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11章 狄武襄的冤魂(为盟主‘也许那是幸福’贺,加更)
  赵祯感到有些疲惫,他用力的呼吸几下,看着群臣说道:“此事就此作罢,此后不得生事。”

  这是一个暗示和小告诫:过了就是过了,大家别老记仇,合舟共济才是王道。

  群臣应了,赵祯看了韩琦一眼,目光转到了杨锦的身上。

  他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回家好生教导你那孩子……”

  杨锦委屈的应了,泪水直流。他看了沈安一眼,那眼中隐藏着戾气。

  我的儿子毁掉了,你也别想好过!

  “陛下,包拯求见。”

  呃!

  赵祯有些头痛的道:“让他进来。”

  老包突然请见,这绝对是没好事。

  赵祯想了想自己这几天的作为,觉得没啥值得包拯弹劾的,就放松了些。

  包拯一进来就禀告道:“陛下,臣弹劾枢密院编修杨锦贪腐……”

  杨锦眼中的戾色瞬间消散,他惶然看着包拯说道:“陛下,臣冤枉!”

  包拯冷冷的看着他说道:“御史台早就有御史在盯着你,你那儿子整日在外面眠花宿柳,花钱如流水,你哪来的钱?!”

  包拯出手,没有把握哪里敢来请见皇帝?

  只是他竟然来的那么快?

  沈安前脚才进宫,包拯怕是后脚就收集好了证据,然后进宫弹劾。

  他果真是对沈安看护有加啊!

  众人看着他和沈安,心中转动着一些念头。

  护着沈安,老包这是要晚节不保了!

  而沈安却觉得心中暖洋洋的,他知道包拯必定是得知自己进宫为折克行辩护,这才仓促出手,否则杨锦的事肯定还得要拖一阵子。

  赵祯摆摆手,有侍卫进来请杨锦出去。

  “陛下饶命!”

  杨锦却被吓坏了,冲过去抱住了韩琦的大腿就不放。

  韩琦不禁愕然,就挣了几下,却没挣脱。

  “来人!”

  韩琦想动手,可却顾忌这里是朝堂之上,最后就向侍卫呼救。

  “韩相救我!”

  杨锦仰头喊道:“韩相,当年狄青都对您俯首帖耳,今日一个小小的折家……”

  啪!

  韩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劈手就是一巴掌扇倒了杨锦。

  当年狄青之事,旁人大多当做是雅事。

  文官压倒武人,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可现在他不知怎地,竟然觉得浑身不舒坦,仿佛有无数人在盯着自己看。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韩琦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看看左右,目光渐渐坚定。

  “陛下……”

  杨锦被拖了出去,等待他的将会是流放。

  尖叫声犹在耳畔,赵祯淡淡的道:“诸卿各自去吧,折卿……”

  “陛下!”

  折继祖躬身等待处置。

  “回去吧,此后看好府州。”

  “沈安。”

  “陛下。”

  沈安很老实的站在那里,甚至还缩了一下脖子,好像很害怕。

  赵祯见他的模样不禁就被气笑了,说道:“你……朕担心辽人找你的麻烦,就让折克行去护卫你。可你们两个少年郎顽劣,让朕头疼,回去老实些,否则下次朕加重处罚。”

  众人纷纷散去,剩下韩琦呆呆的站在那里。

  人一走,马上就有内侍来洒扫。

  “韩相公……”

  韩琦的眼珠子动了一下。

  内侍见他发呆,就抿嘴笑了笑,说道:“韩相公,您站了许久,该回去了。”

  韩琦的眸子微微一动,没有任何征兆的怒吼道:“就凭你也配称好儿吗?”

  内侍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跪地求饶。

  宰辅是很牛笔,必要时甚至能冲进宫中来抓皇帝的错处,可再牛笔的宰辅也不能把内侍当做是自己的家奴。

  那是种祸!

