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07章 商人的强大推动力(为盟主‘开心快乐就好5000’加更)
  后宫的那两位嫔妃的肚子已经确认有货了,就算是一半的机会,这次应当也会生下一个皇子来吧。

  宫中宫外一片喜气洋洋中,有人建议修建一座潜龙宫给未来的皇子居住,赵祯欣然应允,宰辅们也默然,甚至连御史们也破天荒的没有进谏。

  整个大宋都在盼着那个皇子出生。

  在这个当口,汝南郡王府就自然而然的就被忽视了。

  赵仲鍼有些懵,问道:“我不能上奏疏吧。”

  一个孩子上什么奏疏,哗众取宠吗?

  沈安看了折继祖一眼,说道:“你只管在家里说就是了。”

  折继祖的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赵仲鍼却一下就明白了。

  他家里铁定有皇城司的人,在家里说了,也就相当于是给皇帝说了。

  他想起了自家祖父经常在家说的那些犯忌讳的话,瞬间面色就白了。

  沈安把他送了出去,低声道:“别担心这个,你翁翁可不傻。”

  每个人都是演员,要演好自己的每一个角色。

  孩子,丈夫,父亲,祖父……

  每一个阶段你的角色都不同,而赵允让的角色就是假戏真做的口无遮拦,以此来保护自己的儿孙。

  而折继祖此刻的角色就是盟友。

  他听到了沈安的话,然后安之若素,这就是在表态:咱们是一伙儿的,哪怕你安排的事儿犯忌讳,我也不在乎。

  沈安回到书房,见折家叔侄依旧神色自然,就说道:“许多事情要看长远些。”

  折继祖是怎么想的沈安不管,他只是习惯性的筑基而已。

  把折家叔侄送出去之后,沈安就变脸了。

  “谁传出去的?”

  沈安并未愤怒,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庄老实苦着脸道;“郎君,现在满城都说您文武双全,文能作诗写文章,武能做弩造重器,以后定然要青史留名了。”

  “留名不留名的倒是两说,可这事我得去找人问个明白。”

  沈安觉得不能浑浑噩噩的放过了这事,于是就去找到了包拯。

  “老夫……哎!”

  包拯当时也在现场,也对陈忠珩的警告嗤之以鼻,可谁能想到才转眼消息就泄露出去了。

  丢人啊!

  “此事陛下震怒,叫了在场的臣子回来喝问,可谁都说自己冤枉。”

  沈安冷笑道:“包公您也知道审讯人犯的事吧,那些人犯谁不喊冤?谁一问话就招认了?”

  他低声问道:“是谁做的?”

  包拯摇摇头道:“没人会承认。”

  沈安微微叹息道:“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是在坑我呢,包公。辽人和西夏人若是知晓了此事,你说他们会不会铤而走险,直接把我弄走了去拷问?”

  包拯叹道:“陛下现在正在头痛怎么封赏你,你就消停些吧,至于泄露弩弓之事,老夫敢断言是无心。”

  若是有心,那就该千刀万剐。

  这话沈安信,所以他眼露精光的问道:“包公,您说官家会给我升官吗?”

  包拯皱眉看着他说道:“你小小年纪想升什么官?待诏就不错了,做几年,然后寻个机会外放,这才是稳妥的路。”

  他语重心长的道:“你还年轻,就算是官家让你去知雄州,难道你真能去做了?”

  说到知雄州时,沈安的眸子都亮了。

  包拯叹道:“就知道你还想接着你爹爹的路继续走,可那是条死路啊!你何苦……”

  他一拍脑门,苦笑道:“北望江山。你一提出来,官家就精神了几分,不过这精神却无用。”

  他起身道:“北望啊!难!”

  大宋目前的主流思想就是维持和平,军事上要发展的话,也是尽量多修堡寨,也就是给自己套上盔甲。

  沈安忍不住就说道:“世上并无刀枪不入的神功,再多的堡寨和城池并不足以守护大宋,而唯一能守护大宋的只有刀枪。”

  “老夫知道。”

  包拯不想和他谈这个问题,因为三天三夜也说不清楚。

  随后沈安就被赶出了御史台。

  御史台的对面就是暗香,沈安许久没来了,就顺势溜达了进去。

  “这个破东西,再也不用了!”

  他才刚进去,就听到一声抱怨,然后一个东西就飞了过来。

  沈安单手一抓,就抓住了飞来的‘暗器’。

  他正在自得时,却看到右边站着几个妇人,其中一个妇人的左手正好在胸脯外,保持着掏东西出来的姿势。

  而她的右手拿着一个暗香出品的托奶……

  沈安一看手中的东西,却是一个老式抹胸。

  几个妇人开始是惊讶,等看到进来的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时,就一起大笑了起来。

  沈安的老脸一红,手一松,抹胸还飘荡在空中时,他人已经冲进了后面。

  “哈哈哈哈!”

  身后的大笑声让沈安也是无语了,这些女人大抵在家就是循规蹈矩的妻子和母亲,一旦得了出门的机会,和几个闺蜜就开始了放浪形骸。

  王天德恰好也在,见他来了就眼睛发亮,问道:“可是有发财的主意了吗?”

