你说你是谁?”

  少年一脸恭谨的叉手道:“小子折克行,见过沈待诏。”

  折克行?

  沈安呆了一瞬,然后爆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走过去拍着少年的肩膀说道:“折家的?”

  少年点头,一脸仰慕的道:“早就听说沈待诏敢和辽人对峙,还弄疯了辽使。此次陛下使人来保护沈待诏,小子就自告奋勇,只是没想到沈待诏手段高超……竟然能召唤雷霆。小子佩服之至,恳请沈待诏收我……”

  折克行啊!

  沈安觉得脑子有些发蒙。

  折克行竟然是我的崇拜者?

  折克行是谁?

  但凡知道点宋史的都该知道他。

  这位先期被冷落,后来觅得机会一战成名,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折克行,对阵西夏号称不败!

  这位猛将兄竟然是我的崇拜者?

  沈安干笑一声,说道:“今夜多亏了你,若非如此,一旦被那贼人冲进了屋里,沈家就会化为灰烬,你且稍待,我这里应付了再说。”

  至于雷霆……这忽悠大了啊!咋圆场?

  沈安在盘算着。

  姚链等人已经用钩子把那具还在燃烧的尸骸拖了出去。

  “快浇水扑灭它!好歹看看能否找到些许印迹。”

  “别!”

  沈安急忙就想阻拦,可有两个军士却笑嘻嘻的操纵着水车滋了过去。

  水一冲到火焰上,火焰马上就黯淡了下去。

  一个军士走了过去,还大大咧咧的道:“烧死的人身上有股子臭味,沾上了就脱不了……”

  “别去!”

  沈安话音未落,那火焰竟然就顺着流淌着的水蔓延开来。

  “鬼啊!”

  火焰在继续蔓延,那些军士如见鬼魅般的往后退去。

  折克行赞叹道:“这就是仙人手段啊!”

  扯淡的仙人手段!

  沈安打个哈欠,说道:“此事等开封府处置吧,大晚上的辛苦了诸位,管家。”

  “郎君。”

  庄老实拎着袋子过来,沈安说道:“这些兄弟都辛苦了,给他们弄些东西吃。”

  吃东西不算行贿。

  庄老实一脸难色的道:“郎君,家里还得清扫,小人怕是没法去买了……”

  随后就是一段推让,军士们拎着钱袋子行礼致谢,临走还把那具烧萎缩的尸骸给拉走了。

  沈安带着折克行进家,随口问道:“可要回去复命吗?”

  折克行摇头道:“不了,小子刚到殿前司没多久,没人安排……”

  折家远在府州,折克行的老子折继闵去世好几年了。家族里的男丁也不少,而地盘就那么点,所以他只得来了京城。

  他这样的将门子弟,大抵也就是安排一个闲职,以后要是没出息,那就一辈子混吃等死吧。

  两人进了书房,折克行就问了那个火焰的事。

  少年看着一脸的崇敬,沈安压住心中的飘飘然,淡淡的道:“只是些许小东西罢了,我记得军中就有霹雳弹,那个更厉害吧。”

  折克行显然对此非常了解,说道:“那是用沥青加松脂做的,能燃的久,可却不及这个。”

  他两眼放光的道:“沈待诏,这东西要是送到军中,守城可就无敌了。”

  沈安心想真要这么做的话,那得要多少酒精。

  所谓燃烧弹,不过是他用酒精加上几种材料制成的,今夜算是第一次实战,结果就烧死了一个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