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14章 官家怕是有些弱……那个啥的症状
  官家召了一队道士进宫,据说是要给未出生的皇子祈福。

  里面不知道做的什么法事,反正赵祯为此辍朝一日。

  这个……

  包拯的弹章都准备好了,可最后还是撕成了碎片,然后叹息着说官家也不容易。

  富弼等人都默默的处置着政事,破例没有去求见。

  每一天必须要看到皇帝,这是宰辅们的信条。

  今天他们却破例了。

  等华原郡王府请了僧人进府的消息传来后,富弼冷笑道:“这是要作妖呢!”

  韩琦还没恢复过来,显得有些没精打采的,闻言就说道:“这是想讨好官家吧。”

  富弼沉吟了一下,说道:“且等老夫去看看。”

  他找了个借口,一路到了宫中求见皇帝。

  然后他被带着往右边去了。

  皇城司就杵在那里,从外面看着就透着冷气,哪怕是大热天,可依旧感受不到一点热量。

  前方一阵喧哗,富弼抬头看去,就看到一队道士在转圈。

  法器作响,道人吟唱,香烟缥缈……

  他微微摇头,觉得这不是好兆头。

  沈安也觉得崇信佛道不是好兆头,至少帝王不能。

  所以当他得知赵允让也找了几个道士进府时,就无奈的问道:“你翁翁这是要闹什么?”

  赵仲鍼很无所谓的道:“不知道,说是要为官家祈福,让那俩大肚婆都生皇子,只是吵的很,我爹爹那边的唢呐一加进来,那府里就没法待了。”

  道士做法事的声响很严肃,可赵宗实那边的唢呐声却很喜庆,两者相加,那感觉真是难以言表啊!

  他打了个哈欠,见折克行苦着脸在边上游走,不时把手中的书拿起来看一眼,就幸灾乐祸的道:“遵道,晚上还有饭吗?”

  按照沈安的规矩,背不出功课来,折克行的晚饭怕是危险了。

  折克行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小心被人说是弄邪法咒人。”

  沈安正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闻言一下就弹了起来,然后一把抓起赵仲鍼就往外走。

  折克行心中大喜,准备丢下书本跟着去,沈安没回身的说道:“你继续背书,回头考你,若是背的不熟,晚饭……你就喝水吧。”

  沈安一溜烟就赶到了郡王府,一进去就看到几个道士在转圈。

  “这叫做什么步来着,他们说很厉害。”

  赵仲鍼说着就模仿了一下,结果脚下拌蒜,差点摔了一跤。

  赵允让在边上坐着,手中还端着个茶杯,就像是个黑社会大佬般的。

  “可是有事?”

  这里是空地,一队道士围着个案几转圈,看着有些神秘感。

  沈安多看了几眼,说道:“郡王这是为何祈祷?”

  赵允让喝了一口茶水,惬意的道:“官家多年无子,我这里好歹也帮衬一把。”

  说得好像祈福真的就能生儿子似的!

  沈安腹诽着,然后说道:“这等事弄不好就是适得其反啊!”

  赵允让本是在看着这些道人做法事,闻言眼中多了厉色,问道:“可是有人在说坏话吗?”

  沈安摇摇头,说道:“我说的是……若是生了皇女呢?此刻的法事是什么?”

  要是两个都是生了皇女,不管你赵允让说的是如何的天花乱坠,旁人依旧会恶意的揣测,说没有生皇子多半是你今日做法事的结果。

  赵允让的眼珠子一下就瞪住了,那两个大眼袋仿佛都在膨胀着。

  沈安在他的注视下依旧很平静的说道:“世事难料,最好是顺其自然。”

  赵祯为了这两个孩子修建了潜龙宫,还请了道人进宫做法事,可见期冀之浓。

  在这个时候多一事真不如少一事。

  赵允让不是笨蛋,只是觉得这一次肯定会有一个是皇子,所以才做了个姿态出来,表示自家绝对拥护新皇子。

  “你说……”

  他的脑子里在飞速盘算着这种可能,最后有些不敢相信的道:“这不可能吧。”

  “谁知道呢!”