  “我说老王,你也赚了不少了,怎么就不知足呢?”

  沈安觉得商人真的古今中外都一个德行,死要钱,往死里爱钱。

  王天德拍拍自己的大肚皮,振振有词的道:“钱这东西谁嫌弃多?安北,以后我死了,就让儿孙们弄几千贯铜钱陪葬,哪怕到了新地方也不怕没钱花。”

  “你也多存些,这人啊他就说不准,比如说我小时候交好的朋友吧,我经商,他做了小吏,然后我慢慢的发财,他慢慢的升官,结果就在去年,一场病就去了,哎!人生无常啊!”

  他认真的对沈安说道:“多存钱吧,还有,多生孩子。”

  这年头的人就是这个德行,沈安至此也明白了大宋为何每年需要铸币那么多。

  一是经济持续发展,但最大的因素却是储藏。

  华夏人都有储存的习惯,这个习惯的强大,几乎是从古至今。

  而王天德这等人也是在助纣为虐。

  沈安记得在后世的考古中,经常从墓地里挖出大量的铜钱来。

  所以他开玩笑的道:“陪葬的越多,被盗墓贼盯上的可能性就越大,你选哪一种?”

  王天德犹豫了一下,“还是要陪葬吧,不然多丢人。”

  “你厉害!”

  沈安随后就问了生意的情况。

  一提到生意,王天德就两眼放光,大抵死后被盗墓都无所谓了。

  “香露一月送进宫里一次,每一次我都多叫马车造声势,这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了,只是安北,香露不够啊!”

  王天德觉得应当敞开供应,然后赚钱赚到手发抖。

  商人的尿性沈安自然是知道的,就问道:“干花可够?”

  “不够咱们就提价,保证大宋各地都种花!”

  “酒水呢?”

  酒水大宋可是专卖制,批发商就那些商家,你要是大规模制造香露的话,每天得进多少酒水来蒸馏?

  王天德一脸不敢相信的道:“有钱还怕买不到?安北,只要有钱,在大宋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酒水……咱们提价啊!香露那么挣钱,咱们提价采买啊!”

  看着他的理所当然,沈安只觉得心底有些发寒。

  这就是商人,为了利润他们敢冒着杀头的风险。

  为了利润,这世上就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

  王天德继续在鼓动着,两片厚嘴唇上下翻动,唾沫横飞间,就像是个演说家般的激情四射。

  这就是利益驱动啊!

  沈安的心中若有所得。

  后宫的那两位嫔妃的肚子已经确认有货了,就算是一半的机会,这次应当也会生下一个皇子来吧。

  宫中宫外一片喜气洋洋中,有人建议修建一座潜龙宫给未来的皇子居住,赵祯欣然应允,宰辅们也默然,甚至连御史们也破天荒的没有进谏。

  整个大宋都在盼着那个皇子出生。

  在这个当口,汝南郡王府就自然而然的就被忽视了。

  赵仲鍼有些懵,问道:“我不能上奏疏吧。”

  一个孩子上什么奏疏,哗众取宠吗?

  沈安看了折继祖一眼,说道:“你只管在家里说就是了。”

  折继祖的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赵仲鍼却一下就明白了。

  他家里铁定有皇城司的人,在家里说了,也就相当于是给皇帝说了。

  他想起了自家祖父经常在家说的那些犯忌讳的话,瞬间面色就白了。

  沈安把他送了出去,低声道:“别担心这个,你翁翁可不傻。”

  每个人都是演员,要演好自己的每一个角色。

  孩子,丈夫,父亲,祖父……

  每一个阶段你的角色都不同,而赵允让的角色就是假戏真做的口无遮拦,以此来保护自己的儿孙。

  而折继祖此刻的角色就是盟友。

  他听到了沈安的话,然后安之若素,这就是在表态:咱们是一伙儿的,哪怕你安排的事儿犯忌讳,我也不在乎。

  沈安回到书房,见折家叔侄依旧神色自然,就说道:“许多事情要看长远些。”

  折继祖是怎么想的沈安不管,他只是习惯性的筑基而已。

  把折家叔侄送出去之后,沈安就变脸了。

  “谁传出去的?”

  沈安并未愤怒,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庄老实苦着脸道;“郎君,现在满城都说您文武双全,文能作诗写文章,武能做弩造重器,以后定然要青史留名了。”

  “留名不留名的倒是两说,可这事我得去找人问个明白。”

  沈安觉得不能浑浑噩噩的放过了这事,于是就去找到了包拯。

  “老夫……哎!”

  包拯当时也在现场,也对陈忠珩的警告嗤之以鼻,可谁能想到才转眼消息就泄露出去了。

  丢人啊!

  “此事陛下震怒,叫了在场的臣子回来喝问,可谁都说自己冤枉。”

  沈安冷笑道:“包公您也知道审讯人犯的事吧,那些人犯谁不喊冤?谁一问话就招认了?”