  韩琦茫然看了一眼上面,可皇帝早已回了后宫。

  看着他走出去,跪着的内侍这才爬起来,冲着大门呸了一口道:“咱可不是狄武襄,想用你那一套来宫中杀人,官家会收拾你!”

  另一个内侍低声道:“小声些!你刚才的问话,和当年他们整狄武襄时一模一样,韩相公怕是以为遇到了狄武襄的鬼魂来讨债嘞!”

  内侍打个寒颤,冲着殿门拱手道:“狄武襄您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找韩相公就是了,千万别来找我……”

  韩琦走出了垂拱殿,缓缓回身看着大殿。

  不知道站了多久,他摇摇晃晃的下了台阶,一路出去。

  走到了枢密院的外面,前方就是宣德门。

  门子见韩琦来了,就赔笑道:“韩相公……”

  他觉得韩琦是走错了地方,一时恍惚,以为自己还是枢密使。

  韩琦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门子笑道:“韩相公,日头毒,您赶紧进来喝杯茶吧。”

  韩琦想点头,但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身体发软……

  噗!

  “韩相公,韩相公……来人呐,韩相公晕倒了!”

  周围的几个衙门,包括政事堂都被惊动了。

  大家出来见到倒地的是韩琦,顿时就想起了刚才传来的消息。

  ——韩琦被沈安在御前驳斥的哑口无言。

  ……

  折克行觉得自己要倒霉了。

  在被押解过来的路上,他已经得知被自己扇掉半口牙的男子乃是官宦之子,按照文官的尿性,他怕是要被一脚踢到某个地方去当小兵。

  所以当他被带出了府衙时,依旧觉得这是一场梦,直至看到了沈安和折继祖。

  “叔父……安北兄。”

  他不敢相信的出了府衙,折继祖叹道:“你以后不可毛躁了,这次多亏了安北,不然你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沈安拍拍折克行的肩膀说道:“士可杀不可辱,遵道当时不动手的话,我却要质疑他的血性了。”

  折继祖苦笑道:“他倒是血性了,可这次若非你力挽狂澜,不但他要倒霉,折家也会被牵连。”

  折克行讪讪的道:“叔父,我错了。”

  折继祖看着他,再看看沈安,说道:“少年人就该纵马奔驰,去边塞,去塞外看看,那宽阔的草原会让人觉得人世间的一切纷争只是虚幻,会觉得自己很小……”

  “我知道那种感觉。”

  沈安这一路带着妹妹迁徙而来,见过繁茂的城镇,也见过荒无人烟的旷野。

  他前世也见过那一望无垠的草原,那是一种……

  怎么说呢,很难形容那种感觉。

  苍凉,有一种绝世而独立的孤寂。

  “叔父,塞外杀人才有意思。杀那些西夏人和辽人,长刀要见血才够锋利,好儿郎要能杀敌才算成人。”

  折克行的话打散了沈安的诗情画意,是啊!草原和塞外对大宋来说就是对手,目前那里等待大宋的只有刀枪,没有诗情画意。

  啪!

  折继祖一巴掌拍的折克行一个踉跄,沈安皱着脸,觉得自己挨这么一下大概要吐血了。

  “整日就知道杀人杀人,还不快谢了安北!”

  折克行苦着脸认错,仿佛那一巴掌只是给自己挠痒痒,然后对沈安躬身行礼,却被沈安一把拽了起来。

  沈安勾住他的肩膀,笑道:“谢什么谢,等以后我被困了,你再救我就是。兄弟兄弟,不就是你救我,我救你吗?”

  折克行得意的道:“若是上了战阵,肯定是我救你。”

  “别吹牛,你的身手是好,可哥哥我是万人敌,知道什么是万人敌吗?”

  “不就是会谋略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是了不起……”

  折继祖看着两个少年勾肩搭背的远去,突然就笑了。

  皇帝让他回去,虽然没说期限,但肯定不能超过明天。

  他开始还担心自己走后折克行会闯祸,可看到他们现在的模样之后,担心就被丢在了一边。

  年轻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