  沈安真的不想到时候炮灰了赵允让,所以很认真的道:“小心……总是没大错。”

  赵允让的眼中多了光彩,让沈安断定他还在做着子孙成为帝王的美梦。

  果然,老赵身手矫健的从椅子上一跃而起,然后冲着那群道士说道:“滚蛋滚蛋!都赶紧滚蛋!”

  那队道人正在严肃的绕圈,闻言竟然没有停顿一下,可见专心。

  然后转圈的速度就降了下来,一个道人回身问道:“何事?”

  一群道人仙风道骨的站在那里,陡然让人觉得压力一增。

  从古至今,神佛之说最为深入人心,当你心中有神佛时,你才会感受到那股子压力和肃穆。

  “给他们钱!”

  不过赵允让显然并没有什么信仰,很是流氓的威胁道:“记住了,别人问就说你等是来为老夫祈福的。对,老夫要死了,所以叫你们来祈福。说错了也没事,回头就割了你们的舌头,滚蛋吧。”

  老家伙的威慑力十足,道士们得了钱,然后齐齐稽首。

  “福生无量天尊!”

  赵允让摆摆手道:“好了,天尊天尊,都赶紧走吧。”

  沈安从未见过这等不把神佛当回事的人,所以很是佩服。

  “你也不信神佛?”

  赵允让安排好了这事,不禁心情大好,见沈安神色从容,和边上老仆的惶然截然不同,就问道。

  沈安和他一起往里面走,边走边说道:“神佛不现身于凡俗,而后凡人为其代言,倒也相得益彰。”

  赵允让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这话让老夫听了舒坦。若是真有神佛,那么神佛必然不会看着那些信众受苦,更不会看着那些僧道胡来。”

  佛道之说很难评说,但他们几度让世俗感到了危机,这也不得不说是一门本事。

  到了赵允让的地方,有老仆泡茶来,那个叫做阿苏的矮胖妇人进来问道:“阿郎可要挠背吗?”

  赵允让点点头,然后很自在的宽衣解带,敞开了上半身。

  他侧卧在榻上,看了在边上站着的赵仲鍼一眼,说道:“去看看你爹爹如何了。”

  这是不想让赵仲鍼听到某些话题,只是赵允让调开赵仲鍼的方式很生硬,很拙劣,所以赵仲鍼出去时明显的不大高兴。

  赵允让看着他消失在门外,眼中的慈爱之色渐渐消散。

  “赵允良那边也请了人去,可见是和老夫一般心思,安北,你说说,官家这次可是会生皇子吗?”

  “官家不会生。”

  沈安随口调侃了一句,赵允让只是轻哼一声,让边上的老仆倒是惊诧莫名。

  换了任何人来,除去皇帝之外,赵允让刚才都会破口大骂。

  “此事不管如何,咱们都希望宫中能有皇子。”

  沈安说的这个是基调,赵允让点点头,说道:“他生了最好,那样老夫就着手安排家中之事,然后消遣于林下,安度晚年。”

  沈安希望这个老头能安度晚年,但按照历史的惯性来说,他的这个愿望有些奢侈。

  “官家的年纪大了。”

  沈安只是说了这句话。

  从赵祯的过往来看,这位怕是有些弱那个什么症,而且他现在越来越大了,据说身体每况愈下,却依旧经常在女人的身上耕作。

  赵允让赞赏的道:“你倒是看得远,那赵允良却是个蠢材。”

  他仿佛忘记了先前的那队道士,提及老对头赵允良时,一脸的不屑。

  “那人就是个没胆的货色,整日在家装疯卖傻……”

  沈安这是第二次听到他在狂喷赵允良了,马上就自动转为左耳进右耳出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