  他低声问道:“是谁做的?”

  包拯摇摇头道:“没人会承认。”

  沈安微微叹息道:“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是在坑我呢,包公。辽人和西夏人若是知晓了此事,你说他们会不会铤而走险,直接把我弄走了去拷问?”

  包拯叹道:“陛下现在正在头痛怎么封赏你,你就消停些吧,至于泄露弩弓之事,老夫敢断言是无心。”

  若是有心,那就该千刀万剐。

  这话沈安信,所以他眼露精光的问道:“包公,您说官家会给我升官吗?”

  包拯皱眉看着他说道:“你小小年纪想升什么官?待诏就不错了,做几年,然后寻个机会外放,这才是稳妥的路。”

  他语重心长的道:“你还年轻,就算是官家让你去知雄州,难道你真能去做了?”

  说到知雄州时,沈安的眸子都亮了。

  包拯叹道:“就知道你还想接着你爹爹的路继续走,可那是条死路啊!你何苦……”

  他一拍脑门,苦笑道:“北望江山。你一提出来,官家就精神了几分,不过这精神却无用。”

  他起身道:“北望啊!难!”

  大宋目前的主流思想就是维持和平,军事上要发展的话,也是尽量多修堡寨,也就是给自己套上盔甲。

  沈安忍不住就说道:“世上并无刀枪不入的神功,再多的堡寨和城池并不足以守护大宋,而唯一能守护大宋的只有刀枪。”

  “老夫知道。”

  包拯不想和他谈这个问题,因为三天三夜也说不清楚。

  随后沈安就被赶出了御史台。

  御史台的对面就是暗香,沈安许久没来了,就顺势溜达了进去。

  “这个破东西,再也不用了!”

  他才刚进去,就听到一声抱怨,然后一个东西就飞了过来。

  沈安单手一抓,就抓住了飞来的‘暗器’。

  他正在自得时,却看到右边站着几个妇人,其中一个妇人的左手正好在胸脯外,保持着掏东西出来的姿势。

  而她的右手拿着一个暗香出品的托奶……

  沈安一看手中的东西,却是一个老式抹胸。

  几个妇人开始是惊讶,等看到进来的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时,就一起大笑了起来。

  沈安的老脸一红,手一松,抹胸还飘荡在空中时,他人已经冲进了后面。

  “哈哈哈哈!”

  身后的大笑声让沈安也是无语了,这些女人大抵在家就是循规蹈矩的妻子和母亲,一旦得了出门的机会,和几个闺蜜就开始了放浪形骸。

  王天德恰好也在,见他来了就眼睛发亮,问道:“可是有发财的主意了吗?”

  “我说老王,你也赚了不少了,怎么就不知足呢?”

  沈安觉得商人真的古今中外都一个德行,死要钱,往死里爱钱。

  王天德拍拍自己的大肚皮,振振有词的道:“钱这东西谁嫌弃多?安北,以后我死了,就让儿孙们弄几千贯铜钱陪葬,哪怕到了新地方也不怕没钱花。”

  “你也多存些,这人啊他就说不准,比如说我小时候交好的朋友吧,我经商,他做了小吏,然后我慢慢的发财,他慢慢的升官,结果就在去年,一场病就去了,哎!人生无常啊!”

  他认真的对沈安说道:“多存钱吧,还有,多生孩子。”

  这年头的人就是这个德行,沈安至此也明白了大宋为何每年需要铸币那么多。

  一是经济持续发展,但最大的因素却是储藏。

  华夏人都有储存的习惯,这个习惯的强大,几乎是从古至今。

  而王天德这等人也是在助纣为虐。

  沈安记得在后世的考古中,经常从墓地里挖出大量的铜钱来。

  所以他开玩笑的道:“陪葬的越多,被盗墓贼盯上的可能性就越大,你选哪一种?”

  王天德犹豫了一下,“还是要陪葬吧,不然多丢人。”

  “你厉害!”

  沈安随后就问了生意的情况。

  一提到生意,王天德就两眼放光,大抵死后被盗墓都无所谓了。

  “香露一月送进宫里一次,每一次我都多叫马车造声势,这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了,只是安北,香露不够啊!”

  王天德觉得应当敞开供应,然后赚钱赚到手发抖。

  商人的尿性沈安自然是知道的,就问道:“干花可够?”

  “不够咱们就提价,保证大宋各地都种花!”

  “酒水呢?”

  酒水大宋可是专卖制,批发商就那些商家,你要是大规模制造香露的话,每天得进多少酒水来蒸馏?

  王天德一脸不敢相信的道:“有钱还怕买不到?安北,只要有钱,在大宋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酒水……咱们提价啊!香露那么挣钱,咱们提价采买啊!”

  看着他的理所当然,沈安只觉得心底有些发寒。

  这就是商人,为了利润他们敢冒着杀头的风险。

  为了利润,这世上就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

  王天德继续在鼓动着,两片厚嘴唇上下翻动,唾沫横飞间,就像是个演说家般的激情四射。

  这就是利益驱动啊!

  沈安的心中若有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