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17章 刺你妹啊(为盟主‘爱吃小妞的刘胖子’加更)
  华原郡王府的别院处于城外的一处农庄内,看着很是清幽。

  一群人冲进了农庄里,所有的农户都被要求呆在家里不许外出。

  随后别院就被控制住了。

  正堂前摆放着一个案几,上面有香炉,里面的香灰很厚,残余的细木棍还插在上面。

  别院的管家王启宏一脸不自在的说着:“……就看见一股子黑气从厢房里窜了出来,大家伙都被吓了一跳,后来小人壮着胆子过去一看,哎哟!那地上在冒血水哦!”

  大家都在看着厢房,在进门不远处,一个大坑赫然。

  “这得有三尺吧。”

  沈安踮脚瞟了一眼,王启宏点头道:“这位贵人的眼睛够毒,是有三尺,当时挖到那人偶之后,小人怕下面还有东西,就叫人继续挖。”

  张八年走到了土坑的边上瞅了一眼,冷冰冰的道:“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王启宏笑道:“小人就是胆大,嘿嘿,不然也不会被放到了这里来管事。”

  欧阳修也进来了,的他眼神不好,就蹲在坑边,身体一晃一晃的在往下看。

  王启宏说道:“那人太歹毒,若是没有被发现,我们郡王怕是要一病不起了。”

  欧阳修眨巴着眼睛,点点头道:“是很歹毒。”他起身摸索着要进去。

  “哎哎哎!站住!”

  沈安见欧阳修脚下打滑,就一把拽住了他的后背。

  可他现在的力气不够大,眼瞅着就要被一起拖下去。

  张八年在边上冷冷的看着,然后身体一晃,就把他们两个拉了出去。

  欧阳修的身体踉跄了几下,然后转身说道:“多谢了,你是……”

  沈安转过脸来,见他的眼神有些茫然,就干笑了一下,心想咱们才在一起扯过淡啊!

  欧阳修凑近了,微微低头,眼睛上翻了一下,额头上的抬头纹三条,特别深刻。

  “哦,是沈待诏啊!”

  我……

  沈安摸着自己的脸,心想我长的没那么大众化吧?

  欧阳修揉揉眼睛,然后又眨巴几下,说道:“昨晚熬了一夜,这眼睛又不成了。”

  原来是个近视眼?

  沈安这才释然,然后大家汇总了一下意见,都觉得不好办。

  欧阳修叹道:“当时就不该挖坑,那还能找到些线索,现在麻烦了。”

  张八年淡淡的道:“这边肯定是找不到东西了,得排查进出的人等,若是不成,那就全部带进皇城司,我来审讯。”

  欧阳修板着脸道:“此事既然开封府掺和了,那就不能私下用刑!”

  这是对皇城司不感冒啊!

  沈安站在边上,突然吸吸鼻子说道:“我怎么闻着像是猪血的味道呢?”

  王启宏冷笑道:“这位官人莫不是说笑?再说您怎么知道是猪血?”

  沈安笑道:“人血有多腥臭你可知道吗?猪血……”

  张八年和欧阳修都在看着他,很想知道他哪来的这个本事。

  沈安舔舔嘴唇说道:“猪血切片下锅,弄个蘸水……嫩!就是第二天注意会拉黑屎。”

  噗!

  欧阳修忍不住笑喷了。

  张八年的脸颊抽搐了一下,然后继续寻找线索。

  王启宏面色不变,说道:“地涌血水,可那不是人血。”

  沈安哦了一声,见张八年在看着墙壁,但脚下却移动缓慢,就知道他也没找到线索。

  这事儿麻爪了啊!

  稍后那日做法事的和尚被带来了,随即就在边上问话。

  拷打是不能拷打的,所以只能是威胁。

  从流放沙门岛,再到流放海外,最后是全家抓捕……

  “没有啊!贫僧等人确实是看到了黑烟,然后他们挖出来的土里也确实是有血水。”

  几个和尚无辜的说着同样的供词。

  随后就是盘问别院的仆役,以及庄上的农户,可依旧一无所得。

  “回去!”

  欧阳修扶着墙壁出来,有些无奈的道:“此事得慢慢来了。”

  沈安回到家中,郡王府的人竟然没来,连赵仲鍼都不见人影。

  “郎君,这是在避嫌呢!”

  郡王府此刻来找沈安,那会把沈安拖下水去。

  庄老实一边说着,一边让人去做饭。

  “郎君,洗个澡,赶紧吃饭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沈安再次进宫。

  垂拱殿里,欧阳修说了昨日的情况,一言以蔽之,没结果。

  没结果就是结果。

  富弼看了沈安一眼,觉得他是白费劲了,汝南郡王府这次是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赵祯淡淡的道:“慢慢的查。”

  稍后议事结束,沈安走了出来。

  群臣见了心中就不屑的冷笑着。

  这事儿就慢慢的拖着吧,

  “陛下,此事定然是污蔑。”

  赵祯有些不耐的道:“是否污蔑自然有公论,你且回去。”

  得!

  皇帝被你闹得头疼,干脆把你来参加朝会的资格暂时剥夺了。

  沈安梗着脖子道:“陛下,臣知道华原郡王的病,郎中说肝气郁结……”

  赵祯捂额道:“你想说什么?”

  沈安说道:“肝气郁结乃是昼夜颠倒的功劳!”

  “胡扯!”

  有人出班说道:“巫蛊一旦被消解了,什么症状都没了。”

  这是一个死结,沈安昨晚让郡王府的去打探病情,得了结果就知道没啥用。

  但这只是一个由头而已。

  沈安突然开始在袖口里摸索着,赵祯眨巴着眼睛,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

  ——这小子要出幺蛾子了,阻止他!

  沈安先摸出一张纸,上面看着有一些玄奥的线条。

  他把这张纸展示了一下,说道:“臣这张纸是昨夜叫人去城南找到了一个专门装神弄鬼的张老二画的,张老二诨号天机子,汴梁城的都认识他。他说这张纸只要放在人的身上,隔夜就会重病不起……”

  “臣昨夜上床前就戴着了。”

  肖青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的,不禁就退后了一步。

  这人是在作死啊!

  沈安把纸放在地上,接着又摸出了一个人偶。

  轰!

  这个人偶太给力了,通体用白色的布包裹着,面目用朱砂勾勒,看一眼就觉得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

  殿内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陈忠珩觉得心肝肺都在一起颤抖,他指着沈安喝道:“大胆……”

  沈安抬头,一脸老实的说道:“别担心,这上面写的生辰八字很清晰。”

  “谁的?”

  陈忠珩不着痕迹的往皇帝那边移动而去。

  “我的。”

  沈安把人偶四处展示了一番,却没见大家都面如土色。

  这可是人偶啊!

  卧槽!

  而且还写着生辰八字,这沈安可是想作死?

  赵祯霍然起身,骂道:“别人都避之而不及,你竟然胆大如斯,来人,拿去烧了。”

  “别啊陛下!”

  沈安摸出了一个东西,边上的肖青马上就跳到了一边,喊道:“沈安行刺!”

  “刺你妹啊!”

  沈安拿着一根细长的针,用力的刺了下去。

  针头在闪烁着寒光,证明刚被打磨过。

  “哦……”

  周围的重臣们都瞠目结舌的看着沈安一针就扎进了那个人偶的胸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