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09章 反驳(第二更,求月票)
  还在发烧中,但依旧在码字。真的很艰难,希望有能力的书友支持一把,订阅,月票,推荐票。我继续去撸字了。

  …………

  “陛下。”

  富弼知道此刻需要的是稳定,可武人跋扈却是万万忍不得的,所以出来说道:“陛下,此事要严惩。”

  “陛下,臣附议!”

  瞬间在场的文官们都躬身附议,气氛骤然一紧。

  沈安确信这些人和折家,和折克行并无私仇。

  他们的出发点很简单,武人不能跋扈,一旦有这种苗头,那就要坚决的打压下去。

  韩琦当年斩杀焦用就是因为这个。

  当年的狄青在军中的威望颇高,但也只得屈居韩琦之下。

  可韩琦在军中啥威望都没有,说话也没多少底气。

  怎么办?

  韩琦把目光对准了狄青。

  要立威啊!

  于是焦用就被当做了棋子,前脚狄青留焦用吃饭,后脚韩琦就抓了焦用,这是隔山打牛,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狄青。

  狄青求情,说焦用是好儿郎。

  于是千古名句就从韩琦的口中而出。

  ——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

  武人算个逑的好儿郎!

  韩琦杀气腾腾的盯住了狄青。

  来,你再求个情试试。

  狄青的心中惊惧不安,站在那里动都不敢动。然后韩琦令人马上干掉焦用,还是当面。

  沈安不知道当时的狄青在想什么,以至于要别人提醒他‘你站好久了’才敢离去。

  至此韩琦威望大增,而狄青则颜面扫地。

  堂堂大将,竟然在文官的面前瑟瑟发抖……

  现在不过是又一起立威事件罢了。

  当着折继祖的面羞辱他的侄子,责罚他的侄子。

  你可敢来求个情试试?

  这是惯性打压,无关对错,无关人品,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折继祖面色涨红,却只能等赵祯的决断。

  赵祯也有些纠结。

  本来折家的事都已经处置好了,这一下就是节外生枝。

  他缓缓的道:“那个折克行……鲁莽如此吗?”

  折继祖的心中一松,然后感激不尽。

  皇帝用了鲁莽这个词,就是在为折克行开脱。

  韩琦说道:“陛下,折家世代将门,鲁莽……怕是不妥当吧。”

  鲁莽的折家要提防啊!

  你特么的和武人有世仇啊!

  沈安的目光陡然锐利的盯住了韩琦。

  “陛下,臣却听闻了另一个说法。”

  沈安走了出来,先看了韩琦一眼,然后说道:“折克行今日去买金饰,遇到了枢密院编修杨锦之子杨哲。杨哲先口出不逊,最后更是恶毒咒骂,折克行才忍无可忍……敢问韩相公,这也是鲁莽吗?”

  韩琦皱眉道:“骂了什么,值得他重伤百姓。”

  “那是衙内!”

  沈安先讥讽了一下他们的立场,然后说道:“那杨哲骂的是贼配军!”

  尼玛!

  富弼回班了。

  大部分人都回班了。

  那可不是小兵,那是前府州知州折继闵的儿子。

  杨锦去骂贼配军还行,你一个官宦之子,这是过分了。

  在这里的都是重臣,军方最高领导,也就是三衙的长官遇到他们都得老老实实地站在边上,等他们过去了才能走动。

  可皇帝才将安抚了折家,你这个叫骂实在是有些时机不对啊!

  韩琦淡淡的道:“如此也就呵斥了事,为何要动手?还有,你乃是待诏,且好生做自己的事,别瞎掺和。”

  他现在不再担任枢密使,可谈及军中之事,依旧是不怒自威。而且这话里还带着好意,这是文武之间的事,你一个文官站在武人那边算是什么回事?

  是啊!为啥要动手?

  当年的狄青都不敢在韩琦的面前跋扈,你折克行算个什么!

  沈安微笑道:“折克行忍辱负重,准备改日再来……另外,他准备买的金项圈是要送给家妹。”

  这事我沈安掺和定了!

  感谢此时的风气,让沈安得以和宰辅当朝对峙。

  韩琦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想你连官职都不想要了吗?

  你一个待诏和宰辅闹翻了,为了安抚宰辅的情绪,多半是要拿你当炮灰。

  这个以前有无数例子,以后也会有无数例子,那些弹劾宰辅的,不管成功与否,大多会成为炮灰。

  折继祖看了沈安一眼,心中有些不安。

  要是沈安被带累着丢了官,以后可就再也无法出仕了。

  这就是没有经过科举入仕者的悲哀。

  赵祯把这些情绪都看在了眼里,说道:“忍辱负重也好,可终究还是动了手,此事……”

  “陛下。”

  听到赵祯要准备下决断了,沈安就顾不得规矩打断了他的话,在被弹劾之前说道:“陛下,折克行准备离去,那对男女却继续辱骂,那杨哲质疑折克行一个武人哪来那么多的钱钞。折克行自报家门,杨哲竟然恶毒的说……”

  沈安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文官那边,目光中多了愤怒。

  “他说了什么?”

  赵祯觉得事情有些要脱离掌控的感觉,可却不得不继续下去。

  沈安说道:“他竟然骂折克行是……是党项野种!”

  瞬间这一切争执都消散了。

  折继祖却不知道这个,他再次跪下,垂首道;“请陛下允了臣一家解甲归田。”

  此刻他对沈安的感激难以言表,只能在以后来报答了。

  韩琦心中喟叹着,这话在私下说说也就罢了,公然说出来,这不是要打脸是什么。

  “折卿请起。”

  赵祯微微点头,说道:“杨哲出口不逊,轻浮!”

  这话一出,那位赵哲的后半生就被确定了前程。

  哪怕后面的皇帝再欣赏他,可有赵祯的话在,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作为安抚,这是应有之意。

  可折克行呢?

  韩琦说道:“陛下,折克行出手太重,怕是在府州跋扈惯了,当责罚。而且此事真假如何,怕是还得要查一查。”

  沈安也出来说道:“此事我拿了那掌柜的供状!”

  他摸出那张纸,陈忠珩拿了上去。

  这少年做事竟然这般稳当?

  宰辅们看向沈安的眼中都多了些神彩。

  若非是沈安的立场不对,此刻就会有人为之叫好。

  北望江山啊!

  这个政治立场可没有多少妥协的余地,和主流的思潮更是背道而驰。

  沈卞如此,沈安也如此,果真是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