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18章 一阵搅合……屁事没有
  一下!

  两下!

  三下!

  大家不禁看向了沈安。

  沈安的面色如常,甚至还带着些许……

  那是嘚瑟吧?

  这厮竟然不怕?

  沈安突然停住了,然后胸口起伏的有些急切。

  完蛋了!

  这厮要完蛋了!

  包拯顾不得什么规矩,一心急就冲了过来。

  赵祯在上面也跺脚道:“快传了御医来!要快!”

  都说了不让你来上朝,就是怕你这少年折腾折腾的把自己给折腾没了。

  现在……

  赵祯一脸的急色,然后就见沈安的咽喉动了动。

  呃!

  一个嗝响亮的打了出来,沈安赧然道:“陛下,臣早上吃多了。”

  啪!

  包拯心急如焚的冲过来,听到这话就是一巴掌。

  沈安捂着头无辜的道:“真是吃多了。”

  包拯怒道:“老夫早就说过让你少吃些少吃些,这不隔三差五就听到你吃多了找郎中,不像话!”

  殿内的人都在看着这两人表演。

  你包拯这是当大家都是傻子呢!

  不就是担心沈安会被弹劾御前失仪吗,你包拯为此不惜撒谎,说什么他隔三差五会吃撑了。

  谁信啊!

  赵祯的脸在抽搐着,见沈安没事,就摆摆手,准备去叫御医的内侍又回来了。

  这少年不省心啊!

  可他这个人偶……

  大家都在看着沈安手中的人偶,陈忠珩看了一眼赵祯,赵祯微微点头,他就走过来说道:“给我看看。”

  沈安把人偶递给他,很无所谓的说道:“尽管拿去,别说针扎,水淹火烧都没事。”

  这人竟然这么无所忌惮?

  陈忠珩狐疑的看着写在上面的生辰八字,沈安挑眉道:“别的会写错,父母给的生辰,错了死后没脸见祖宗。”

  陈忠珩嘀咕道:“又没怀疑你这个。”

  沈安听不得嘀咕,就反问道:“那你在怀疑什么?”

  陈忠珩把人偶反过来,说道:“自己瞅瞅。”

  沈安看了看,没发现什么问题。

  陈忠珩冷笑道:“这针线……丢人啊!谁做的?你家的那几个仆妇竟然这般……哎!丢人啊!”

  有眼神好的仔细一看,然后就笑了起来。

  “这是我自己缝的。”

  呃!

  男人自己缝制东西?

  噗!

  有人忍不住就笑喷了,然后大殿内全是戏谑的笑声。

  连赵祯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先前的紧张气氛荡然无存。

  沈安微微皱眉,淡淡的道:“从我爹爹失踪之后,我和妹妹的衣服都是我自己在缝补。”

  笑声就像是被谁给掐住了,殿内瞬间安静。

  赵祯看着沈安,才想起这个少年背着妹妹一路从雄州跋涉来到汴梁。

  这一路想必处处都是危机吧。

  一个瘦弱的少年,一个女娃,这样的组合会成为不少人的目标。

  他是怎么一路过来的?

  有人就唏嘘道:“不容易啊!”

  赵祯叹道:“要好生把你妹妹照顾好,好好养大,若是差了什么,只管来找朕要就是了。”

  他看了看群臣,说道:“都各自回去吧。”

  散场了,群臣缓缓出了大殿,有人突然说道:“咦!巫蛊的事呢?”

  里面从后面走的赵祯也突然拍了一下额头,然后苦笑道:“怎么就忘记了那事呢?”

  陈忠珩却是旁观者清,他谄笑道:“官家,这事……怕是有些不好说了,毕竟沈安都以身试了巫蛊……”

  赵祯板着脸道:“好好的,别学那些奸臣的模样。”

  “是。”

  陈忠珩正色道:“官家,那边起获的人偶上,连生辰八字都看不清,可见这里面……”

  赵祯点点头,缓缓走了出去。

  外面艳阳高照,各处反射的光线让赵祯眯着眼睛,觉得很刺眼。

  他沉声道:“此事别声张,静观其变。”

  陈忠珩应了,然后又习惯性的谄笑道:“官家英明,谁心中有鬼,迟早会露出原形来……到时候您就是真人,一声厉喝,什么魑魅魍魉都得化为灰烟。”

  “你啊!”

  赵祯指指他,然后眯眼道:“沈安这是为了赵仲鍼出头,他倒是知道护着那小子,可两个人整日只知道惹祸生非。”

  陈忠珩说道:“官家,沈安可是冒险了。”

  “是啊!若是巫蛊真的发作,他可就……”

  赵祯突然来了个神转折,说道:“沈安今日又让朕头疼了,去,让他去礼房给那些人说说如何同辽人打交道……”

  陈忠珩笑道:“该!他今日上下搅合,宰辅们竟然哑口无言,巫蛊之事也成了鸡肋……”

  赵祯扼腕站在檐下,淡淡的道:“听闻华原郡王身体不适,派个御医去,要好生诊治。”

  ……

  赵仲鍼在宫门外来回转圈,急不可耐的不时往里面看一眼。

  守门的侍卫认得他,所以也不驱赶,甚至还有人和他闲扯几句。

  可赵仲鍼现在满心都是在想着里面的情况,哪有心思扯淡,只是随口应付着。

  杨沫见他焦躁不安,就劝道:“小郎君,官家仁慈,沈待诏也不是愚笨的,定然会逢凶化吉……”

  赵仲鍼往里面看了一眼,见有人群缓缓而来,就站在了中间,目光梭巡。

  前方的是宰辅们,该去政事堂的去政事堂,该去枢密院的去枢密院,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人。

  赵仲鍼突然笑了起来,然后冲着里面招手。

  里面那人微微摇头,然后加快了脚步。

  “你没事吧?”

  “没事。”

  沈安的眼中多了暖意,摸摸他的头顶,说道:“回去告诉你翁翁,此事就此了结了。”

  “了结了?官家怎么就了结了呢?”

  “我怎么知道?”

  “那……”

  赵仲鍼突然仔细看着沈安,仿佛是要找出什么不妥来。

  “我以为……”

  赵仲鍼觉得眼睛有些发热,他嘟囔着说道:“我以为官家要把你弄进皇城司去。”

  “哥哥我口才无敌,大殿之中舌战群臣,一一驳倒了他们,皇城司……那是什么东西?”

  沈安得意洋洋的拍着赵仲鍼的肩膀,等看到赵仲鍼的眼神变得有些慌乱时,就骂道:“你那什么眼神呢?要是让你翁翁看到了,非得抽你一顿不可……咦,我说你……”

  沈安突然觉得身后不大对,好像有冷气飕飕的在吹,就缓缓回身。

  身后站着个张八年,那张骷髅般干瘦的脸上冷冰冰的。

  他冷冰冰的道:“皇城司是不是东西,改日我请沈待诏进去看看?”

  “别啊!”

  沈安亲切的拍拍张八年的肩膀,自然的就像是多年的老友。

  张八年身后的那个亲从官眼皮子一直在跳着,心中骇然。

  在宫中没人敢拍张八年的肩膀,能拍的只有官家,但官家不会去拍他的肩膀。

  剩下的谁敢?

  别说是拍肩膀,哪怕是靠近些都不敢,个个都毕恭毕敬的,颤抖着和张八年见礼。