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13章 文官们的牛皮
  沈安喝多了,第二天起床后头痛的不行。

  但他还是坚持着起来,然后去送折继祖回府州。

  这年头的交通就这样,医疗条件也不好,所以出一趟远门很隆重,朋友亲戚都得相送。

  为啥?

  因为就怕这一分别,再听到消息时却是永别。

  所以当他赶到景龙门外时,见到十几人都聚集在一起,中间就是折继祖。

  “诸位,府州再会!”

  折继祖看到了沈安和折克行,他微微颔首,却不等他们,就带着麾下策马而去。

  这是不想让他们成为众矢之的。

  可事情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折克行还没注意,沈安却看到周围多了些人。

  读书人。

  “为何要为武人说话?”

  这些人缓缓逼近,神色冷漠。

  “沈安北,你家也是世代官宦,为何要为武人说话。”

  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单独走出来,目光锐利的盯住了沈安,说道:“吾辈不是嫉贤妒能,可你也读过书,传闻你的学业乃是上等,那么你难道不知道前唐武人作乱的危害?”

  另一人落后一些,他盯住了折克行,神色轻蔑的道:“若非太祖皇帝终结了乱世,武人依旧会是主宰,他们朝夕变化,犹如墙头之草,如何能信?”

  这些人的气势很足,甚至比昨天韩琦的气势都足。

  边上看热闹的人不少,见状有人就唏嘘道:“这沈安也是读书人,只是跟着他那个爹爹学的亲近了武人,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哦!”

  有闲汉说道:“昨日他气晕了韩相公,这些读书人是来讨公道的。”

  韩琦晕倒的事已经开始发酵了,在沈安昨天力压众文官的消息传出来之后,这才有了现在的质问和围堵。

  沈安伸手拦住了折克行,然后说道:“都说武人不可信,那谁来统军?”

  他伸手指指当先的男子,问道:“你可会统军?”

  男子冷笑道:“我辈如何不会统军?当年范公他们不就是统军了吗。”

  沈安一听就乐了,合着这厮竟然是个棒槌。

  于是他就淡淡的道:“下面的谁来领军?那些军官谁来担任?还有……文人统军,可胜了吗?”

  胜个毛线!

  从太宗开始,大宋就经常被外敌吊打。至于文官领军,那都是方面的统帅,然后……

  然后就没啥然后了。

  到了后面皇帝也觉得文官统军真是有些扯淡,而且还坑爹,于是就祭出了太监这个法宝。

  太监领军……竟然比文官还强些,这直接就撕破了文官们下马牧民,上马统军的牛皮。

  众人一时语塞,那男子却森然道:“你无需转移话题,如今天下太平,大宋需要的是安稳。前唐流的血依旧腥臭刺鼻,乱世人如狗,千里无鸡鸣,那等日子还没过够吗?”

  沈安不知道这些人中有多少是抱着单纯的担忧和愤怒而来,他更不知道是谁把折继祖今早回去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身后的折克行已经开始蓄力了,一旦得了许可,今天这里将会被打断许多根骨头。

  “你这是狡辩。”

  沈安遗憾的放弃了武力攻击的计划,因为那会让他的处境很艰难。

  但是这等程度的狡辩却难不住他,所以他很淡然的说道:“我说的是大宋,你说的是文武。大宋需要武人去守护江山,而文武却需要争出一个高下来。你只谈文武,这就是耍流氓。”

  沈安见他们在发呆,就微微点头,然后带着折克行回去了。

  一群读书人呆呆的站在那里,有人说道:“他这是胡说八道!”

  “对,他心虚了,所以才急匆匆的走了。”

  这话得到了不少赞同,一时间群情滔滔,都在讨伐着沈安的心虚。

  就在这个群情滔滔中,一个声音突兀的掺和了进来。

  “他也没说错啊!我们说要警惕武人,他说大宋需要武人来守护……他是站在庙堂上在说这话,错了吗?”

  一个矮小的男子皱眉在说话,边上的人都闪开了些,让他显得格外的孤独。

  但他却丝毫未觉,就像是在殿试中回答题目一样的专注:“折家是忠良,忠良就不能折辱,不然谁会为了大宋效力?”

  他看着那些目光不善的同伴,叹道:“我现在才知道沈安的意思,我们在这里纠结着以文制武,他却看到了大宋和外敌的纷争。一个的眼光在内,一个的眼光在外,高下立判啊!”

  “胡说!”

  “哪有你这样的说法!”

  众人一阵讨伐,矮小男子苦笑道:“随便你们吧,不过汴梁就在这里,想想当年的澶渊之盟……”

  “散了散了!”

  这些人一哄而散,剩下的矮小男子摇摇头,然后独自走了。

  这一场纷争很快就传入了有心人的耳中,然后各自都有一番感慨。

  “有人说你这是继承了你爹爹的遗志,有人说你这是在标新立异,有人说你是年少轻狂……”

  赵仲鍼一到沈家就先弄了一杯冰果酱,然后一边喝着,一边给沈安说着外面的动静。

  “都是神经病。”

  沈安觉得没事揣摩人的,不是太闲了,就是神经病。

  赵仲鍼喝了果酱,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翁翁说你最近风头太盛了,官家弄不好在琢磨着把你赶出去。”

  “赶哪去?”

  沈安没好气的道:“果果还小呢,官家要是让我兄妹各自分开,那就是暴君。”

  “你可以带着果果去啊!”

  赵仲鍼有些忧愁的道:“要是真把你弄走了,我咋办?”

  “你继续混吃等死。”

  沈安刚在腹诽揣摩人的都是神经病,自家却就开始了揣摩……

  他在揣摩赵祯。

  这位皇帝绝对是个好心人,而且心软。

  他经历过垂帘听政,也经历过叛乱,而在这一切之中,甚至曹皇后都比他表现的更果决。

  这是个柔弱的皇帝!

  那些重臣们护持着他,为他撑腰,但带来的结果就是帝王尊严的缺失。

  从他开始,大宋的皇帝就渐渐走下了神坛,渐渐的符号化。

  赵仲鍼却没感觉到危机,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做一个混吃等死的宗室子。当然,如果每天都有美食的话,那日子就圆满了。

  他把果酱喝完了,还恋恋不舍的伸出舌头去舔杯子。

  沈安见了就摇摇头道:“郡王府这是短了你的吃喝?你翁翁见了肯定又是一巴掌。”

  赵仲鍼把杯子放下,打个嗝说道:“华原郡王府最近请了和尚去,说是府中有邪祟。”

  “去读书吧,少关心这个。”

  沈安觉得赵允良自从一朝觉醒了,这人就渐渐的有些疯魔了。

  权贵之家,宗室之家最忌讳的就是僧道,只要请了僧道,那就是无事生非。

  赵仲鍼点点头道:“可我来的时候,听说官家也请了道人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